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体制改革再出发

面对新时代、新矛盾、新征程,必须以更强定力、更高标准、更实举措,将司法体制改革进行到底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屈辰

仅建15个审判团队,只设2个综合管理事务部门,不到15%的司法行政人员履行了传统法院10多个部门的管理职能,85%的司法资源集中在审判一线,2017年结案总数同比增长194.8%……一连串数字背后,是广东省深圳市前海法院设立伊始就通过搭建扁平化组织架构,不设审判业务庭等方式,不断优化内设机构设置,最终释放了巨大司法生产力的有效实践。

这正是我国司法体制改革持续深化并取得显著成效的缩影。

同样在深圳,这一改革开放的试验田,一个多月前迎来党的十九大后首次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推进会(以下简称“推进会”)。

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依法治国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应有之义,事关“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

在改革开放40年的关键时点,司法体制改革再出发。

新阶段:系统性、整体性变革

自十八届三中全会打响改革发令枪后,司法体制改革的步伐始终不停。

比如,通过实施立案登记制改革,全国法院当场登记立案率超过95%,基本解决了立案难问题;通过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深化以司法责任制为核心的综合配套改革,初步建立了符合司法职业特点的司法权运行机制;通过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落实了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等现代刑事司法理念,加强了人权司法保障;通过与现代信息技术融合,提升了司法质效,方便了人民群众;通过执法司法规范化建设,进一步增强了司法公信力;通过律师制度改革,更好保障当事人合法权利……

司法体制改革,改的是体制机制,破的是利益藩篱,凝聚的是人民对公正的信心、对法治的信仰。

五年来,政法机关攻坚克难,司法体制改革“四梁八柱”性质的改革主体框架基本确立,改革释放的“红利”给人民群众带来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这既增添了所有人对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信心,更坚定了将改革进行到底的决心。

当前,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由点到面不断深入,已进入系统性、整体性变革的新阶段,改革的内涵外延、目标任务、模式方法发生重大变化。

从改革广度看,已从法院、检察院拓展到党委政法委、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司法行政机关;从改革深度看,已从破解影响司法公正、制约司法效能的体制机制问题,推进到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体系;从改革方法看,已从主要由各单位分别部署推进,向更加注重统筹部署、一体推进转变。

新阶段的司法体制改革,将进一步触及深层次利益格局调整和制度体系变革,复杂性、敏感性、艰巨性更加突出。

新格局:以“三项任务”统领

“本来想打官司,但没想到在家门口就把事说成了。”河南省登封市卢西村的村民想不到,调解成功让他们省去不少麻烦。

原来,卢西村的两名村民因相邻关系发生纠纷。一开始,民调员李保安没调解成功,就打电话向法官助理求助。得到消息后,当地法官吴莹随即指派法官助理冯凌霄到现场指导调解,最终调解成功。

调解成功就意味着不用打官司,这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随着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推行,全国法院新收案件每年递增10%以上,各级司法机关普遍面临着“案多人少”的突出矛盾。

问题所指,改革所向。在改革实践中,每一个被破解的问题都将“变身”为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体系的基石,每一项统筹后的部署都会成为新时代司法体制改革“大棋盘”中的重要一步。

推进会明确,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要统筹推进司法机构改革、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和政法各单位改革“三项任务”。

第一,司法机构改革。

吉林,全国首个从省级检察院开始“大部制”改革的省份,大规模“拆庙减官”,变革为以主任检察官为核心的扁平化管理模式。这正是司法机构改革取得突破的案例之一。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政法委内设机构设置更加优化,司法部、国家移民管理局完成机构改革任务,最高人民法院巡回法庭完成总体布局,知识产权法院、互联网法院、金融法院等专门法院批准设立,跨行政区划法院检察院试点取得明显成效,法院检察院内设机构改革有序实施,公安、国家安全机关机构改革加快推进,跨军地改革稳妥进行。

