创新是引领发展第一动力

勇做新时代科技创新的排头兵,就要直面我国在科技强国建设中仍然存在的创新体系效能不高、拔尖人才数量不足等突出问题,着力补齐短板,精准疏通瓶颈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扈永顺

受访专家(排名不分先后,以姓氏笔画为序)

丁仲礼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副院长

田永君 中国科学院院士、燕山大学教授

孙宝国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工商大学校长

杨卫 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原主任

侯建国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

高鸿钧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前沿与教育局局长

郭雷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国家数学与交叉科学中心主任

在刚刚召开的两院院士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希望广大科技工作者“要把握大势、抢占先机,直面问题、迎难而上,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引领科技发展方向,肩负起历史赋予的重任,勇做新时代科技创新的排头兵”。

勇做新时代科技创新的排头兵,就要直面我国创新型国家建设仍然存在的创新体系效能不高、拔尖人才数量不足等突出问题,着力补齐短板,精准疏通瓶颈。就此,《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了7位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请这些科技创新的排头兵建言献策,为我国建设世界科技强国贡献智慧。

提升创新体系效能

《瞭望》:创新决胜未来,改革关乎国运。你如何看待下一步的全面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提升创新体系效能?

田永君:总的来说,科学家、政府、企业是创新体系的三极,这三极的协调还有很大改进空间。以基础研究投入来看,目前国家投入是主导,企业的参与仍然不足。其实,企业应当是基础研究方向的提出者,企业可以从生产实践出发,提出哪些“卡脖子”的基础问题没有解决。

而从事基础研究的科学家的科研方向与企业需求结合尚不紧密,科学家和企业这两极往往各做各的,仍缺乏真正的结合。科学家需要对自己研究中的科学发现更加敏感,找到它们的商业价值,企业也需要找准自己的需求,通过投入基础研究,培育十年、二十年后的发展机遇。企业和科学家这两极只有真正结合在一起才能加快建成创新型国家。

丁仲礼:具体到我国财政支持为主的科研力量,其大致可分为五个方面军,即大学、国家级科研院所、国防军工科研系统、国企研究部门、各个部委及地方政府的科研机构。这五个方面军是我国科技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外,我们还有来自民营企业的科研力量,比如华为等。

在庞大的创新体系中,各方面军的定位、使命有差异、有分工。如何让各方面力量形成合力,而非各自为战,需要从国家的角度进行顶层设计。

孙宝国:科技成果经常需要“孵化”,企业拿到成果也需要“消化”,但一些企业承接科技成果转化的能力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科技成果的转化速度和质量。特别是一些企业技术创新观念落后、对创新重视程度不够,加之创新成本较高、缺乏有效创新激励机制等,导致企业对技术研发人员、高素质工程技术人才吸引力不强。这就需要产、学、研、用共同推动,拆除研究院所的“围墙”,在企业与高校、研究院所之间建立通道,搭建产学研平台,帮助中小科技企业补齐研发实力弱的短板,培养一批工程技术人才。

郭雷:提升创新体系效能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从国家层面组织力量深入研究,才能将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不折不扣落到实处。

我认为提升创新体系效能,需要从科学分类、高效协同两方面着手。

科学分类一方面是精准定位政府、市场、企业、组织、个人等主体的位置和责任,另一方面则是界定科学、技术、工程等。在科学分类的基础上精准评价、精准激励,以克服“一刀切”的评价和管理弊病,充分尊重各个主体发展的规律,激发各个主体的潜能。

建立高效协同创新体系,需要政府在完善创新链条和搭建协同平台上多下功夫,以保障发挥1+1>2的功能。

持续稳定支持拔尖人才

《瞭望》:创新之道,唯在得人,因为一切创新成果都是人做出来的。解决我国当前高水平创新人才不足的关键是什么?

孙宝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统计显示,我国目前就业人口中的技术工人为1.65亿,其中高技能人才仅4700多万,工程技术人才供需矛盾突出。

拥有一支高素质的工程技术人才队伍,是提升制造业核心竞争力、发展先进制造业的关键因素,关系到我国能否在经济全球化、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抢占先机、赢得主动。培养稳定的、高素质的工程技术人才队伍,要大力提高工程技术人员的工资待遇和社会地位,加大社会福利与保障措施,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同时也要看到,工程技术人才的培养必须与工程技术实践相结合,仅有学校教育是不完备的。培养技术人才,必须从大学本科低年级开始引导其接触工程技术实践,到了高年级特别是研究生阶段,就要参与工程技术实践创新,解决工程技术实践中遇到的问题,使人才在工程技术实践中成长。

