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纪行

▲甘南州扎尕那风光。杨立智供图

  ▲黄河沿巴颜喀拉山北麓东流而出青藏高原,到岷山脚下掉头向西,在青、川、甘三省交界处,形成了九曲黄河第一弯。大弯东部是四川若尔盖草原,若尔盖以西,是甘南州的玛曲县。图为玛曲县的黄河第一弯纪念碑。李新彦摄

李忠诚、李新彦

  被誉为“青藏之窗,户外天堂”的甘南藏族自治州,是距内地最近的雪域高原,是中国最具民族特色和最美的低碳生态旅游目的地。7月中旬,我们一行从酷暑高温的内地,来到气温18摄氏度的甘南州采风,所见所闻令人难忘。

天蓝地绿人美

  提起甘肃,多数人脑海中浮现的肯定是连绵起伏的黄土高坡,千沟万壑的穷乡荒漠。然而有谁能想到,这里还有一方清新典雅如水墨画般的人间仙境——九色甘南。

  甘南空气清新、气温凉爽自不必说。蓝蓝的天上飘着变化多端的白云,山上山下路旁都被绿草、格桑花覆盖,很少见到裸露的黄土;成片的油菜花一片金黄,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放眼望去,到处是撒落珍珠般的牛羊,在草原上自由自在地吃草,却只有星星寥寥放牛羊的牧民。

  我们用相机拍下了一幅幅漂亮瞬间;如果你是一个画家,一定会挥笔绘下这美妙的立体图案;如果你是一位诗人,这令人神往的境界定会让你诗兴大发,妙语连珠;如果你是一名歌唱家,你会情不自禁地一展歌喉,放声歌唱……这美景,如进入仙境一般,让人流连忘返。

  为我们开车的司机介绍说:甘南的草原都是这样,前面还有更美的地方。藏族司机小齐,身体壮硕,热情开朗,讲一口流利的汉语,不仅开车,还热情周到地为我们做讲解,联系方方面面的事情,被我们誉为“全能的扎西”。不论在宾馆遇到的藏族女服务员,还是在景点遇到的藏族女讲解员,或者在机关工作的藏族女工作人员,个个身材匀称,高鼻梁、深眼窝,端庄、大方,且藏语汉语兼通,若不是看她们洒满高原红的脸和有意身着民族服装,根本分不出他们是藏族青年。

全域旅游无垃圾

  干净,是甘南令人难忘的突出一点。甘南全域4.5万平方千米,要做到全域旅游无垃圾,真让人难以置信。然而,甘南的的确确做到了。目前,有不少内地相关人员纷纷来这里学习取经。

  据了解,早在2015年,甘南开始了史上最严的“环境革命”,制定相关法规,建设“全域旅游无垃圾示范区”。从州领导到各级各部门“一把手”亲自上阵,发现哪里有垃圾,就亲自捡拾并给有关负责人打电话,监督落实。

  在这一活动中,最难的是转变人们思想观念和传统习俗。马克思说: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

  起初,领导率先垂范捡垃圾,干部人人带头捡垃圾,而城镇居民、乡村农牧民只是看。你捡你的,我看我的。有人还风言风语:“让他们捡吧,我们收拾好自家就行了。”然而,愚公移山,锲而不舍,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慢慢地,群众也开始跟着干部捡垃圾了。大家亲身感受到,这一做法真的不错。在城镇,马路、街道干净整洁了,环境美了,游客多了,自己的腰包鼓了。在牧区,人们不仅生活环境舒适了,再也不会发生因垃圾致使草地不长草和误食垃圾而死亡牲畜的事了。

  从“要我捡”到“我要捡”,群众渐渐地、自觉自愿地主动捡拾垃圾了。目前,在甘南的每一个人,上到州委书记、州长,下到普通农牧民、僧侣、学生都参与捡垃圾。还有人风趣地说:“不捡垃圾就不是甘南人。”这里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在内地十多年禁塑几无成效的情况下,甘南州通过广泛宣传和有力措施,实现了全域购物不用塑料袋的局面。现在,人们上街买东西都是自带环保提兜或使用纸包装。不管是谁,一旦发现使用塑料袋,肯定会受到几百元甚至上千元的惩罚。