中央政法委要求,法院检察院要进一步优化内设机构设置,坚持扁平化管理和专业化建设相结合,坚持综合机构和业务机构同步改;稳步扩大互联网法院试点,探索深化跨行政区划法院检察院改革,探索建立国家层面知识产权上诉审理机制;检察院要抓紧设立公益诉讼检察部门;优化公安机关机构职能体系,构建起符合新时代要求的现代警务管理体制;优化国家安全机关机构职能体系,深入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优化司法行政机关机构职能体系,等等。

第二,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司法责任制改革是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必须牢牢牵住的“牛鼻子”。中央政法委要求,要坚持目标导向和问题导向相统一,统筹推进司法责任制改革和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加快构建权责统一、监管有力、运转有序的司法权运行机制。

随着司法体制改革的逐步深入,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的深层次问题不断显现。

推进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对问题进行专门梳理,指出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需要破解的责任不实、合力不强、监督不力、尺度不一、激励不足等五大难题,并以问题为导向,逐一给出健全领导干部办案制度、组建新型办案团队、构建新型监督机制、推进司法规范化建设、完善绩效考核制度等解决方案,安排了一揽子改革举措。

全国各地司法机关都在实践中创新“解题”思路。以破解监督不力难题,加快构建新型监督机制为例,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构建的“四类案件”阳光监督机制,从过去事无巨细地进行过问,到如今仅对“四类案件”进行监督,完成了从改革前微观管理到改革后宏观管理,从改革前散点管理到改革后重点定向管理,从改革前结果干预到改革后程序约束管理的转变。

第三,政法各单位改革。

推进会上,政法各单位“领”到了新时代司法体制改革的任务书。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相继召开会议,对新时代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作出全面部署。

审判机关要找准改革定位,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进一步深化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推进法院内设机构改革。

检察机关要顺应发展大局,充分履行民事、行政和公益诉讼职能,以内设机构改革为突破口,通过重组办案机构,以案件类别划分,探索捕诉合一,推动新时代检察工作创新发展。

公安机关要着力解决影响和制约公安事业发展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深层次问题,努力构建符合新时代要求、适应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现代警务管理体制。

司法行政机关要深入推进司法机构改革,加强改革顶层设计,深入推进行政立法、行政执法、刑事执行、公共法律服务等各项改革任务落实。

中央政法委要求,坚持以重大任务为统领,形成全方位深层次司法体制改革新格局。对于这三项重大任务,要加强统筹谋划部署,增强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强化整体设计,确保衔接配套、梯次接续、纵深推进。同时,强化一体推进,确保在政策取向上相互协调、在落地过程中相互促进、在实际成效上相得益彰。

新动力:推进落实各项新目标新任务

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必须要善于利用系统思维方法,统筹推进司法各领域、各部门、各环节改革任务。

“统筹推进新时代司法体制改革,加快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体系。”这是推进会提出的明确目标。

其中,需要加快构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七大体系”分别是: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党领导政法工作体系;系统完备、科学合理的司法机构职能体系;权责统一、规范有序的司法权运行体系;多元精细、公正高效的诉讼制度体系;联动融合、实战实用的维护安全稳定工作机制体系;普惠均等、便民利民的司法公共服务体系;约束有力、激励有效的职业制度体系。

目标所及,改革所向。从领导体系到优化职能,从综合配套到队伍建设,从宏观改革任务到具体改革措施,更完备、更成熟、更管用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体系,将有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同时,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也是一场深刻的自我革命,必须要坚持在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凝聚各方资源力量,精心推进落实改革各项任务。

一是坚持顶层设计和基层探索相结合。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既要加强中央层面统筹谋划,也要鼓励基层大胆创新,充分发挥好两个积极性。特别鼓励基层紧紧围绕解决案多人少等难题,在司法团队的组建模式、入额法官检察官的业绩考核、工作管理与监督等方面开展制度创新,增强改革措施在基层的契合性、适应性。

二是坚持体制改革和科技应用相结合。应用语音识别录入、文书智能纠错、法条案例自动推送……近年来,上海、贵州等地司法机关在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中,创造性地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破解难题,探索出司法体制改革和现代科技应用融合的新路径。

