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首家民族资本企业诞生地,探寻“企业家精神”基因

  这里,开创了中国第一家民族资本机器缫丝厂、中国第一家民族资本火柴厂、广东第一家机器造纸厂、第一台国产柴油机……“企业家精神”的内涵是什么?目前并没有统一的标准答案,不同的时代、不同的视角,总会有不同的解读。然而,不管时空如何轮转,总有一些共性的DNA生生不息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刘宏宇

  从一百多年前中国近代第一家民族资本机器缫丝厂——继昌隆缫丝厂的开办,到一大批叱咤国际市场的民族品牌的涌现,制造业大市佛山孕育出一大批大国工匠与民族企业家。

  十九大报告提出:“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鼓励更多社会主体投身创新创业,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在新时代的今天,探寻“企业家精神”的遗传基因,是为了更好地弘扬与传承。

继昌隆缫丝厂的基因:

勇于创新,敢为天下先

  珠三角,西樵山西北侧,千年古村“简村”,古朴而宁静。

  村里的一处老宅内,3棵超过130岁的桄榔树挺拔苍翠,直插云霄。这几棵桄榔树,由第一代民族企业家陈启沅亲手种植。如今,斯人已去,老树仍在。

  140多年前,这里诞生了中国纺织业技术最先进的工厂,也是中国近代第一家民族资本企业——继昌隆缫丝厂。

  一台放在玻璃柜中仅供参观的蒸汽缫丝机模型,静静地述说着那段激动人心的历史。

  1873年,39岁的陈启沅在家乡创办继昌隆缫丝厂,标志着延续千年、手摇脚踏的手工纺织逐渐被机械纺织所取代。

  陈启沅于1834年出生于一个世代以农桑为生的“半农半儒”家庭。少年时,他一边从事农桑,一边读书。至十六七岁,他两次参加童子试未中。此后,他在村中教蒙馆,常以番薯度日,生计艰难。

  1854年,20岁的陈启沅跟随胞兄到越南谋生。历经十余年奋斗,因经销纱绸生意成功,成为当地华侨富商。

  陈启沅对海外缫丝技术十分关心,他游历四方,放眼看世界。通过不懈探索,终于弄懂机器缫丝的原理。

  后来,他看到我国的蚕茧原料好,但因生产方式落后导致国际竞争力不强,便产生了“特仿西人之法,变通制造缫丝之器”的想法,决定回国兴办机器缫丝厂。

  随后,他从越南购回一部外国轮船发动机,改装为缫丝蒸汽机,其余核心技术均自行设计。1873年,继昌隆缫丝厂正式投产。

  历经八九个月的奋战,“科技创新”成功。继昌隆缫丝厂采用新机器生产的“厂丝”,大大优于此前的“土丝”,不仅产量激增,而且色泽明净、粗细均匀、不夹杂丝皮。

  “厂丝”一经投放市场,即供不应求,且出口价值比“土丝”高三分之一以上,产品远销英、法、美。

  蒸汽缫丝机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工厂最多招工人数达到六七百人,来继昌隆参观学习的人络绎不绝。小小的简村成了当时的“世界工厂”。

  至20世纪初,广东全省有机器缫丝厂数百家,缫丝女工十几万人。从1875年至1901年的20多年间,“厂丝”出口量从每年1200多担增至31000多担。

  遗憾的是,受到半封建半殖民地现实的羁绊,民族工业发展缓慢,中国的缫丝企业命运多舛。一方面受到地方封建守旧势力的阻挠,一方面在国际市场遭遇打压,由于生产技术未能革新和人造丝的出现,中国生丝出口大幅下滑。继昌隆缫丝厂经过几番挣扎,最终于1928年歇业。

  然而,陈启沅敢为天下先、勇于创新的企业家精神,成为宝贵财富流传下来。如今,佛山仍然是我国纺织业的重镇,一批大国工匠仍坚守着传统行业,孜孜不倦地进行着科技创新。

  何小东,广东溢达纺织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连续攻克8个世界难关,纺出全球最细的700英支纱线。

