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穿梭外交意在把握经贸博弈先机

  今年以来,欧盟围绕经贸议题频繁展开穿梭外交,最近一段时间尤为明显。究其动因,一方面在于“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给欧盟带来了极大压力,另一方面则是欧盟对外贸易政策始终坚持多边与双边两个纬度平行发展。

  从时间顺序讲,7月16日,中欧在北京举行第20次领导人会晤,时隔2年再次发布联合声明,一致同意坚定致力于打造开放型世界经济,提高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抵制保护主义与单边主义,并推动《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进入新阶段。一天后,欧盟领导人转赴日本,与日方签署《欧日经济伙伴协定》,即将建成全球贸易规模最大的自贸区。又过了一周,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访问美国,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就贸易问题达成四点共识,暂时避免了美欧贸易战继续升级。

  从欧盟的种种表现看,对美贸易关系仍是欧盟贸易政策的优先方向。

  美国市场对欧盟经济的重要性是无可取代的。美国是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2017年欧美贸易额达到6320亿欧元,占欧盟域外贸易总额的16.9%,同时美国还是欧盟的第一大出口市场,2017年欧盟对美国出口额占其域外出口总额的20.0%,约为对中国出口额的两倍 ,而其他域外市场在欧盟对外出口中所占比重都在个位数。此外,美国和欧盟共同支持了二战后长达70年的国际秩序,包括缔造以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为雏形的世界贸易体系。该体系于1994年成为世界贸易组织,为不同经济体通过贸易促进经济发展提供了制度保障。

  经过不到3个小时会谈,容克与特朗普达成了以“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为核心的贸易共识。双方这种各退一步的暂时妥协,归根结底显示出在双边层面,美国凭借市场规模、技术优势、创新能力和金融实力再次占据上风,而欧盟难以抗拒。

  尽管容克与特朗普达成意向性共识,但下一步谈判仍面临不确定性:一是当前美国领导人行事风格多变,其推崇的“美国优先”本质上是极端利己主义的,妥协余地有限;二是欧盟内部利益诉求多元,其统一贸易政策基于协商一致原则,决策过程冗长,执行力存疑。

  在高度重视美国的同时降低对它的依赖,也是欧盟展开穿梭外交的题中之义。在欧盟内部多位高官看来,多边和双边平行发展,才是欧盟贸易政策的支柱。

  正因如此,今年以来,面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冲击,欧盟一方面在全球贸易体制中高举自由贸易、多边主义旗帜,积极推动世贸组织改革,包括与中国成立世贸组织改革副部级工作组,容克与特朗普就世贸组织改革达成共识等;另一方面加快双边贸易谈判,包括开启与澳大利亚、新西兰的贸易谈判,结束与墨西哥贸易协定的更新谈判,积极推动与南方共同体市场(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智利、印度尼西亚等的谈判。值得一提的是,与日本签署经济伙伴协定,是欧盟迄今对外贸易谈判的最大手笔,美国和中国这两个最大贸易伙伴由此成为其贸易战略的最后拼图。

  近年来,欧盟一体化形势不容乐观,甚至有“开倒车”的危险,也迫使其必须坚持自由贸易。英国脱欧以及西班牙、意大利甚至德国民粹势力的上升,给欧洲一体化带来严峻挑战。在内部不靖的形势下,如果欧盟在贸易问题上对美国的关税威胁进行无原则退让,毫无疑问将损害欧盟机构的权威性和合法性,使欧盟一体化进程雪上加霜。

  总之,处于“内忧外患”的欧盟有意在新一轮全球经贸博弈中把握先机,将主要贸易伙伴纳入自己预设的轨道之上,从而扭转此前被动应付处处掣肘的不利局面。

 

责任编辑: 李会平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73583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