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一条溪流串起千年文脉

李英、张苑

双尖山与萧皇岩是浙中金义一带的两座灵山,传有人间贵族,隐居山中,修道成仙。泉水由山涧汩汩而下,流经溪口水库,交汇而成潜溪,顺地势向南接慈航溪,汇入义乌江。潜溪,这条在《金华地名图册》上不甚醒目的短小水系,以它独有的灵性滋养了一方丰饶的土地,和土地上热忱的人们。如今,在潜溪水畔,高士故里,禅定寺旁宋濂家宅遗址、柳家村柳贯后人聚居地、畈田蒋村艾青故居、吴晗启蒙私塾……文化旅游如火如荼,串联起源远流长的千古文脉。

乡风孕育诗魂

仲夏的午后,潜溪河杨柳夹道,滔滔一路蜿蜒南下。水岸沙地里,一只小蟹悠闲地爬进了树影,清澈流水中,一群小鱼欢畅地挣脱了水草的羁绊。潜溪是平静而温柔的,却在炽烈的阳光下涌动着一股万马奔腾的力量,亦如她用甘甜的乳汁养育的乳儿,有着丰富而热烈的性情。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大堰河,深爱着她的乳儿……”战火纷飞的岁月,中华民族风雨飘摇,冰冷的铁窗前,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一个年轻人饱含着对祖国诚挚的爱和对故土无限的思念,写下了这首奠定中国诗坛泰斗地位的成名之作——《大堰河,我的保姆》。当时的艾青从国立杭州西湖艺术院毕业不久,多年修习绘画艺术。画匠作诗,何以惊艳诗坛?无他,言由心生,发言为诗。

沿潜溪由北往南,两岸人民通用同一语系。这套俗称“义乌话”的方言生动形象,有着极其丰富的表现力,比喻、拟人等修辞,反讽、诙谐等技法,古谚俗语等运用,在田间地头老农的谈话中常可听闻。在畈田蒋村人的传言中,艾青的生母就是其中能用方言玩出“花样”者的代表。当地人管一种频繁眨眼的眼病叫“十八眨”,本是象征笔法,艾青的生母楼仙筹会形象地说:“这像是芥菜籽落进了眼睛里。”潜溪孕育的方言,培养了艾青敏锐的语言感受力与表现力。

1973年,艾青回到故里小住一周,乡人蒋光成与之攀谈甚欢。现年71岁的蒋光成犹记,艾青谈及见闻,描述当时体制下的劳动者“出工像拉纤,收工似射箭”,种出的棉花是“个头两尺八,头顶一朵花”。

培育新锐斗士

乡人眼中的艾青,如家门口的潜溪一般,在隽永谈吐间,跃动着一个前沿革命者的灵魂。从傅大士到宋濂,从施复亮到抗战“八大队”,这方水土从来不乏“开眼看世界”的人。艾青的生父虽为地主,却家藏新派书籍,熟读《天演论》,爱好古诗词赋。艾青思想的锐利,言语的锋芒,源自父亲。父子俩谈及诗歌时曾有分歧,父亲反问艾青:“你那也叫诗?”艾青仿佛从来都明了诗歌真正的意义:“假如我是一只鸟,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1992年,这只虔诚歌唱的鸟儿最后一次回到这片他深爱的土地,最后一次倾听潜溪的娟秀与豪迈。1996年5月5日凌晨4时15分,艾青在北京病逝。病榻旁,玻璃瓶里一只金佛手飘逸着故土的芬芳,伴他魂归婺乡。艾青离世后,夫人高瑛先后两次向金华艾青纪念馆捐赠艾青遗物,2015年捐赠数量巨大,包括艾青书法作品一幅、著名画家吴作人油画一幅、著名画家赵大陆油画一幅、艾青生前使用过的真皮沙发一组(六件套)以及《我爱这土地·艾青抗战诗集》《诗的牵手》等图书和杂志共5000册。高瑛希望,这些承载着艾青生活点滴的物件陪伴她步入暮年,应该代替艾青回到故乡,把潜溪乳儿的故事说给家乡的人听。

濡养千年文脉

乡民们相信,潜溪里流淌着千年文脉。

传说千年以前,一个太阳还没升起的早晨,有一匹白驹从溪边田塍上飞驰而过,雾霭中升腾起一股祥光,路过的道士用杖点地,说:“此乃吉祥之地,可建寺庙”,于是就有了千年禅定古寺。历史上,禅定寺屡毁屡建,几度盛衰。如今的禅定古寺坐落在潜溪南边,寺顶祥云缭绕,寺旁潜溪似玉带缠腰,寺庙的香火非常兴盛,规模也日益扩大。

元末明初,潜溪畔有宋家门,居禅定寺侧,出了位列明代文臣之首的宋濂。宋氏小康之家,经营粮食生意,重义尚贤。清清潜溪畔,幼年宋濂就在寺中念私塾。寺中至今留有一副联:“何地可参禅林静泉清时见池中鱼拜月,世间堪入定堂深院邃不知墙外鸟谈天。”如此“坐听风雨,无问西东”,养出了宋濂旷达高远的心境。幼年宋濂就以其卓越的才学得了“神童”之名,后拜在一代名儒柳贯门下,二人亦师亦友,相交甚笃。义门郑氏仰慕宋濂才学,礼聘宋濂到私塾讲学,宋濂遂迁居青萝山。然宋濂日日思念潜溪,自号“潜溪先生”,著《潜溪文集》,终于迁回此地。宋濂入朝为官后,宋氏一族因涉胡惟庸案遇劫,宋濂亦病故于徙途中。宋氏宅基旁,有碑刻“宋濂故居”,是县文保单位。溯源潜溪,双尖山下有沿华村,举村姓宋,传为宋濂后人。

后又有柳贯族人慕宋濂才学,羡潜溪文脉繁盛,迁居至宋家门旧址附近。《潜溪柳氏宗谱》载:“明时,柳贯五世孙柳功自浦江横大路迁居潜溪下田畈,初以田畈名,后以田畈与姓氏为村名。”历经几世繁衍,柳家村耕读传家,贤才能人辈出。

畈田蒋村崇文重教之风尤盛,“乡人立家庙以荐蒸尝,设家塾以课子弟,置义田以赡贫乏,修宗谱以理亲疏”。自民国早年,蒋氏族人便将义田收入的大部分用于私塾乔山小学的日常开销,且不排外。吴晗是吴店村人,然幼时,常住畈田蒋村外婆家,就读于乔山小学,遂与艾青为同窗。后二人一同求学于附近尊道小学,升入金华第七中学。

千年潜溪绵延着不竭的文脉,在这片土地上,诞生了宋濂、艾青、陈望道、吴晗、冯雪峰、施复亮、施光南等一代名人,他们无不在中国文化历史中留下了浓墨重彩。

静静流淌的潜溪水诉说着岁月的沧桑。我们行走在潜溪两岸,感受这土地的厚重与丰盈,体悟她的雅致和灵气,触摸她的柔美与刚毅,心中潺潺流淌的是浓浓的乡情。

从潜溪到义乌江,我们真切感受到金东厚重的历史和灿烂的文明。如果说,义乌江展现了金东的雄浑壮美,那么潜溪则呈现出或深邃,或明快,或温婉的个性。人类文明多是沿着河流两岸徐徐展开,如同绽放的花朵。潜溪就是这样一朵美丽的浪花,永远绽放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 

     (题图摄影:傅孝东)

责任编辑: 冯明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73615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