  700英支就是纯棉纱线的细度极限,大概就跟人的头发丝一样细,但如何生产出来,在世界上都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何小东说,中国是纺织大国,但还不是纺织强国,很多核心技术和高附加值的环节并没有掌握在我们中国人手里。“通过不懈努力、精益求精,只要找到了合适的条件,就能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在一次交流中发现,即使已跻身国内领先的纺织企业之列,溢达纺织的CEO仍有很强的危机感,不断思索如何应对变化和挑战。“企业家精神就是创新精神。”张燕生认为,面对经济新常态下的多重挑战,企业家精神的核心是与时俱进,坚持创新。

何享健与方洪波的传承:

坚守实业,勇为天下尖

  26年前,美的勇敢饮下股份制改造“头啖汤”,成为中国第一家由乡镇企业改造的上市公司。产权制度改革使企业释放出巨大的市场活力,企业迅速进入高速发展期。

  14年前,美的也进入多元扩张的浮躁阶段。但就在这一年,美的创始人何享健成功地抑制住了企业多元扩张的强烈冲动。

  “美的竞争力就在家电,所以我们绝不搞过度多元化。”何享健告诉下属:“一年都不要跟我谈新项目。”当年集团提出的新项目,被何享健砍掉8个。他还发现一个现象,企业经营形势好的时候,一搞多元化就容易出事,主要问题有三:一是导致资源不足;二是管理跟不上;三是影响主营产业。

  一些企业因多元化而导致失败的案例,让何享健警醒。下属提出的进入手机、彩电与装备产业的建议被他否决;一个广西大型电力投资的项目也在签字的关键时刻被他紧急叫停。

  能在企业发展顺利、如日中天的时候,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甚至能勇敢地否定自己,正是美的得以健康发展的法宝之一。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几年后,何享健选定的接班人方洪波在困境面前,也做出了相似的抉择。

  2011年初,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美的集团门口车水马龙。订单多生意好,工厂春节都不放假。

  “当时世界经济环境也好,中国的出口情况也好。每天都招工,员工流失也高,一车人走了,一车人又进来。当时我们开玩笑说,路边只要有人都可以招进来。”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说,面对繁荣的景象,当时的他却忧心忡忡。

  其中有一单生意深深地刺激了方洪波。美的承接了欧洲某跨国巨头一单价值三亿美元的订单。可完成订单后一算,企业却亏损了一亿多元人民币。

  这件事成为导火线,促使方洪波反思。他与美的创始人何享健讨论:“车水马龙,运来运去,工人连春节都没有休假,却做到亏损,这样干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大规模、低成本,这是美的旧的发展模式。随着企业再发展,旧模式难以为继,必须寻找新的增长模式,方洪波决定转型。此后每次开会,他总爱跟大家讲“壮士断臂”:“必须砍掉胳膊,为了保住我们的生命。”

  方洪波指的“壮士断臂”,就是做减法,低毛利、低附加值的全部不做。只要是不赚钱的类型全砍,只要是亏损的都不做——100元以内的电饭煲不做了,100元以内的风扇也不做了,300元以内的电磁炉也不做了。2011年,集团共有2.2万个产品型号,2015年精简至约2000个型号。

  与此同时,改变盲目扩张的粗放型增长方式,美的主动关停和退还在天津、重庆、武汉、江门、邯郸、合肥、芜湖、荆州等城市的部分土地和厂房,武汉、江门等地的工厂甚至是“成建制”地关闭。海外工厂也不例外,美的将越南的两个工厂合并,卖了一个工厂。

  经过一系列“减法”,美的生产基地土地和厂房面积从2011年的1632万平方米缩减为2015年的1166万平方米,仓储面积从630万平方米缩减为450万平方米。

  “壮士断臂”之时,美的当年的营业收入减少了300亿元,但企业在去掉多余脂肪后实现了“强身健体”。2015年,美的营业收入1384亿元,相比2011年仅增长3.2%;但当年企业净利润为136亿元,相比于2011年的66亿元,增长了106%;企业自有资金则从2011年的负51亿元上升为649亿元。

