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奔流生生不息

长江经济带发展实践证明:只要路子走对了,就能更好地守护母亲河,就可以真正让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让中华民族在永续发展中生生不息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王仁贵 刘勤兵

长江出千峡、纳万川,横贯中华大地,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重要支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对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要意义。

正因此,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了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关系,“发展经济不能对资源和生态环境竭泽而渔,生态环境保护也不是舍弃经济发展而缘木求鱼,要坚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实现经济社会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使绿水青山产生巨大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

日前,《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随“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主题采访团沿江采访,行经11省市,耳闻目睹了长江经济带各领域的发展变化,也近距离感知了各地在推进生态长江、经济长江、文化长江和民生长江建设中的新作为与新进展。

各地的实践中,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已成各地共识;处理好发展与保护的关系,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各地的一致方向;或在发展中打好文化牌,或在传统文化中汲取具有时代意义的养分,成为普遍追求;确保饮用水安全、还人民一江清水、改善人居环境,让发展成果为人民共享,日益化为多地的生动实践。

长江经济带发展实践证明:只要路子走对了,就能够更好地守护母亲河,就可以真正让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让中华民族在永续发展中生生不息。

生态建设:共绘母亲河壮美画卷

走进浙江省丽水市花园小镇“丽水山耕”旅游地商品体验中心,各种特色农产品和手工艺品琳琅满目,吸引了游人的关注。

“多年前丽水就不再追求工业增长,转而发展精品农业,向绿水青山要金山银山。”该中心总经理李展说,良好的生态已经成为了丽水的金字招牌。“三年前,丽水市政府注册了‘丽水山耕’品牌,如今该品牌下的农产品,平均溢价超过30%,2017年销售收入达40多亿元。”

坚定不移保护绿水青山这个“金饭碗”,努力把绿水青山蕴含的生态产品价值转化为金山银山,从上游的云南丽江出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沿长江一路而下,在采访中发现,“绿色”已经成为了十八大以来万里长江上最亮丽的风景。

围绕着绿色长江的建设,沿江各地分别把重心放在了护绿、截污、治岸和绿色产业的发展上。

在云南丽江,过去50余年的时间里,村民自发在江边种植了350多万棵柳树。“种树成林,要靠大家的力量”,在这里记者见到了已经种了40年树、年高77岁的老人和泽周。本着“不能把江水污染了,下游的人还要吃水”的质朴,当地人告诉我们,要看好经济增长的“芽”,就不能忽视生态环境的“根”。

在云南昭通,依托新一轮退耕还林、天然林资源保护等林业重点工程,当地完成人工造林228.37万亩,封山育林53.71万亩。全市现有林业用地面积1874.55万亩,占国土面积的55.66%,森林覆盖率35.78%,森林生态环境修复成效显著。该市市委书记杨亚林告诉记者,“在全市已实施新一轮退耕还林123.55万亩的基础上,2020年以前还将实施198.85万亩。”

在云南昆明,面对污染严重的滇池,当地截污、退人、清淤、疏浚、引水等多种举措共同发力。在昆明主城及环湖建成了5722公里市政排水管网、96公里环湖截污干(管)渠、17座雨污调蓄池和22座城市污水处理厂,不再让污水直排湖中。在其他地方,无论是重庆市南岸区修建的全市最大的污水处理厂,还是贵州遵义市、赤水市各乡镇都建立的污水处理厂,都是为了守护一方清水。

在湖南岳阳,城陵矶新港区岸线整治如火如荼又科学有序。在天欣码头,记者看到,巨型拖吊船正在起吊巨大的水泥储罐。剩下的最后三个储罐搬离后,天欣港专项整治将正式结束。湖南城陵矶新港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王文华告诉记者,城陵矶新港区全部退出或部分退出港口码头经营单位10家,占岳阳全市的52.6%;关停泊位21个,占岳阳全市的50%。

在江西九江,目前已关停矿山183家、复绿3400亩,共拆除码头76座、泊位85个,整合“小散低”码头86座,腾出岸线7500多米。“九江坚持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导向,着力建设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示范区。”九江市委书记林彬杨说,九江正重点围绕工业园区转型升级和山水林田湖草综合治理,在生态环境治理的新机制方面形成示范效应。

在上海崇明岛,绿色产业发展已成为长江入海口生态长江建设的重要内容。作为长江流域最大的岛屿,崇明岛面积达1400多平方公里,占上海市域总面积的1/5多,素有“长江门户”“东海瀛洲”的美誉,对土地资源稀缺的上海来说,是拓展发展空间的重要资源。

但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上海市发改委主任马春雷告诉记者,这里也是中华鲟等珍稀水生生物的保护地、候鸟迁徙的栖息地,也是我国东南沿海和长江流域重要生态节点和生态屏障。“因此,崇明今后的发展‘不听人话,听鸟语’”,他说,这就需要统筹做好发展与保护的工作,着力在生态农业、旅游、文化、体育等产业发展上杀出一条血路来。

按照当地确定的目标,到2020年,崇明生态岛的森林覆盖率将达到30%,自然湿地保有率达到43%,地表水环境功能区达标率达到95%左右。当地正努力把崇明岛打造成长三角城市群和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大保护的重要标志。

