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村巡察剑指基层腐败

福建龙岩通过驻村接受群众检举控告、入户走访、核查村财账簿、实地勘察等方式,对农村基层政治生态进行全面“大体检”,发现、查处发生在农村的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郑良

福建龙岩连城一村主任和包工头勾结工程造假,套取村里自来水水管建设项目资金——驻村巡察中,巡察组成员在群众带领下,挖开路面,测量水管长度、直径,揭开了这起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

“真正沉到村里,察民情、听民声,就能发现、查处侵害群众利益的腐败问题。”福建龙岩市纪委副书记张金滨说。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查发现,在基层乡村,由于执纪监督力量薄弱、监督网络不健全等原因,仍不同程度地存在全面从严治党压力难以有效传导的情况;同时有的农村党员干部党规党纪意识比较薄弱,侵害群众利益的腐败问题仍有发生。

2017年以来,龙岩借鉴巡视巡察工作经验,探索以村级巡察作为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重要抓手,整合监督力量,延伸监督触角,通过驻村接受群众检举控告、入户走访、核查村财账簿、实地勘察等方式,对农村基层政治生态进行全面“大体检”,发现、查处发生在农村的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一年多来,实现对龙岩市1923个村居巡察全覆盖,发现问题线索2797件,查处1856人,立案211起,党纪政务处分188人,移送司法机关26人。

村级巡察破解基层监督难题

每个乡镇最多只有两三名干部从事纪检工作,“不懂监督、不会监督、不敢监督”,这曾是龙岩多个乡镇全面从严治党面临的难题之一。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了解到,龙岩全市共有村级党组织2153个,占全市基层党组织总数的29.9%,农村党员7.8万多人,占全市党员总数的44.6%。从近年情况看,涉及农村党员干部的检控类信访件占到总量的四成左右,这说明对农村基层党组织、农村党员的监督尚存薄弱环节。

张金滨说,有的村级党组织较为软弱涣散,有些农村党员和村干部侵害群众利益等现象较为突出,群众反映村干部贪腐和作风问题的信访举报件较多。

根据职能分工,乡镇一级纪检是监督、查处农村党员干部腐败和作风问题的主力。但是,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龙岩多名乡镇纪委书记坦言,每个乡镇最多只有两三名干部从事纪检工作,此前不少纪检干部的主要精力还用在分管其他业务上,缺乏执纪监督经验,再加上受乡村熟人社会、宗族势力的影响,基层纪检干部仍存在不懂监督、不会监督、不敢监督问题。

“从查处案件来看,一些违纪违法人员和乡镇乃至县里的党员干部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勾连,仅仅依靠乡镇纪检的力量,难以破解乡村全面从严治党难题。”张金滨说,村级巡察,就是要解决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2016年9月,连城县率先开展村级巡察。2017年3月,龙岩市委以查处农村党员干部作风和腐败问题为重点,整合执纪监督力量,横向到边、纵向到底延伸监督触角,在全市1900多个村居全面推行村级巡察。

村级巡察由县(市、区)纪委牵头,整合县(市、区)纪委科室、县直派驻纪检组、乡镇纪检监察“三支队伍”,组建多个监督检查组,按照地域相近、优势互补原则,将全县所有乡镇划分成若干片区,各个监督检查组交叉对片区内的村居逐一巡察。

“被巡察的村居不能是巡察人员任职乡镇所辖。”龙岩漳平市和平镇纪委书记陈大勤告诉记者,县区纪委牵头、交叉巡察的工作方式很大程度上避免了人情干扰、请托说情等影响,执纪监督更有底气。

“显微镜”前的全面“体检”

2017年4月6日至16日,龙岩连城县莲峰镇杨屋村迎来了村里首次巡察。

“巡察组刚进驻村里,就接到多位村民举报称,村主任杨贵明插手村里自来水管网改造项目并虚增工程量牟利。”带队的连城县纪委常委陈林兴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通过入户走访、核查项目账簿、调查相关人员,巡察组发现杨贵明存在嫌疑。

为了取得其套取工程款的确凿证据,在村民带领下,巡察组挖开路面,对自来水管长度、直径、材质等进行了核对,并请来自来水公司专业人员,评估工程造价,查明了杨贵明通过虚假招投标,指定其朋友承包工程,虚报工程款5.7万余元,个人支取其中3.7万元的事实。

“以前在机关查看信访件发现线索毕竟‘隔了一层’,现在真正沉到村里,逐一核查、当面接受村民举报,乡村的很多问题很快就浮出了水面。”永定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陈文操说。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村级巡察借鉴了行之有效的巡视巡察工作机制,包括召开村民大会,动员群众检举农村党员干部腐败和作风问题,入户走访,对村“两委”3年之内的会议纪要,村财收支账簿,上级各项扶贫款、惠农资金发放情况等进行核查等,很快发现了一批问题线索。