田永君: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稳定的政策支持对人才队伍的成长、科研成果的产出至关重要,对培养和造就具有创新能力的人才和群体、对基础科学的前沿研究的支撑作用甚大。我所在的亚稳材料制备技术与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多年来一直得到河北省政府的大力支持,在入选国家自然科学创新研究群体科学基金项目后,也曾连续9年得到资助。这种长时间的稳定支持遵循了基础研究的规律,使我们能够定下心来做科研,也稳住了我们这个基础研究队伍。

作为院士,我们要把培养新一代年轻学术带头人作为自己的第一要务。如果让我说我们实验室做的最好的事情,我认为就是提携年轻人,既在学术上给他们压担子、创造机会,又在学风上教育年轻人不要过多被外部环境影响,既然选择科学研究这个职业,就要坚定自己的操守。

高鸿钧:为进一步持续、稳定地支持拔尖人才,2016年,中科院开始部署前沿科学重点研究计划,希望通过该计划为青年拔尖科学家提供相对稳定的支持,使他们坐得住冷板凳、敢于啃硬骨头,去挑战最前沿的科学问题,进而冲击国际一流甚至国际顶尖的重大科学问题,潜心探索、长期攻关,实现更多原创发现,提出更多原创理论,开辟更多新的领域、方向,产出更多国际领先水平的重大原创成果。

这些获得稳定资助的青年拔尖科学家由各个单位、专家推荐产生,并经高水平院士、专家的认真评议评审通过。我们对这些青年拔尖科学家淡化考核,他们每年只需交一张表格,并且这张表格的填写形式也没有一定之规。

这一计划的实施在科技界得到很好响应,并已取得良好成效。2017年新增的7名院士、15名“杰青”和29名“优青”均获得此项计划的支持,促进了一批高水平人才的成长。同时,该计划也产出了不少原创科学成果,如新型二维超导材料探索取得进展、类星体宽线区之谜得到破解、高效选择性加氢反应出现重大突破、寨卡病毒致病机制阐明、纳米结构金属材料的疲劳与断裂机理得以发现等。

下一步,我们将持续在体制机制、管理举措等方面落实到位,保障重大原创成果的产出。

改变人才“帽子”满天飞

《瞭望》:拔尖人才的产生离不开良好的创新环境、创新土壤。但当下人才“帽子”满天飞、人才标签化等情况不利于人才潜心科研,亟需改变。营造容忍失败、有利于创新的科研环境需从哪些方面着力?

高鸿钧:创新是九死一生的事,要在全社会营造允许失败,允许短期不出成果的理性氛围。我们看到,不少科研院所对科研人员仍有考核评价的各种指标,科技人员在人才评选、奖项申报的时候大多仍需要填写论文数量,这就容易造成在短期内出成果的压力下、科研人员可能忙于应付论文,导致科研成果的水平、质量不高。

我们总说我国科技“卡脖子”的问题需要二三十年甚至五十年的积累才能解决,要能形成让科学家潜心科研、十年磨一剑的科研大环境。因此,迫切需要在全社会形成鼓励创新、包容创新的机制和环境,营造宽松的科研氛围,正确评价科学家,而不要有太多指标、框框,减少“帽子”、标签,让科学家能够围绕重大科学目标,安心、潜心地做科研。

杨卫:我们要正确认识各种人才“帽子”、标签。比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有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优秀青年科学基金(即“杰青”“优青”),要防止有的单位把“杰青”“优青”当成标签,甚至成为人才市场的一个砝码。“杰青”“优青”其实是人才研究项目,只能说作为一名优秀的青年科技工作者被遴选出来从事这一项目,或是代表了你在某段时间、某个范围内达到某种水平。“杰青”“优青”并非“帽子”、标签,更不应该把“杰青”“优青”当成永久性的人才标签,它们与院士这一终身学术荣誉是不同的。

侯建国:要充分发挥广大科技人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就要加快科研评价和管理制度改革,特别是要对科技界普遍关注的“帽子”问题进行实质性改革、要拿出解决问题的时间表。

荣誉性的“帽子”应该与利益、与实际科研脱钩;项目型、任务型、岗位型的“帽子”则应该与责任、与科研效率挂钩,并且要有时间的限制、有适用范围的限定,不能搞终身制,以切实改变如今“帽子”满天飞、将“帽子”标签化的现象。

与此同时,我们还要科学地分类评价科研人员、科技成果,特别是各类科研成果的评价,要真正做到基础研究成果让同行评价、应用研究成果以用户评价和市场评价为主的局面,着力形成符合科技发展规律,充分发挥科技人员积极性、创造性的科技评价制度。□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861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