经济建设:托起高质量发展新引擎

“岩门坡,穷窝窝,一年才收一撮撮,养个媳妇要挪窝。”这曾是遵义市余庆县大乌江镇红渡村的真实写照。

但《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日前来到这里时,看到的却是整洁的村庄、绿色的风光。“红渡坡,幸福窝,南来北往旅客多,旅游带来金银宝,城市的人们都挪了窝”,已成为当地老百姓常说的顺口溜。

红渡村旅游资源丰富,红军长征时曾在此强渡乌江。但在过去,这里曾一度遭遇了发展的瓶颈:村子越建越漂亮,但村民建好了房子后却仍会外出打工,留下的只有留守老人和儿童。

为了把红渡村的红色文化、生态文化、农耕文化的优势盘活,村里想出了整合“三闲”的办法。结合村里闲置土地、闲置房屋、闲置富余劳动力多的特点,通过招商引资共建共营,组建了专业合作社集体经营,对固定资产进行出租联营。这么一来,实现了“三利”:整合闲置房屋租赁直接收利;整合闲置资金入股分红增利;整合闲置劳力就近务工增收。最终让资源变成了股权,让资金变成了股金,让农民变成了股民。

“过去,村子是个空壳,再好的屋子也是闲置资源,打造‘旅居农家’,带动农民实现了从‘建设新农村’向‘经营新农村’的转变。”大乌江镇党委书记韦继军说,如今的红渡村正在从“种土地”向“卖风景”转变,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14年的不足3000元提升到2017年的8000元,村级集体经济收入也达到了10万元。

这是一个小村庄的转型案例。但也是长江流域追求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缩影:排除万难、全力奋进,寻求传统动能的升级和新动能的培育。

沿江而下,各地对产业“革故鼎新”的追求,在一个个发展目标里得以充分体现。湖南长沙瞄准国家智能制造中心的目标,进行了一系列布局;湖北武汉聚焦国际存储器基地、网络安全人才与创新基地、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基地、航天产业基地布局,抢占制高点,托起动能转换的新引擎;江西南昌盯紧“高端、前端、深端”产业,力促产业做大做强,推进企业提质增效。

作为经济中心的上海,更是在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方面走在前列。马春雷说,上海正通过加快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实施工业强基、智能制造、绿色制造等重点工程项目建设,构建综合立体交通走廊,促进全流域对外开放等四方面举措,推动长江经济带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多地的协同发力,直接结果反映在长江经济带的产业结构变化上。2015年,长江经济带第三产业比重首次超过第二产业,实现了“三二一”型产业结构转变;2016年,三次产业结构为8.10:42.88:49.02,与2012年比较,第一产业比重下降1个百分点,第二产业比重下降6.2个百分点,而第三产业比重上升7.2个百分点,新兴服务业快速发展。

民生建设:还民众以喜乐优美之地

69岁的矿棉厂退休工人贺镜平仍记得上世纪支援武钢建设时港口岸边的景象。在一张反映湖北武汉青山区原工人村棚户区的黑白照片中,坑洼的水泥路紧挨着一座座低矮的砖房,房顶由铁皮与瓦片层层叠盖,相互遮蒙。“我们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过很多年。”贺镜平说,现在早已改天换地。2015年,青山区在棚户区原址上新建了青和居社区公租房,干净整洁的人居环境一改昔日凋敝之景。

这是武汉依水临江提振民生的真实图景。获得新生的又何止青山区的棚户区?湖北武汉青山区戴家湖,由湖变山,又由山变“坑”,再由“坑”变垃圾山,最后由垃圾山变成了生态公园。

上世纪50年代,戴家湖曾是一个美丽的大湖。而随着武钢建设,为之配套的青山热电厂正式投产,戴家湖成了青山热电厂的生产用地。电厂每天产生1200吨粉煤灰,戴家湖成为了电厂的贮灰场。之后10年间,湖被粉煤灰填平成了大操场,再过10年,逐渐堆积成了一个约20米高的粉煤灰山。

近年来,随着武汉加快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市、区两级政府出台戴家湖公园建设规划,开始整治“黑山恶水”、恢复绿水青山。“2013年底,立体开发戴家湖、建立生态公园的方案启动,历时一年半,在弱碱性土壤上种植梧桐等耐贫瘠、耐碱性土壤的树木,投入水生植物净化水体,总投资4.26亿元,修复改造面积达到50.67万平方米。”戴家湖公园管理处副主任涂承杰说。

民生长江的建设还体现在对居民饮水安全的保障上。2016年5月,原环境保护部会同长江经济带11省市开展了饮用水水源地环保执法专项行动,要求在2017年底前,对沿江11省市126个地级及以上城市319个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的490个环境违法问题,完成清理整治。

一年多时间,原环境保护部加强督促指导和现场督办,召开了11次工作会议进行部署和推动。针对地方存在的重点难点问题,坚决扭住不放,向地市政府发函督办,多次召开现场会推动解决。结合卫星遥感监测情况,两次派工作组现场督查。截至2017年12月30日,纳入原环保部督办的319个饮用水水源地的490个环境违法问题全部如期完成整改,涉及水源保护区内存在违法违规建筑、工业企业、排污口、码头、农业面源污染等主要问题,许多历史遗留问题得到彻底解决。

