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朗诵遇到网络

▲何琳尔(左)在绍兴朗诵节上。受访者供图

  电脑屏幕的这一端、那一头,天南海北的朗诵爱好者们聚在绍兴朗诵群,热情地读着美文与诗歌,探讨朗诵的技巧、交流读书的感受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王京雪

  这是一个普通的星期二。早上6点55分,绍兴朗诵群中,几位“早安礼”值班主持正向141位在线聊友逐个问候“早上好”。其中的聊友“仙客来”,是位69岁的日本朋友,每天早晨,她都会出现在群里读书,尽管汉语并不十分标准,但却极为认真。

  晚上8点半,绍兴朗诵群的“声动大课堂”时间,302位聊友在线,排麦区21人静候上麦。屏幕上方的3个视频窗口分别由指导老师、正对着话筒朗读的聊友和值班管理员占据。

  “你要考虑,‘血’字什么时候读xue,什么时候读xie。这里还有一段,情绪没有出来,要调动情绪,你再读一次。”当晚受邀参加节目的指导老师正为麦上的聊友反复纠正情感表达。

  节目结束后,晚上10点40分,一位网友在结束朗读后说:“今天我是第一次来这个房间,感受到了热烈的学习气氛和老师的高水平指导。读得头上手上都在出汗,这种情况很久没有过了。谢谢这么晚还有这么多朋友聆听和鼓励。”

  直到晚上11点55分,房间中仍有80位聊友,5位还在排麦。

  这是绍兴朗诵群里每天都有的景象,电脑屏幕的这一端、那一头,天南海北的朗诵爱好者们聚在一起,总有无尽的能量和热情。

  56岁的何琳尔是这个朗诵群的“掌门”与“帮主”,他的另一个身份是绍兴市广播电视总台一档民生舆论监督栏目的制片人和记者。在他一手创立的“绍兴朗诵群”里,来自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聊友”每天都在热情地读着美文与诗歌,探讨朗诵的技巧、交流读书的感受。

  “其实最初只是想将身边爱朗诵的人聚到一起,我刚建第一个QQ群时,群里只有100来人。但现在,短短几年,我们已经可以说是国内在线人数最多、活跃度最高、影响力最大的公益性网络朗诵群体了,有3个QQ群、15个微信群和1个51VV视频社区房间,约7000位聊友。”何琳尔说着打开手机,展示两个已达QQ规定的最高人数上限的2000人QQ群和微信里一长溜儿已达500人人数上限的微信群。

当朗诵遇到网络

  “网络朗诵”,尽管对许多人来说,这还是个陌生的词汇,但它实际却并非一种新生事物。2002年,在曾经国内最负盛名的聊天网站——碧海银沙,广州网友“独语”创办了首个朗诵主题的聊天室“朗诵爱好者”,接着,一批朗诵聊天室异军突起、迅速涌现,众多朗诵爱好者与网络作者活跃其间。

  有诗人回忆这段时光,说“草根是我们的宿命,高雅是我们的气质,婉约是我们的韵味。”“我们是‘朗诵爱好者’的集结,我们为朗诵吹响冲锋的号角……我们徜徉《诗经》,我们吟唱汉赋,我们在唐诗中漫步,我们在宋词里飞扬。我们与海明威、勃郎宁夫人、泰戈尔、徐志摩、海子、顾城、食指……握手,作心与心的交流。从此,遥远的不再遥远。从此,神秘的不再神秘。”“网络,每一天都是新的;朗诵,每一天都是新的。”

  到2015年,何琳尔将一个没什么人气的朗诵QQ群打造为当时QQ朗诵类人气排位最高的聊天群时,“网络朗诵”这一网络文化活动已走过了13载。

  在当时,绍兴朗诵群的后来居上,取决于其创新性地采用了一种电视频道的运作模式,推出“日播”朗诵栏目。“那时候,大部分群里都是自由麦序,聊友排麦等着上去读,顶多每周搞一次活动。我是做电视的,知道周播节目很难有高收视率,每天都有的固定栏目才能培养观众收视习惯,所以我想我们要做日播栏目。”何琳尔说。

  访谈节目“声动九点”由此诞生,以“好声音的搬运工”为口号,每晚邀请一位网络朗诵界的名家入群,对其进行推介,请其与群友交流。这档一天一位嘉宾、“咬紧牙关,坚持做下来”的节目持续做了数月,推介了上百位网络朗诵家,也为绍兴朗诵群积累了名家资源、人气和早期拥趸。

  2016年5月21日,绍兴朗诵群应邀入驻51VV视频社区,有了更丰富完善的日课表,犹如一所全日制网络朗诵学校:早上6点50分举行“早安礼”,值班主持用10分钟时间向聊友送出一天里的第一声问候;7点到8点上早课,有老师带大家学习;下午一点到两点“美文同诵”,大家同读一篇文章,互相切磋和纠正;晚上8点到10点“声动大课堂”,请一位网络朗诵名家来点评、指导聊友朗诵;此外,还有《大家谈朗诵》《大家来背诵》《国学经典大课堂》……

  和最早一批网络朗诵的先驱者们相比,无论从技术手段还是社会环境上看,何琳尔和他的绍兴朗诵群都遇上了更好的发展机遇。

网上“朗读者”

  “也有很多群想模仿我们,但做不起来。”何琳尔说,“因为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是一支凭着热爱和责任感,完全义务地为聊友们服务的管理团队。看着他们,我经常觉得,我已经是很爱朗诵的人了,但也没法和他们比。”

