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村工作队:住进了老百姓心里

▲驻村工作队队长黄绍炜(右一)在村民家下厨做饭。

本版图片均由本报记者琚振华摄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李坤晟、黄书波

  艾日克贝西村是新疆喀什地区再普通不过的一座村庄。8月3日晚,记者刚走进村里,耳畔就传来了《最炫民族风》熟悉的旋律。

  在南疆的小村庄“偶遇”广场舞神曲,记者难免有些好奇。循声而去,记者看到,在一处宽阔的农家庭院中,近百名维族老乡齐聚一堂。场地中央9名身着民族服装,颈系红领巾、手持花环的小朋友,正随着凤凰传奇的歌声起舞。

  舞蹈编排不算精致,但现场气氛很是热烈。“今晚是村里两周一次的文化演出。村民自己排练的节目。”艾日克贝西村的驻村工作队队长黄绍炜凑在记者耳边喊。此时的场地中央,一位大约是中学生的维族姑娘已唱起《明天会更好》。

  黄绍炜在艾日克贝西村的职务是新疆自治区党委政法委“访惠聚”驻村工作队队长。

  2016年以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坚持把深化“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驻村工作作为贯彻落实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治疆方略、实现新疆工作总目标的重大举措和有力抓手。自2016年始,新疆自治区下派驻村工作队,各级机关6万多名干部深入基层、融入群众。

  疏附县站敏乡艾日克贝西村在喀什地区著名的艾提尕尔清真寺西南方向23公里左右。村民艾力图地说:“自从来了工作队,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

访民情:队长出不了办公室

  现在,艾日克贝西村家家户户都住上了有政府补助的安居富民房,屋里铺地砖院里栽花。过去老百姓睡土炕、铺地毯,结核病和关节炎是当地常见病。现在家家户户有了厕所,房间里都有了床……“人高高兴兴就多活十年呐。”艾力图地说。

  不过,村里的变化非一蹴而就。2017年2月1日,黄绍炜和队员到村里摸底。3月1日,所有队员到位后,工作队绕着整个村庄走了一遍。

  一开始,老百姓对外来的工作队还是观望的态度。但随着3月6日,村两委领导班子调整,主动来向工作队反映情况的群众多了起来。

  为了访到真民情,黄绍炜设立“第一书记接待室”。有相当一段时间,每周一升完国旗后,黄绍炜就出不了办公室,大多时间都是在听取群众反映的各种问题。针对群众反映的问题,工作队坚持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来一个解决一个。

  村民古丽萨依的丈夫曾借给村民麦某1万元钱,麦某看到她丈夫去世后,久拖不还。失去依靠的古丽萨依本想自认倒霉,但又不甘心,于是走进了“第一书记接待室”。

  “你放心,你的事,我了解了,你先回去,等我调查清楚后,给你答复!”黄绍炜带领工作队、村党支部书记多方寻找证人,固定证据,耐心细致做麦某思想工作,讲清利害关系,最终麦某归还了1万元借款。

  事实上,在艾日克贝西村,除了自治区派驻的工作队,还有当地包户干部和包住干部。“自治区的驻村干部和我们当地的干部都要去老乡家同吃同住同学习同劳动。”站敏乡乡长普拉提·图尔荪说。

  “我给村民们做十九大政策宣讲。现在教育、医疗、扶贫各有哪些扶助政策,老百姓不一定了解。”在村民牙生江家的客厅,包住干部帕提古丽·麦麦提说。据了解,像帕提古丽这样的包住干部,一个季度至少要在自己负责的每户家庭中住上一次。

惠民生:老乡的钱都存下来了

  30年前,艾力图地到50多里外的集市贩米,驮粮食的马车陷在泥地里,大米洒了一地。自从村里来了工作队,村里4公里土路,改成柏油。3公里水渠,改成现代化的水利设施。

  现在,年逾六旬的艾力图地还在做粮食生意。他从阿克苏收购大米回喀什零售,一年能挣3万多元。地里还种了小麦、玉米,一年又有一万三四。

  艾力图地家的日常开销用儿子儿媳的工资就足够了。“我挣的钱都存下来咯。”艾力图地说。他对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感叹:“党的惠民政策太多了,一两句话说不完。”

