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即将启幕

    

 

                           清康熙豇豆红釉七件组

   由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景德镇御窑博物馆、保利艺术博物馆主办的“大朴尚简——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即将于9月20日在保利艺术博物馆盛大开幕。本次展览由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耿宝昌先生题写展览名称、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王光尧担任学术主持,遴选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景德镇御窑博物馆馆藏明代御窑遗址考古遗物;瑞士玫茵堂、北美十面灵璧山居等重要私人旧藏共110余件(组),旨在将单色釉瓷器置于中国古代陶瓷生产大体系和中国传统文化、礼法系统内,审识单色釉瓷器艺术成就之外的深层价值。

    正如本次展览的学术主持王光尧在序言中所说:“在中国古代近三千年的瓷器生产史上,单色釉瓷器不仅是出现最早的釉色品种,而且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都占居瓷器生产主流的地位。明清两代的瓷器生产总体上看是一个世俗的时代,无论是在御窑还是在民窑产品中,青花、釉里红、青花五彩、斗彩、五彩、粉彩、珐琅彩等占比最大,它们因为装饰手法和图案都更贴近生活而盛行。然而,单色釉瓷器却反世俗而动,在釉色品种、仿古与创新、器物类别和器物造型等方面都取得了非凡成就,成为明清时期景德镇瓷器生产清新、质朴的亮点”。

    展览以景德镇御窑考古出土的25件御窑遗珍为开始,自元浮梁磁局后,景德镇御窑厂在明初设立,开始了专为宫廷烧制御用瓷器的历史。由于其具有独特的官方背景,其有了荟萃全国能工巧匠的特权,且不惜工本,以高标准、严要求,精益求精,为宫廷遴选御用瓷器。由于明嘉靖之前对于废品的处理方式主要为打碎掩埋,所以根据近年考古发掘,明代景德镇御窑厂地层出土了大量相对应时期的落选品,使得我们有充分的考古资料还原、推断当时的瓷业面貌,也为今人对明代御窑瓷器的认识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除了景德镇御窑遗址出土单色釉器物外,逾一半的器物来自北美十面灵璧山居和瑞士玫茵堂旧藏,可谓国内近年来鲜有将多处海外巨擘级私人收藏藏品成体系的汇集在同一展览展示的案例,光辉灿灿,极具里程碑意义。

     清雍正 胭脂红釉菊瓣盘  

  其中玫茵堂主人为瑞士商人裕利兄弟,其坐落瑞士苏黎世东南的湖畔。上个世纪50 年代中期,裕利兄弟开始把他们创造的财富用于购买中国艺术品,并只与如仇焱之、埃斯肯纳齐等最优秀的专业古董商合作,可以说能入藏“玫茵堂”之物,皆堪称精绝之珍。北美十面灵璧山居为美国极为重要私人收藏,其名源于主人在上世纪80年代以创下当时中国古代书画拍卖世界纪录而入藏的吴彬《十面灵璧图》。由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其主人专攻东方艺术,受埃斯肯纳齐、蓝捷理等世界顶级古董商指导亲自参与世界级拍卖场,搜罗中国艺术品中的奇珍,并慷慨倾囊将其纳藏。因近乎于苛刻的遴选标准和一流的经纪人协助,“十面灵璧山居”收藏序列的艺术品皆堪称精绝之珍宝。

    本次展览中,将包括明嘉靖黄釉仰钟杯、清康熙-雍正仿宣德宝石红釉僧帽壶、清乾隆祭蓝釉天球瓶、清雍正影青釉刻海水蝠纹碗、清乾隆青釉浮雕葫芦纹葫芦瓶、清雍正鳝鱼黄釉仿青铜壶、清雍正松石绿釉盖盒、清雍正炉钧釉如意绶带耳葫芦瓶等来自两大收藏巨擘的20余种釉色器物,丰富的釉色种类可谓近年罕见。

    在本次展览的最后一个章节,特别设置了以3种器型、9种釉色共14件菊瓣盘为主的菊瓣器物专题,以反映清代帝王对于文人雅趣的偏好。根据《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雍正记事杂录》曾有关于十二色菊瓣盘的烧造时间有着明确的记载,然而当年烧造的十二色菊瓣盘具体是哪十二色并未留下明文记载。一般文人士大夫对文玩雅物的欣赏,只能局限于自我陶醉,而皇帝个人的审美则会贯穿到官营工艺美术品制作的全过程。雍正皇帝学养深醇,眼光极高,追求器物的至善至美,对瓷器中的颜色釉瓷器也是相当情有独钟,“上有所好,下必从焉”,御窑厂把皇帝的喜好作为色釉调配的最高标准,严格按照造办处提供的样品匹配釉料烧制,生产出一大批胎质细腻、气质高贵的颜色釉瓷器。

    据悉,本次展览展期为一个月,将持续至1020日闭幕。    

责任编辑: 毕武英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552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