  来自大连的管理员“如花”是最早提出创办“早安礼”的人。栏目创办早期,她曾独自主持这档节目230天,中间遇到自己生病、儿媳生孩子、搬家、出差……但依旧做到了节目一天不断,包括国庆长假,她人在西藏,就在藏民家中主持了一场特别的早安礼,就这样一直坚持到第二位主持、来自西安的“无心草”出现。

  “做过才理解其中的辛苦,我和‘无心草’见面,两个人哭得一塌糊涂。当初自己主持的时候,我总问: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主持啊?百花齐放才是春,现在,这一天已经到了。”“如花”说。

  如今,绍兴朗诵群的早安组主持人已有几十人,可以一个月30天,每天主持不重复。

  来自邢台的管理员“琴风”,从绍兴朗诵群发展早期就负责邀请“大课堂”的名家嘉宾。这是一项压力很大的工作,名家本就不易邀约,有时,已经谈好的嘉宾还会遇到临时日程变动,而作为日播节目,一年中除了除夕和大年初一,群中每天都要保证有一位嘉宾出席,这谈何容易?但这项工作,“琴风”默默做了数年。

  来自大连的“朵拉”带着读中学的女儿一起参加绍兴朗诵群活动,“我在这里有很多成长,甚至在现实中也被邀请主持活动,身边有朋友问:你在哪里学的主持啊?我说就是在朗诵群啊!这是一个能激励你走向正能量的地方,让你怀着感恩的心去学习和工作。”“朵拉”现在负责《朵拉影苑》栏目,今年首次把为盲人讲电影的盲人影院从线下搬到网络聊天室中进行直播。

  “我们群有个愿景,叫‘择一群终老’,就是我们这些热爱朗诵的人将来要一起养老,在人生的最后一起走完。”何琳尔说,“最初创办绍兴朗诵群时,我就是怀着这个非常美好的梦开始‘玩’起来的,不过现在聊友越来越多,越玩越大,感觉自己也有了更多责任。”

用网络朗诵助推全民朗诵

  2016年,何琳尔受邀参加上海朗诵艺术高峰论坛,就“互联网+”时代,朗诵艺术的平民化和普及作主题发言,他的发言题目是《用网络朗诵助推全民朗诵》。

  “我从那时开始思考,我这个群做到这么大到底要做什么、有什么价值。正好当时全国都在倡导全民阅读、全民朗诵,我就从中找到了落脚点,发现网络朗诵是推动全民朗诵的有效途径,它让更多人、低成本地、更方便地参与朗诵。如果没有网络朗诵,只靠各地一年举办几次活动和比赛,这怎么可能真正做到全民朗诵呢?一年几次活动,那登台的一定是精英,大部分人依旧是观众。”何琳尔认为网络朗诵能让对全民朗诵的倡导落到实处。

  2017年,对于朗诵界,是振奋的一年。《朗读者》《见字如面》《中国诗词大会》等文化综艺节目的热播,带动了一股席卷全国的朗诵热潮。“感受最明显的就是到处都在举办朗诵比赛,我经常收到电话请我去做评委或者做指导,过去这种事是零零散散的,去年多得多,也集中得多。”何琳尔说。

  2017年也是绍兴朗诵群蒸蒸日上的一年。4月,何琳尔在群里邀请有时间的朋友趁五一小长假来绍兴聚会,由他解决住宿,本以为顶多过来50个聊友,结果报名人数迅速突破百人,远远超出他的接待能力。绍兴市委宣传部听闻,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出面支持,顺势推出了第一届绍兴朗诵节。

  2017年4月30日,为期三天的首届绍兴朗诵节在兰亭风景区开幕,绍兴市朗诵协会也就此成立,由何琳尔出任协会主席。来自全国的百余位朗诵名家、金话筒奖得主、“夏青杯”总决赛获奖选手、各地朗诵协会负责人、作家、诗人、朗诵爱好者等前来绍兴参加活动,在全国朗诵界引起不小反响。

  在将网络朗诵与现实朗诵融合方面,绍兴朗诵群还做了其他工作,包括与各地朗诵协会合作推出“大连好声音”“丹东好声音”“沈阳好声音”“运城好声音”“佛山好声音”等系列活动。这些朗诵协会过去大多只做线下朗诵活动,经过这种合作,也找到了新的活动平台。2018年1月,秦皇岛朗诵艺术研究会所属的7个微信群加盟绍兴朗诵群,开展跨地区联合。

  “扶持绍兴朗诵群这种网络阵地建设,在我看来既能净化网络空间,又给老百姓提供了展示的机会和平台。为什么家庭卡拉OK办不起来?因为没人欣赏,而在网络朗诵群中,喜欢朗诵的人能得到掌声跟喝彩,这比独自朗诵更能吸引人参与。”绍兴广播电视总台副台长、绍兴朗诵协会的上级领导李武军说。

  但他也向何琳尔指出了当前绍兴朗诵群发展中的问题:“你们的影响总体还局限在朗诵圈内,而且参与者年龄偏大。要让人们意识到,朗诵不仅具有艺术美感,还有益于身心健康,是种‘健身’活动。还可以多挖掘明星的带头作用,活动形式上也要创新,比如能不能用快闪的形式做一场朗诵活动?”

  “要做到这些需要更多的时间和努力。”何琳尔说,“我觉得朗诵真的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它确实可以陶冶人的情操,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通过网络朗诵爱上朗诵。”

责任编辑: 张美霞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73192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