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差扩大“打脸”美贸易保护主义

  美国商务部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货物和服务贸易逆差升至5个月来新高,其中对中国和欧洲的贸易逆差创下历史纪录。目前,美国已经提高钢铝关税,对华500亿美元商品关税也已经开征,然而,美国贸易逆差却难止上升势头,说明美国所谓以贸易战解决贸易逆差是缘木求鱼。

  从具体数据看,美国7月贸易逆差相比6月份增长9.5%,是2015年2月以来最大的增幅。对中国、加拿大和欧盟的逆差更是分别飙升10%、57.6%和50%,增幅远远超出外界预期。初步数据从侧面显示出贸易战无助于改善美国的贸易逆差,更无助于美国经济增长。

  仔细分析数据可以发现,关税政策已经对美国贸易产生了影响。美国大豆是贸易战的受害者。由于美国农民赶在7月关税生效前将大豆大量出口到中国,4月5月对中国逆差有所收窄。第二季度美国GDP增长4.1%创下四年内最高,其中贸易贡献了1.06%,今年前7个月美国大豆出口激增显然助了一臂之力。但从7月份起,数据发生了明显改变,美国大豆和民用飞机出口分别下降7亿美元和16亿美元,拖累了整体出口表现。与此同时,电脑和电脑配件、汽车和汽车零部件以及其他商品的进口量上涨带动了整体美国进口的上涨,如果这种趋势在8月9月持续,贸易因素将影响美国第三季度的GDP增长,拖累未来美国经济。

  关税政策更严重的损害正在一步一步逼近。

  目前美国各行业从业者已经被贸易战弄得晕头转向,部分美国企业供应链被打乱,计划及预算陷入混乱,从业者希望美国能与其他国家尽快达成协议。美国拟对从中国进口的价值2000亿美元商品征收关税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就此事举行公开听证,原定3天的听证被延长至6天,包括建筑材料、科技产品、自行车、服装等行业300多名企业家,几乎都不支持推出更多对华商品征收关税的措施。美国大企业向来不直接反对美国政府的政策主张,不过在这一问题上,他们现在似乎无法袖手旁观。

  苹果公司明确表示,所有的关税措施最终都是对美国消费者的征税,特朗普计划加征的关税将更多地落在美国身上。苹果预计,公司未来5年对美国经济的直接贡献将达到3500亿美元,但加征的关税会令Apple Watch、Air Pods等产品价格受到影响,并增加其在美国的运营成本,最终减少公司为美国创造的经济利益。

  目前美国对华加征关税的500亿美元商品大多避开消费品,以免直接冲击美国消费者,但一旦美国开始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情况将大为不同,新一波增税对美国的边际负作用可能会升高。

  此外,全球范围内贸易增长放缓的迹象已经出现,而仅仅几个月前,贸易增长还被认为是全球经济强劲增长的主要原因之一。更令人担忧的是,外国直接投资的放缓可能会对贸易产生长期影响。历史数据显示,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的贸易逆差大幅缩减。然而,全球贸易也自此逐渐步入低迷,全球经济复苏始终不温不火,依靠近十年的超宽松货币政策,美国经济才逐渐开始恢复元气。

  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特里芬就提出了著名的特里芬难题:美元虽然取得了国际核心货币的地位,但各国为了发展国际贸易,必须用美元作为结算与储备货币,这样就会导致流出美国的货币在海外不断沉淀,对美国来说就会发生长期贸易逆差;而美元作为国际货币核心必须保持美元币值稳定与坚挺,这又要求美国是一个长期贸易顺差国。任何一国货币充当国际货币,必然在货币的币制稳定方面处于两难境地,这样的难题无法通过关税措施解决。

  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表示,如果美国继续推行通过加征关税来削减贸易逆差,不仅很难真正解决自身贸易逆差问题,反而会加剧贸易紧张局势并损害全球经济增长。

 

责任编辑: 李会平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74593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