一些把持农村基层组织、横行乡里的“村霸”及其“保护伞”得到查处。

永定区纪委查处的一起“村霸”案件中,该区洪山乡田梓村原村主任张永添通过贿选,连任3届村委会主任,与乡长勾结,欺压村民,非法占用农地,将村里绝大多数的工程指定专人承包,从中牟利上百万元。

连城查处的罗坊乡下罗村原村书记罗相太、原村主任罗锋侵占村财案件中,两人通过贿选等手段“轮流坐庄”担任村主干,长期不公开村财收支情况,通过重复报账、虚构工程项目等方式,套取村集体资金,利用职务便利索取他人财物、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财物等。

由于一些乡村长期缺乏有效监督,部分农村党员干部不同程度存在党纪国法意识薄弱的问题。新罗区纪委查处的一起村干部套取上级补助资金案件中,村主干为了争取上级补助资金,竟在村“两委”会议上通过“争取到上级资金的村干部可以按资金额度30%作为抽成”的决议,村主任借此套取上级补助资金5.9万元。

作为当地公认的各项工作基础较好的村,新罗区西陂街道排头村十多年没有信访件,但巡察中仍发现多项问题。“归根到底还是纪律意识不强,全面从严治党的压力没有传导到基层。”排头村村主任郭正景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此前村里党员开会,每次要发放50元补贴,春节、国庆、元宵等节日都要给党员发放两三百元的红包,并没有认识到这是违纪行为。

多位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乡村干部坦言,此前没有接受过在“显微镜”“探照灯”前的全面“体检”。一巡察,村组织软弱涣散、村财管理不规范、个人党纪国法意识薄弱等长期存在却习以为常的问题,就暴露出来了。

截至5月底,通过村级巡察,龙岩已发现问题线索2797件,查处1856人。龙岩市委巡察办主任游东说:“每个村都发现了问题。”

查“病灶”开“药方”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查了解到,以村级巡察作为全面从严治党向农村基层延伸的抓手,龙岩的探索取得了一定成效,破解了当前农村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中部分难题,具体包括:

第一,查处一批群众身边的“蝇贪”,形成了震慑。“通过开展村级巡察,一批群众反映强烈的村干部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惠民政策执行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弄虚作假,村干部不作为、乱作为,村干部成‘村霸’等突出问题得到查处。”新罗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张伟明说。

本刊记者在龙岩多地采访发现,针对乡土社会中村干部“怕丢面子”等情况,巡察组对发现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贪污侵吞挪用村财、私分截留上级补助资金等问题,在严肃查处问责的同时,透过村务张贴栏、微信公众号、电台广播等载体,以亮短揭丑、问责常态化等方式进行曝光,将全面从严治党的压力有效传导到基层,形成有效震慑。

第二,增强了农村党员干部纪律意识、规矩意识,同时通过紧盯廉政风险较大的关键环节、重点人员,建章立制,扎紧了制度的笼子。时任漳平市和平镇东坑村党支部书记陈天和、连城县莲峰镇南街社区党总支部书记钱金群等受访干部告诉本刊记者,“此前对党规党纪的认识更多停留在纸上。村级巡察后,身边一批村干部因违纪被问责,才深刻体会到‘带电的高压线’。”

对于巡察中发现问题较多的农村集体资金、资产、资源管理,扶贫、惠农资金监管,村务公开不落实等问题,各县(市、区)通过完善制度建设,细化监管措施,源头防范廉政风险。

永定区大溪乡莒溪村党支部书记张才芬说,针对巡察发现的村务管理不规范等问题,全村12个村民小组每组选出一名当地德高望重的老人,组成村务监督理事会,监督村财收支,参与村级工程管理,对低保户、贫困户的评定、补助资金发放等进行监督,受到村民欢迎。

第三,配齐了乡村纪检监察力量,完善了监督网络。龙岩市纪委相关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在乡镇一级,除了一名纪委书记外,明确至少要配备2名专职纪检监察干部,纪委书记不分管其他业务,不包村,不挂钩村,专司监督执纪问责工作;配齐村支部纪检委员,提名村支部纪检委员作为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候选人,通过法定程序,选举担任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整合乡镇纪委和县直派驻纪检监察机构力量,按乡镇片区设立若干工作协作组,将县直派驻纪检组分配到各片区,对片区内的乡镇、村进行执纪监督。

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离不开风清气正的农村基层政治生态。龙岩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李成荣说,“通过村级巡察,对乡村政治生态进行了一次‘大体检’,查‘病灶’、开‘药方’,将全面从严治党压力有效传导到基层,为村级换届和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189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