生态环境部有关部门负责人对记者说,11省市大力推进水源地清理整治和规范化建设,共关闭、搬迁饮用水源保护区内的工业企业249家、畜禽养殖场245家,拆除、取缔码头、趸船144个,取缔排污口220个,清理网箱养殖面积约10万平方米,进一步保障了319个饮用水水源地的约9700万居民饮水安全。

对长江岸线的整治,也大大提升了当地群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位于江西省九江市瑞昌市码头镇的梁公堤,堤坝一侧一派绿意盎然。当地50多岁的村民朱巨宝告诉记者,这里是长江黄金水道,过去曾绿树成荫,但上世纪90年代,随着岸边的码头越来越多,砂厂、石厂、砖瓦厂等建了起来。从这里经过,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

近年来,当地政府大力开展岸线整治。朱巨宝说,老百姓的热情也被带动起来,主动植树种草,有的还主动捡拾垃圾。“现在,这里越来越漂亮,大家都会来这里散步、跳舞。”

位于武汉市城区段长江、汉江“两江四岸”交汇处的武汉江滩,全长26公里。1998年大洪水后,江滩建设提上了城市发展日程,昔日的杂屋滩涂、防洪险点被改造成美丽景点和防洪屏障。

武汉江滩管理办公室主任胡志军对记者说,江滩建设不仅改善了城市防洪能力,也提升了城市环境。如今,这一集城市防洪、景观、旅游、休闲、休育健身为一体的“国家水利风景区”,成为了武汉的“城市名片”和“会客厅”,年均接待游客超过1000万人次。

文化建设:让中华文明流淌在血脉里

在云南丽水,莲都区下南山村,村民搬迁后留下了42栋古民居。记者看到,原本破败不堪的村庄,如今已焕然一新。行走其间,古朴自然又舒适惬意。

下南山村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距今已有400多年历史。2016年,莲都区政府与联众集团签约对下南山村进行保护性开发利用。联众集团董事长余学兵告诉记者,公司投入了7000余万元对村落进行改造。由于下南山特殊的地理环境,原民居依山而建。为了不破坏村道的原始味道,保留村落的自然风貌,改造时并没有动用大型机械,仍采用原始的肩挑、人抬、骡驮方式,延续保留了村民们祖祖辈辈的生活脉络。

村庄经过整体修缮保护后,形成了“精品民宿+文创基地”新业态。目前,在这个原生态的度假村里,超过85%的工作人员是当地村民,带动了当地农民增收。而古村落的保护,更是让人们能够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依托当地深厚文化谋求发展的还有四川省宜宾市的李庄古镇。李庄是国家历史文化名镇,从梁代大同六年(公元540年)设六同郡起,至今已有1470余年的历史,一度曾是川南6县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的中心。

这里现有曾被梁思称为“傲世之作”的旋螺殿、中国营造学社旧址(即梁思成、林徽因旧居)两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抗战时期,当时诸多著名学府、科研单位、学术机构都曾内迁李庄。梁思成的扛鼎之作《中国建筑史》就诞生于此。

依托古镇的历史文化和抗战文化,李庄镇镇长曾祥立说,当地正在着力打造精品文化旅游、展影视文化和康养、文创等三大产业。

建筑、古迹等实物是文化传承的重要依托,而赋予这些实物以灵魂和生命的千古遗篇,更是重要的载体。顺长江奔流而下,巫山、岳阳楼、石钟山、白鹿洞书院、庐山等,早已成为记载历史、写意春秋的重要象征。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巫峡巫山杨柳多,朝云暮雨远相和”“楚天不断四时雨,巫峡常吹千里风”……李白、杜甫、白居易、元稹、刘禹锡等唐代文人骚客曾寄情巫山,留下了脍炙人口的诗句名篇。今天,与巫山巫峡有关的诗篇也随着流淌千年的江水注入现代人的生命里。一代代人来到这里,感受着这里的雄奇与瑰丽,书写着这里的壮美与奇幻。

北宋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让岳阳楼久负盛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忧乐精神”体现出了宏阔高远的家国情怀,对于今人秉持国家至上、民族至上、人民至上的精神,仍具有启迪与现实意义。

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苏轼的《石钟山记》描绘了鄱阳湖湖口石钟山秀丽山水的同时,文中蕴含的深刻思想更是值得回味。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在江西,白鹿洞书院里,104字的朱子白鹿洞教条迄今仍可为人们修身处世带来启发。

在长江经济带上,长江上游以巴蜀文化、夜郎文化、古滇文化为代表,中游则以荆楚文化、湖湘文化、赣鄱文化为代表,下游在不同历史时期则以吴越文化、徽派文化、良渚文化、海派文化为代表。一颗颗文化明珠串在一起,形成了光彩夺目的文化带。

大江润泽着人民,人民创造着文化。随着大江的川流不息,文化也流淌进人们的血脉,孕育了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灿烂文明。□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361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