  据了解,艾日克贝西村共508户2012人,贫困户82户,工作队入驻后已出列29户。为了带领艾日克贝西村的老百姓脱贫致富,以黄绍炜为代表的驻村干部没少动脑筋。

  村民亚库普·克日木是一名木匠,过去到处打零工。受到黄绍炜的鼓励后,他组织了12名水电工、泥瓦工成立了一支建筑施工队,承包庭院改造、安居富民房建设。“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好。”亚库普·克日木说。

  驻村工作队积极争取专项资金支持,帮助村里扩建民辉服装加工厂,添置缝纫机120台,解决了97户贫困户的就业问题;争取农业科技特派员精准扶贫项目资金30万元,建成500平方米的木耳菌包生产厂,免费向20户贫困户发放菌包,指导栽培,每户年收入可达7000元;采取大户示范带动贫困户方式,为42户贫困户新建42亩红皮大蒜种植基地,每亩收入可达4000多元。

  贫困户托合提·萨迪克说:“我家有4口人,今年家里种了1亩红皮大蒜,栽培了2500袋木耳菌包,大女儿也到民辉服装厂上班了,收入越来越多,日子越过越好!感谢共产党的好政策!感谢工作队的帮助!”

  牙生江家也培育了400个木耳菌包。牙生江是在弟弟的鼓励下,尝试种木耳的。“他们说700个菌包能有5000元收益。”牙生江对未来充满希望。

  现在牙生江的大女儿凯丽比努尔在乌鲁木齐念新疆区内初中班。这也是新疆为为不断缩小边远贫困地区与较发达地区教育发展水平的差距,让广大农牧区和边远贫困地区的青少年同样享受到高质量的基础教育资源的惠民政策。

  刚表演完节目回家的凯丽比努尔说,初中毕业后,她还有机会申请去内地念高中。

  “我想申请无锡的高中。”凯丽比努尔说。

  “我要去深圳。听说那里很发达。”凯丽比努尔的同学古丽米热说。

聚民心:入党积极分子越来越多

  一开始,黄绍炜带领的驻村工作队获得老百姓的支持并不是那么容易。

  “以前群众看见干部不打招呼,现在都会喊叔叔、伯伯、哥哥。这样的变化是我们坚持‘群众动动嘴、干部跑断腿’,坚持‘住在群众心里’换来的。”一位疏附县的干部对记者说。

  刚进村时,黄绍炜率领的工作队发现各组组长绝大多数是半文盲,存在严重老化、弱化、固化问题,同时也发现各小组里都有有文化、敢说话、能管事的年轻妇女。于是,驻村干部鼓励妇女战胜极端宗教思想禁锢,克服“女子不抛头露面”旧俗,站出来担当为村民服务的小组长。

  2017年的三八妇女节是黄绍炜率队驻村后的第一个节日。工作队抓住机会策划筹办一次全村趣味活动,评选表彰一批最美媳妇、最美婆婆、优秀女干部等,鼓励妇女解放思想,走出家门。

  工作队按照全村500户人家估算,准备了三百多份小礼品。结果,人来得不多,年轻人也都扭扭捏捏不愿意或不好意思上来。结果活动结束,还有近一半礼品没发掉。

  但黄绍炜和同事没有泄气,继续想方设法调动群众的积极性。除了每场活动必有奖品外,动脑筋策划群众喜闻乐见、寓教于乐的活动,如剪羊毛、劈柴火这样的趣味劳动比赛。

  据黄绍炜介绍,现在有活动,村民们都早早来找个好位置,座无虚席,经常奖品不够发。每一次活动的最后一个环节几乎都是跳麦西莱甫,一曲接着一曲跳,根本停不下来。

  如今,村里主动递交入党申请书的青年越来越多。2018年有97名青年递交了入党申请书,11人被确定为入党积极分子。

(参与采写:琚振华)

责任编辑: 冯明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75578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