  方洪波这番“壮士断臂”,与5年后开始被广泛提及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完全契合。

  无论是何享健,还是方洪波,都坚守着家电这碗“饭”,不言放弃,追求卓越。在方洪波的眼中,家电仍然是一个常态化的朝阳产业,他说:“希望美的站在家电行业研发的潮头,站在全球的潮头,因为全球的人总要吃饭,总要生活,每天都离不开。”

  而未来的美的,将转型为一家以消费家电、暖通空调、机器人与自动化系统、智能供应链四大块业务为核心的科技集团,靠科技来驱动。

  “佛山的企业家精神是敢为天下先,勇为天下尖。”“秦朔朋友圈”创始人秦朔表示,美的收缩在工业园、生产线等生产要素上的投入,砍掉不挣钱的品类,成为一家高度重视研发的高效率全球化企业,从一家横向公司变为纵向公司,实现了价值提升。“一个企业家敢于自我检讨、鞭策,然后去创新、学习,做到尖端,这就是我认为的企业家精神。”

佛山“企业家精神”的DNA:

坚守实业、坚守制造、坚守创新

  “企业家精神”的内涵是什么?目前并没有统一的标准答案,不同的时代、不同的视角,总会有不同的解读。然而,不管时空如何轮转,总有一些共性的DNA生生不息。

  在佛山企业家群体的身上,敢为人先、勇于创新、坚守实业、低调务实、开放包容、精益求精等共性特质表现得尤为明显。

  明清时期,佛山就是我国“四大名镇”之一,陶瓷、纺织、铸造、医药四大行业享誉海内外。陈启沅、简氏兄弟、卫省轩、薛广森等中国近代工业先驱们,在民族和国家危难之际挺身而上,发扬“敢饮头啖汤”的企业家精神,开创了中国第一家民族资本机器缫丝厂、中国第一家民族资本火柴厂、广东第一家机器造纸厂、第一台国产柴油机……点亮了近代民族工业的薪火。

  广东省企业文化研究会会长田丰认为,敢为人先的企业家精神,就是敢闯、敢试、敢冒。敢为人先的精神是改革开放的需要,也是市场经济的需要,其核心是创新,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改革开放40年来,佛山沐浴改革开放的东风,民营经济蓬勃发展,诞生了何享健、杨国强、梁凤仪、梁庆德、钟信才、庞康、李兴浩等一个个载入经济史册的企业巨子。

  佛山南商研究会会长杨望成认为,企业家精神包含两个维度,一个是冒险精神,一个是创新精神。冒险精神在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企业家身上表现得特别明显,但到了第二代,冒险精神减弱,安于现状的思想有所抬头。具体表现为:经营理念缺少变革,对既有的盈利模式依赖性强;创新意识有所弱化,转型升级动力不足;二代接班意愿不强,继任问题制约民企发展等。“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新一代企业家更需要进一步发扬冒险和创新精神。”

  2017年,佛山市GDP超过9500亿元。其中,民营经济已经成为佛山经济的支柱,民营企业占全市企业总数的95%以上,民营工业占全市工业比重超7成,民营经济占全市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超6成,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接近8成。

  佛山市委书记鲁毅说,佛山人对制造业、对实体经济的钟爱与坚守穿越千百年。这坚守的背后,是历届政府咬定青山不放松,始终坚守制造业、坚守实体经济的发展定力;是千千万万佛山企业和企业家坚守实业、坚守制造、坚守创新的企业家精神。

  鲁毅认为,企业家精神有一些共同特质:一是敢为人先、锐意创新的气魄胆识;二是精益求精、追求卓越的工匠精神;三是坚守实业、坚韧不拔的必胜信念;四是海纳百川、开放包容的博大胸襟;五是乐善好施、爱国爱乡的家国情怀。“企业是创新主体,是佛山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主力军。企业家主导的发达实体经济,成了佛山崛起的扛鼎之力,拱卫这座城市打造‘面向全球的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的万丈雄心。”

责任编辑: 冯明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74487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