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资产超GDP 退出宽松路在何方

日本央行最新数据显示,今年8月,日本央行总资产额达到548.9408万亿日元,超过2017财年(201741日至2018331日)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名义GDP)的548.6648万亿日元。这是战后首次出现日本央行总资产超过名义GDP的局面。日本央行的总资产不断扩大是柄双刃剑,虽然短期内资产规模扩大压低了长期利率;但长期来看,这也将大幅推高退出宽松货币政策的成本,日本央行面临两难选择。 

在执行超宽松货币政策之前,也就是在2012年末,日本央行总资产只有165万亿日元,仅仅5年时间过去,总资产膨胀了约3.3倍。日本央行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810日,日本央行总资产中国债有466.973万亿日元,股票交易基金(ETF)有21.741万亿日元。

在日本央行7月末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日本央行决定维持当前超宽松货币政策,每年购买ETF的数量依然维持在每年约6万亿日元的规模。未来日本央行的资产还将继续增加。

虽然短期来看资产扩大压低了长期利率,但从长期来看规模庞大的总资产对日本央行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负担。日本央行如果退出货币宽松,国债利率特别是10年期国债利率将大幅上升,这将推高日本央行的购债成本,最终导致日本央行的财务状况恶化。此前,市场放出风声日本央行将在7月底的议息会议上调整货币政策,导致10年期国债利率屡创新高,日本央行不得不一个月三次执行固定利率购债操作以压低利率。

市场人士担心,日本央行的资产规模越大,将来退出宽松的代价就越大,成本就越高,退出宽松就越难。

7月份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日本央行对当前货币政策进行微调,在声明中增加了政策利率前瞻性指引。声明指出,长期利率可能依经济和物价走势而波动,日本央行将灵活实施其购债计划。但市场人士认为,日本央行此次微调货币政策,将提高其政策灵活度。但短期来看,日本央行的资产规模还将继续膨胀,大刀阔斧修改货币政策,甚至退出宽松可能性不大。

日本央行在声明中指出,未来对10年期国债的购买将根据经济和物价的走势来判断,这表明日本央行对长期利率变动的容忍度在提高。日本央行同时指出,未来对国债的购买将更加灵活、有弹性的执行。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再次强调,日本央行做出这样的政策调整并不是为了提高地方银行等金融机构的盈利水平,而是为了提高政策的针对性。他同时表示,日本央行将延续低利率水平,此次政策调整不能被视作日本央行将退出宽松的标志,这不代表央行货币政策转向。日本央行当前的政策目标仍然是尽早实现2%的通胀率。他详细解释道,长期利率上下波动0.2%都是可以被接受的。

2013年日本央行开始执行超宽松货币政策以来,地方银行等金融机构的盈利恶化等副作用不断凸显。为降低银行特别是地方银行的运营成本,815日日本金融厅甚至修改了银行法规,允许银行、信用合作社等金融机构在工作日停业休假。受日本央行执行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影响,日本地方银行、信用合作社的金融机构盈利状况不断恶化,维持各地的营业网点成本非常高。银行法规修改后,地方银行等金融机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减少工作天数,甚至可以每周只营业几天,这将大幅降低运营成本。根据以前的法规,银行等金融机构工作日必须营业。

但从目前情况来看,日本央行短期内对当前货币政策进行大刀阔斧改革的可能性不大,退出宽松还言之尚早。从政治议程来看,今年9月将举行自民党总裁选举,当选的自民党总裁将成为新任日本首相。目前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连任的呼声较高,市场人士欢迎安倍连任,以保持经济政策的连续性。日本央行的超宽松货币政策是“安倍经济学”的核心政策,在总裁选举前后缩减宽松规模,大刀阔斧修改货币政策的可能性不大。 

此外,明年4月份日本将举行统一地方选举,7月份举行参议院选举,10月份将提高消费税率。SMBC日兴证券的末泽豪谦认为,在这些重要政治日程前后,修改货币政策的可能性也不大。大和总研的熊谷亮丸则表示,日本央行真正加息可能要等到2020年奥运会之后。BNP证券的河野龙太郎也认为,日本央行短期内不会采取加息等操作对当前超宽松货币政策进行大的改革。 

但越推后调整货币政策,地方银行盈利恶化等副作用积累的越多。如果果断调整,则短时间内日元汇率会大幅走高,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也将失控,这又不利于实现早日走出通缩的政策初衷。对日本央行来说找一个合适的时间节点调整货币政策依然面临两难。

本刊记者  马曹冉/文

 

责任编辑: 祝菁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514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