三是坚持改革和法治相结合。党的十八大以来,司法体制改革的力度和成果前所未有。改革必须于法有据,改革的成果也要及时通过立法使之固定下来。今年6月,人民法院组织法修订草案和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修订草案已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二次审议。其中,人民法院组织法修订草案二审稿明确:最高人民法院可以设巡回法庭,审理跨行政区划重大行政、民商事等案件。巡回法庭的判决和裁定即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和裁定。

四是坚持解决思想问题和解决实际问题相结合。内设机构改革后,一些机构被撤销或合并,原有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如何安置,是摆在各级司法机关面前的难题。上海、天津等地通过做思想政治工作、任命审判团队负责人、在审判业务等人员多任务重的部门设置专职党务干部等多种方式,确保人心不乱、工作不断。

五是坚持激发内力和善借外力相结合。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既要有效激发政法系统的内在动力,又要充分发挥社会力量的积极作用。去年5月底到6月初,14位知名法学专家曾受邀深入江苏、上海、贵州等地,零距离观察司法体制改革进程和运行。专家的不少建议和意见被相关部门吸纳。

新需求: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更高期许

补换领驾驶证等业务凭本人身份证明一证即办;推进与法院、保险机构数据信息共享,推动实现车损事故网上定损理赔;利用乡镇政务服务网点,代办摩托车登记,延伸农村交管服务……9月1日,公安部推出的20项交通管理“放管服”改革举措落地实行,为百姓创造出更加便利的环境。

民心所望,改革所向。“要从老百姓最恨、最怨、最烦的事情改起,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郭声琨说,改革要自觉把人民群众作为最终裁判,保障人民群众对司法体制改革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做到改革过程让人民群众参与、改革成效让人民群众评判、改革成果让人民群众共享。

现实生活中,当事人最恨司法机关出现“打招呼”“批条子”等守不住公平正义底线的情况。

现在,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们有了一个智能化的监督者:“检察官执法办案全程监控考核系统”。该院以该系统为载体,构建起动态化全流程监控考核体系,既不干扰办案,又能全程全域管理、静默化监管——这一系统将最高检规定的11大项重点监控内容,细化为对办案期限是否超期、重大涉检信访评估、法律文书制作使用规范等112项内容进行全面监控,客观监督检察官在办理每个案件过程中存在的案件质量和程序瑕疵问题。

来来回回好多趟、开很多证明……这是不少当事人都曾有过的经历,有时也因此抱怨得不到更好的司法公共服务。

“本以为因受工伤这事要来回奔波,没想到这个智能服务区就把我所有问题和资料都处理好,还直接帮我匹配了专业律师。”6月25日,市民白某来到江苏省镇江市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咨询工伤保险纠纷该如何处理时,工作人员向她介绍了法律服务机器人“智慧小司”。通过和“智慧小司”的对话,白某了解了“工伤认定程序”“工伤赔偿标准”“伤残等级鉴定”等一系列法律问题。随后通过无人律所,法律援助中心在互联网端智能匹配,并指派了罗律师即时和白某通过线上沟通。最终罗律师帮助白某成功拿到13万余元的赔偿款。

有些当事人一说官司,往往想到的是时间成本高、诉讼不便利,最烦在法律诉讼方面“吃亏”。

当前,涉互联网纠纷案件数量与日俱增,新类型案件不断涌现,如果按照传统审判模式进行诉讼,会出现成本高、流程长、难度大等弊端。

8月18日,杭州互联网法院迎来“周岁生日”。该法院去年成立后,推出了功能全面的网上诉讼平台,起诉、调解、立案、举证、质证、庭审、宣判、送达等诉讼各环节全程网络化,实现了诉讼流程从“线下”到“线上”的转变,诉讼证据从当事人自行收集向电子证据平台“一键式引入”转变,案件处理从“碎片化”向“结构化”转变,实现了审判模式的革命性变革。审理的涉网案件开庭平均用时28分钟,平均审理期限38天,比传统审理模式分别节约时间60%、50%。真正实现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极大便利了群众参与诉讼。□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549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