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美国“红色夫妻”的东方选择

渠宏卿

20世纪三四十年代,除了埃德加·斯诺,还有很多外国青年向往着延安。

来自美国的寒春、阳早夫妇想看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队伍是否像《红星照耀中国》里说的那么神奇。

近日,《寒春 阳早画传》由中国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打开此书,就像来到时光机前。300多张宝贵照片和一连串故事就像一个个“沙、沙”而过的历史瞬间,讲述了这对美国夫妇在中国经历的如歌岁月。

相约来华

1939年,18岁的寒春进入美国本宁顿学院。在大学里,寒春深深地迷上了原子轨迹。1942年夏天,寒春考入威斯康星大学读研。1944年,她发现身边的同学一个个都“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说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一天,寒春收到了来自康奈尔粒子回旋加速器小组的信,说他们正忙于一个军事项目,问她是否有兴趣参加。寒春把收到的表格填好后寄回,不久,收到了录用通知,到新墨西哥州的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从事科学研究,著名核物理学家费米是研究团队总负责人。

1945年8月6日,美国在广岛扔下原子弹。3天后,长崎遭到了与广岛同样的命运。参与研制的科学家们感到震惊,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也掀起轩然大波。有些科学家想从美国军方手中“夺回”他们创造的这个“怪兽”;有些科学家主张再次使用原子弹;有些科学家回避政治问题,想继续他们的科学研究。

之后不久,寒春看到美国核物理领域越来越封闭和越来越多的秘密。当年一起奋斗的科学家们,都忙于发表自己署名的论文,而且互相嫉妒;接着又发现自己的课题经费原来是美国海军提供的,这让她难以接受。在动荡的20世纪40年代,这些从来没有想到的事,使她献身纯核物理的理想彻底动摇了。

1918年出生的阳早,生活就不像寒春那样光鲜了,他的父母最初带着孩子们在纽约州靠一个租的农场来续写家庭梦想。阳早很小就要参加劳动,因为早晚挤奶和喂牛都在天不亮和天黑时进行,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每天提两次灯笼照亮牛棚。

阳早对学校教的东西很感兴趣,15岁时开始关心俄国革命,然而当时反苏论调在美国达到了顶点,大多数人在政治上不赞成他的想法。1936年高中毕业时,他已经成为具有左翼倾向、赞赏苏联革命的人士。

1938年,阳早进入伊利诺伊州立大学学医。他始终怀念农场生活,觉得养牛才是自己的理想。于是一年后转到康奈尔大学农学院学习。

在康奈尔大学,阳早租的房子可以住两个人。寒春的哥哥韩丁——这位哈佛大学的转校生无意中向他求合租,于是两人成了室友。周末时,韩丁常去阳早家干农活,有时会带着寒春一起去。一来二去,为素昧平生的寒春与阳早搭起了日后的“鹊桥”。阳早没有想到自己此后“人生的前途”都将与寒春紧密相连,更没有想到两人未来将到中国西北的窑洞中举行婚礼。

此时,从遥远的东方——中国传来的消息让阳早、寒春感到新鲜好奇。一番曲折之后,他们先后抵达心中的圣地——延安。

寻找真理

阳早被安排去了延安郊区的光华农场。农场有30来头牛,每天产些牛奶。自从离开美国,第一次用手挤上牛奶,脚上又沾着牛粪,阳早感到格外惬意!在随后一年的时间里,阳早翻山越岭,与敌人周旋,保护了牛群安全。

平常工作中阳早发现,他们路过的农村早已进行了土改。一路上都可看到从地主剥削中解放出来的农民子弟入伍、给解放军运输补给、送粮食给部队的场面。阳早感叹:“土改被证明是红军的脊梁、腿和心脏,共产党获得的支持必定呈指数级增长!”

在山西和陕西的某些地区,由于战争和自然灾害,农民忍饥挨饿。为了解困济贫,中国共产党设置了一条由河北往山西、陕西运送粮食的路线。农民挑着粮食穿越两个省,一站接一站地把粮食运到最需要的地区,救灾济民。由于路途遥远和人力运输,每100斤救济粮,在路上被吃掉40斤。此刻,阳早想起在救济营里国民党对饥民的冷酷无情,每天有数以百计的人死去,而成袋的面粉还放在仓库里,感慨良多。

一年来,阳早和大家一起翻山越岭,与敌人周旋,保护了牛群的安全。阳早实现了自己想看看中国革命的梦想,他亲眼所见毛主席、共产党指挥的人民战争使敌人成了瞎子、聋子,小米加步枪的人民军队化险为夷、游刃有余,打败了美式装备的国民党机械化部队。巨大的反差、不可思议的事实,震撼了阳早的心。他思考着:为什么共产党在人民群众中能获得压倒性的支持?甚至被俘的大多数国民党士兵也选择加入人民军队?为什么不识字的农民、青年知识分子、中老年领导干部,都那么信心坚定、不怕艰苦、聪明肯干?

阳早的世界观、人生观在潜移默化中开始了崭新的升华旅程。他迫切想着向寒春倾诉自己在延安的亲身经历和感受,他给寒春写了一封又一封热情洋溢的信,期待着她的到来。

寒春被说动了。然而好事多磨,她乘船从美国抵达上海后,多次尝试突破国民党的封锁,但都未成功,随后她来到了北平苦苦等待。

终于,1949年春天的一天,一个声音对寒春说:“你可以去延安了!”寒春听后兴奋地在床上翻了个跟头!向延安进发让她兴奋不已。在负责运输的卡车上,寒春站起来,看着前方的风景,大声地唱起了歌。

跨越太平洋的追寻,何止八千里路云和月。寒春终于见到了宝塔,见到了梦中的、书中的、信中的、讲述中的神话般的延安!令她感到惊愕的是,经历了战火洗礼的延安被国民党炸得一塌糊涂,但这里的人们却团结一致、意气风发、乐观自信,决心要重建一个崭新的社会、解放全中国,创造一个新世界。

新中国成立前夕,在陕北的窑洞中,阳早和寒春,就像两条不同的小溪流经延安,猛地一下汇合了。

时光飞逝,此后他们结合生产实际,采用世界先进技术,改良奶牛品质和研制奶牛场机械,在陕北光华农场、西安草滩农场、北京南郊农场和沙河农技站研制风车、水车、马车、青饲收割机、管道挤奶机具,推广胚胎移植技术,为我国畜牧业发展和奶牛场机械化做出了突出贡献。

责任编辑: 冯明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73049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