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山城的生态脱贫实验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王元元/四川绵阳报道李芯锐在关坝山里的蜂场检查蜂箱

  直到2000年到西北大漠当兵时,18岁时的李芯锐才第一次意识到故乡四川平武的青山绿水有多美。在那之前,他一直渴望成年之后走出贫困的大山。但思乡情切的他最终选择回到家乡。

  在生养自己的平武县关坝村,李芯锐不仅积极参与到当地的生态保护中,还牵头成立了养蜂合作社,发展生态产业。

  而他和许多乡亲的原生态产品能走出大山,受益于阿里巴巴集团、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等许多扶贫伙伴。

  2017年12月阿里巴巴成立脱贫基金,宣布未来5年投入100亿元用于精准脱贫和乡村振兴。在关坝村这个项目中,阿里巴巴联合多家机构帮助李芯锐们打造原生态品牌,还借助自身的电商平台优势给后者的产品提供销路,让这些环境友好型产品真正变成贫困山区民众发家致富的“利器”。

  “我们希望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同时,支持当地产业发展,让生态价值转化为老百姓兜里的真金白银,实现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副主席、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看着美景喝稀饭”

  平武县隶属于四川省绵阳市,地处四川盆地西北部,是“5·12”特大地震极重灾区、少数民族地区、革命老区、秦巴山连片特困地区和边远山区“五区合一”的国家级贫困县。

  平武也是名副其实的生态大县,境内野生动植物资源丰富,森林覆盖率高达74%,有雪宝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王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小河沟省级自然保护区等多处保护地。

  长期以来,由于当地生态环境保护价值较高,无法简单、快速地进行大规模资源开发活动,导致民生基础发展受限。换句话说,当地虽坐拥绿水青山,但并未因此收获金山银山。大山里依旧生活艰苦的村民们把这种境况称作“看着美景喝稀饭”。

  十八大以来,生态扶贫开始成为平武扶贫的一个新方向,关坝村也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2016年,关坝村建立起有别于官方保护区的自然保护小区,自发组织村民巡护山区、合力打击滥捕,定时投放鱼苗,探索在保护生态的同时发展经济。

  “保护生态不是封起来不动,不仅得用,还得用好,老百姓看不到收益,就不可持续。”关坝村党支部书记乔良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2017年,关坝村村民的收益中15%来自生态效益——巡护国有林的收入、养蜂合作社提成,养殖冷水鱼带来的分红。而在几年前,这个比例几乎为零。当时村民靠外出务工为生,甚至不乏盗猎者。

  不过,乔良和李芯锐也慢慢发现,蜂蜜、核桃这些生态产品质量再好,但并不为外界所知,销路仍是问题;生态效益如何科学地转化为经济收益,也缺乏规划和完整的链条。

  “蚂蚁森林”能做什么

  “生态脱贫的关键在于如何在保护生态的同时合理、有限度地挖掘其所能带来的经济价值,让生态保护参与者享受到一定的收益。”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副总裁马剑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对于关坝村来说,这显然是一个有些宏大的命题。“单靠我们自己的力量,不可能实现这一点。”乔良坦言。

  所幸的是,关坝村找到了合作伙伴。

  2018年5月16日,阿里巴巴脱贫基金还与平武县签约,希望将其打造成生态脱贫的实验田。

  井贤栋在现场宣布了阿里巴巴生态脱贫的新动作:未来,支付宝用户在“蚂蚁森林”上认领保护地或经济林,不仅可以支持巡护等生态保护行为,还能购买当地的农产品,帮农民增收。

  而此前一天蚂蚁金服旗下的“蚂蚁森林”正式上线关坝自然保护地,仅24小时就有超过140万名支付宝用户自愿认领保护,目前这个数字已攀升至820万。

  同时,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也在联合国内顶级科研机构,对平武全县进行生态价值服务评估,帮助平武寻找适宜当地发展的生态产业,并提供相应的产业发展协助。

  蜂蜜产业就是一个代表。

  阿里巴巴团队在平武实地走访发现,包括关坝村在内的山区百姓几乎家家户户养蜂,这不需要过多土地,也不与畜牧业争抢饲料,投入小见效快,本身就是生态友好型的业态。不过,由于缺少知名度、包装简单,这些纯天然的蜂蜜销路并不好。

  阿里巴巴旗下农村淘宝业务板块、盒马鲜生连同中央美院等合作伙伴,打通线上线下销售渠道,建设快检中心,共同帮助平武打造保护地蜂蜜品牌。

  “接下来,我们计划启动保护地周边生态产品营销试点,通过‘蚂蚁森林’等多个渠道,让外界了解平武的生态产品及自然资源,同时,还将携手合作伙伴提供相关产业培训、互联网技术培训等,帮助当地提高行业运营、互联网电商等领域的实操能力。”井贤栋说。

  此外,阿里巴巴还将支持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等公益伙伴合作,在平武建设运营多个公益自然保护地,提高保护成效,并且优先为贫困人口提供森林管护的就业机会。

  自然生态与商业生态的相遇

  “把好山好水出产的好货卖出去,这是传统生态脱贫的路径,而互联网平台和商业生态带来的价值可能远不止于此。”山水自然保护中心西南山地项目主任冯杰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平武作为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生态脱贫的第一块实验田,正在探索一场社会力量的跨界合作,以吸引更多的合作伙伴参与其中,共同为生态脱贫打造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

  未来参与这场“生态脱贫实验”的,既有桃花源基金会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等公益机构、也有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等科研机构,还有代表商业力量的农村淘宝和淘宝供应商,甚至“蚂蚁森林”、中央美院这样的跨界创新平台和机构。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很多生态发展的探索,但目前来看还没有一套成熟模式,调动多方力量参与将是一条可探索的前路。”马剑说。

  按照阿里巴巴的设想,生态脱贫将通过“试点+研究”一体两翼的方式实现:在荒漠化地区试点经济林种植,提供就业机会、助力产业发展;而在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区域,支持保护地建设,带动农村社区综合发展。

  这一过程中还将引入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等权威研究机构,通过县域研究,提炼出GEP和GDP双增长的可行模式,为全国范围内的生态脱贫实践提供理论依据。

  在中科院环境与生态研究中心研究员徐卫平看来,以往的生态脱贫缺少企业参与,大多离市场太远,未来需要商业力量的全方位融入。

  “通过与平武的全面合作,阿里巴巴希望探索出一种互联网时代可复制的生态脱贫模式,目标不是短期内实现多大数字,而是真正帮助当地实现生态价值和经济价值的可持续发展。”井贤栋说。

责任编辑: 叶祤熙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882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