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长制药的冬天

    产品过于集中的风险,正随着中药注射剂受控而凸显。

    中药注射剂遭遇政策限制后,步长制药提前进入了“寒冬”。

    曾在2016年11月以“最贵新股”光环上市的步长制药(603858.SH),股价在刚上市的半个月内翻了近三倍,但一年后就跌破发行价,至今股价萎靡不振。步长制药的市值也大幅缩水,相较于高峰时的1000多亿元,蒸发了超过800亿元。

    资本市场受挫的背后,是步长制药持续低迷的业绩和不明朗的未来。过去两年,步长制药增收不增利,2016年净利润遭遇腰斩,2017年净利润同比下降7.43%。到今年第一季度,净利润又同比下降了7.26%,营收增速也已放缓。

    而随着国家医保控费力度持续加大、辅助用药监管趋严,步长制药几款核心产品的市场空间未来有可能进一步受限。虽然步长制药已开始布局创新,但从目前的研发管线看,大多处于临床前研究或早期临床试验阶段,且面临激烈的研发竞争,能否成功转化尚未可知,短期难以为其业绩增长提供支撑。

    核心品种前景不明

    步长制药产品过于集中的风险,正随着中药注射剂受控而逐步凸显。

    作为现代中药创新形式的代表,近些年中药注射剂享受了医保和基药的政策红利,迅速成为临床的明星品种,步长制药也借此赚得盆满钵满。步长制药的核心产品集中在心脑血管用药领域,三个独家产品丹红注射液、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是公司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而丹红注射液又是重中之重。

    步长制药上市招股书和近年财报显示,2013年到2017年,丹红注射液年销售额占公司收入比均超过30%,且每年贡献约50%利润,是当之无愧的拳头产品。自2013年来,加上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三大产品占公司总收入比例均超过70%。

    但这些品种,如今却面临被限制使用甚至停用的风险。

    根据药智网“辅助与重点监控用药数据库”,截至目前,丹红注射液已被浙江、安徽、河南等6个省级地区以及贵州、浙江、江苏等部分省内地区纳入了辅助与重点监控用药目录,导致丹红注射液在部分地区及二级以下医院被限制使用。而在去年发布的新版医保目录中,丹红注射液被严格限制为缺血性心脑血管疾病急性发作期的重症患者使用。

    脑心通胶囊同样受控。自去年7月至今,脑心通胶囊已被安徽省和浙江省金华市、河南老干部康复医院等纳入重点监控药品目录。

    稳心颗粒也在今年8月6日,在安徽省淮南市开始被列入重点监控药品目录。

    频繁出现在多地重点监控名单,让步长制药遭到不小的冲击。2017年年报的心脑血管产品中,除了脑心通胶囊(48粒/盒)的产量、销量是正增长,其他产品的产销量同比皆为负,其中丹红注射液(10ml/支)、丹红注射液(20ml/支)的生产量同比分别下降11.35%、11.33%,销售量则分别下降1.66%、1.35%。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体系的完善,以及监管部门和公众对中药注射剂安全性问题的关注,今年下半年,中药注射剂生产商可能会面临更加严格的政策环境。

    解决质量安全问题,开展再评价工作或许是步长制药扳回一城的重要筹码。公司财报显示,过去两年,步长制药在丹红注射液、稳心颗粒、脑心通胶囊的再临床研究、IV期临床研究及安全性再评价等方面投入了不少费用,2016年、2017年分别共计8511.9万元、7562.9万元。

    此外,步长制药还表示,为了适应心脑血管疾病用药市场的快速增长及中药行业政策的变化,公司在中药注射剂板块提前布局了谷红注射液、复方脑肽节苷脂注射液、复方曲肽注射液等品种。但谷红注射液也在北京、内蒙古、安徽、河南、广西、贵州等地被限用、监控甚至停用。而复方脑肽节苷脂注射液、复方曲肽注射液2017年销售收入占营收比重均不超过2%,对整体业绩支撑作用有限。

    研发创新“慢三拍”

    按照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的设想,步长制药未来要成为一家集中药、化学药以及生物药为主的创新型国际化药企。

    近年来,步长制药的研发投入一直在小幅增长,2016年为4.59亿元,2017年5.53亿元,但占营收比重均不到4%。

    研发投入也初见成效。根据公司2017年董事会报告,已有8个在研生物药。结合公司上半年发布的公告,除了适应症为绝经后妇女骨质疏松、肾性贫血的两个生物药分别处于临床Ⅲ、Ⅱ期,其他均处于临床前研究或临床试验早期阶段。

    而且,部分品种面临激烈的研发竞争。例如,其全资子公司山东丹红制药的“重组抗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全人源单克隆抗体注射液”,目前进入临床试验阶段。该品种为艾伯维公司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商品名:修美乐)的生物类似药,临床拟用适应症为类风湿性关节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2017年全球销售额约184亿美元。