现代文明破窗而入

  甘南州碌曲县的尕秀村原只是一个牧民定居点,在这里定居的大多是老人和孩子,过去的环境一直是“脏乱差”。经过近几年实施的环境革命,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整洁干净的牧家乐村落。宽绰的马路两旁,建有二十几家整齐划一的牧家乐庭院,成为213国道上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记者在一个叫阿豆的牧民家做了实地访问。藏族主人阿豆原来牧牛。三年前,他卖掉了所有牲畜,转行经营牧家乐,去年收入约6万元。在阿豆家,院内有房8间、冬季牧场帐篷和夏季牧场帐篷等供游客参观使用。院内冲水厕所、洗澡间、太阳能光板、燃气灶、互联网等一应俱全。

  有了热水器,以前长年不洗澡、也没有条件洗澡的藏族同胞渐渐养成了经常洗澡的卫生习惯;有了电和燃气灶,以前在墙上晒牛粪的图景很少见了;冲水厕所建了,生物降解厕所建了,臭气熏天的旱厕不见了;大量游客的到来,思想观念生活方式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碰撞。原来只吃糌粑、喝酥油茶单一的藏族饮食习惯,开始向饮食多样化发展。思想观念和生活习俗的改变,带来了生活水平的提高,与此同时也带来了生产方式的改变。

  尕秀村建有学校、卫生所,孩子上学、老人看病都很方便。家人身体有异常,用手机发出救护信号,小病不出村就解决了问题。手机互联网的频繁使用,引发了智慧生态牧场的出现。网络、红外线等技术的启用,在家中用手机就可了解任一牲畜一天的行踪轨迹和吃草情况,牲畜的生长发育全过程都尽在掌控之中。网络的覆盖,电商平台的出现,把这里生产的牦牛肉、藏羊肉、羊肚菌、藏红花、人参果、冬虫夏草、红景天、藏刀、藏药、藏族服饰等作为商品推向各地;太阳能光板发电除满足自用,多余的电可以输入电网,增加收入;人们喜欢的锅庄舞、唱歌、马队等娱乐项目可以参加牧家乐演出,在给游人和自己带来快乐的同时,又增加了经济收入;他们利用开发当地生态资源和古迹,使之变成了资产。

  看到牧区的变化,不少外出打工的年轻人纷纷回来搞旅游;有的大学生毕业后开始回家乡创业。牧业通过联合,又解放出了不少劳力。如今的尕秀村既是海拔3500米的高原生态与草原风光完美结合的一块瑰宝,凝结着藏民祖祖辈辈逐水草游居的血脉乡愁,更是游牧文化与现代文明相互交融的一座丰碑,寄托着草原儿女“建家园而定居、宜居宜业宜游”的幸福愿望。像尕秀村这样的巨变,不是个别的。据了解,在“十三五”期间全州每年要建300个生态文明示范小康村,重点打造60个旅游专业村。当地牧民兴奋地说:一不留神,现代文明在我们这里破窗而入了!

再也忘不了的地方

  在甘南,原始的高原自然风光、浓郁的民俗风情、传奇的红色历史、厚重的宗教文化,让人心旷神怡。神圣的拉卜楞寺、神秘的扎尕那、天下黄河第一弯、美丽的当周草原、红色迭部……鳞次栉比的景点,让人永生难忘。

  在甘南,每天都会看到人们自发地跳锅庄舞,不仅大妈们,全年龄段都在参与。从老年、中年、小孩满脸微笑中,可以看到人们发自内心的幸福感。

  在甘南,新潮的男女老少玩手机抖音非常普遍。以此展示自己的幸福生活,展示对家乡的热爱,宣传自己家乡美。

  在甘南,藏族每一地区都有各自崇拜的山神,每年初夏都会举办大规模祭祀山神的活动,转山、转水,一步一磕头,祈求神灵保佑一方水土的平安。

  在甘南,让我们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美丽博大与万物之间的和谐,使我们的心灵得到了净化。

  干练的藏族女干部、州旅游委主任欧杰草很自信地说:甘南旅游资源得天独厚,只要来过一次,就让你永远也忘不了。近几年,我们州委州政府带领全州各族人民,落实国家乡村振兴战略,依托生态文明小康村建设,使甘南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这里海拔高,但我们生活的幸福指数也是高的。

 

责任编辑: 张美霞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74987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