    但国内企业对该品种的仿制早已开始,信达生物、复宏汉霖、百奥泰生物、通化东宝、华兰基因均纷纷布局。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阿达木单抗类似药的相关临床试验至少有13个,其中已有5项进入Ⅲ期。而百奥泰生物已于近日宣布阿达木单抗注射液的上市申请获得国家药监局药品审批中心(CDE)承办受理。

    从行业平均水平来看,步长制药的研发投入额和占比均不算低。但与国内研发领先的药企相比,差距还很大。例如,恒瑞医药2017年研发投入17.59亿元,占营收比重高达12.71%。

    步长制药高管曾在多个场合称步长制药的目标是要成为中国的强生,但与强生相比,步长制药在研发方面的投入更是小巫见大巫。根据强生2017年财报,其研发投入105.54亿美元,占营收比重达13.79%。

    除了自身研发创新,步长制药也开始借用外力,开启了“买买买”模式以弥补自身创新差距。仅在今年7月,就与美国瑞美德生物、上海衍绎生物签下3份技术合作开发及研发项目转让合同,涉及标的均为抗肿瘤创新药,分别为针对PD-1的人源化单克隆抗体分子(REMD-288)、针对PD-L1的人源化单克隆抗体分子(REMD-290)及CD19×CD3 Fc双特异性抗体分子(B-193),合同金额将近3亿元。

    投入重金,步长制药赌的是PD-1/PD-L1的市场前景。目前全球范围内已有5个PD-1/PD-L1药物上市,这几个药只用了3年时间销售收入就超过100亿美元,增长极其迅猛。

    两款PD-1药物已在国内上市,分别是百时美施贵宝的Opdivo和默沙东的Keytruda。国内药企在这一领域也早已掀起了烈火烹油的研发竞赛。根据药渡数据,截至目前,共计有70多例PD-1/PD-L1项目正在进行临床试验,约30例已进入临床Ⅲ期。而且,君实生物、信达生物、恒瑞医药旗下的产品已先后于今年三四月份申请上市,且均被纳入优先审评。相较而言,步长制药的两款PD-1/PD-L1产品均尚未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下一步,公司是否能将研发流程顺利走完,将产品推向市场,还是未知数。即便产品能顺利面世,在先行者们激烈的营销战之后,还能给企业带来多少利润,也需要打问号。但这些努力足可以看出,步长制药已经意识到自身产品结构问题,开始进入前沿的生物创新药研发领域,寻求转型机会。

    销售网络危机隐现

    步长制药的销售网络,一直是公司董事长赵涛引以为傲的。

    “我愿意给各位投资者投资的企业,做地面的网络配合。”在一次公开论坛上,赵涛向台下600多位参会者推介步长制药的销售网络。他表示,步长制药有13个销售网络,经销的产品包括心脑血管病、呼吸系统、皮肤科、利尿科、消化科、儿科等,覆盖了医院70%-80%的领域。

    而这样庞大的销售网络,是用钱砸出来的。根据财报,过去3年,公司销售费用累计达217亿元,占营收比超过55%。其中,占大头的是市场及学术推广费,3年达188.7亿元。

    据了解,步长制药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主要包括在全国各地开展的各类学术推广会等活动产生的会议费、差旅费等。赵涛曾表示,步长制药一年在全国服务180万医生,开医学推广会6.4万场,培训的医生人数达到600万人次。

    按照步长制药的说法,这些推广有助于将产品的学术优势转化为市场优势。但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居高不下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用不仅有侵蚀公司业绩的风险,也容易成为商业贿赂的高发区。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有多份涉及步长制药的受贿案、行贿案刑事判决书。例如,在2016年判决的三起相关案件中,福建省上杭县溪口镇卫生院药房负责人黄某某、上杭县茶地乡卫生院院长陈某某等人因收受步长制药业务员的药品回扣被判受贿罪。在2018年判决的一起案件中,步长制药为开拓湖南省益阳市的医药市场,委托销售经理制定了由医药代表向各医院、卫生院开药的医生按一定比例给付回扣的促销方式,最终多人被判行贿罪、受贿罪。

    近日,国家卫健委、公安部、市场监管局等9部委联合印发《2018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专项治理工作要点》,其中特别提出,构建回扣治理体系,对所属医药代表违规情况严重的医药企业实施多部门联合惩戒,形成一处失信、寸步难行的治理局面。

    可以预见,在严打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和医药行业反腐趋严的大趋势下,步长制药产品的市场竞争力未来将面临更大压力和挑战。(文/《财经国家周刊》 记者 张曙霞)

责任编辑: 韩腾千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424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