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安天下 科技先行

农业农村部党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

中国农业科学院院长 唐华俊

粮安天下 科技先行

  总体上看,我国农业科技水平还处在跟跑阶段,一些前沿方向开始进入并行、领跑阶段

  尽快优化基础研究和战略高技术发展布局,加大对生命、信息、材料、能源等重要科技领域攻关力度

  新时代农业科技创新既要“顶天”面向世界科技前沿,又要“立地”面向国家战略需求,同时还要“惠民”,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孙英兰

“2018年,我国粮食生产再获丰收,科技进步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农业农村部党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科学院院长唐华俊日前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专访时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科技在我国农业发展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农业科技整体水平快速提升,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由1995年的34%增长到2018年的58.3%,科技第一生产力的作用显著增强。

洪范八政,食为政首。古往今来,解决好吃饭问题始终是我国治国理政的头等大事。唐华俊表示,近些年,我国粮食产量连年增长,但不能盲目乐观。“人多地少的基本国情提醒我们,要时刻绷紧粮食安全这根弦。而从长远看,粮食生产仍面临较大压力,这也要求我们,必须加快农业科技创新步伐,加快补齐农业发展短板,夯实粮食生产能力和基础,切实保障国家粮食安全。”

科技支撑作用厥功甚伟

《瞭望》:近些年,我国粮食生产连获丰收,农业科技在粮食等农业生产过程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唐华俊:我国粮食已连续十几年增产,2018年粮食总产量达到6.5亿多吨。增产的原因有很多,农业科技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

比如在种业方面。目前,我国的主要农作物如水稻、小麦,良种基本实现全覆盖,自主选育品种面积占比达95%。从北到南,水稻品种多是我国科学家自主培育的,这也是我们最骄傲的。小麦是自主品种居多,也有少部分改良品种。不同地区都有很多好的小麦品种,尤其是华北平原。

在肥药的使用方面也发生了重大改变。近些年,农村通过土地流转,农业经营主体发生变化,集约化程度明显提高。生产规模扩大,便于作物品种的更新换代、新品种的推广应用,便于病虫害的集中防控,也便于专业技术力量的指导和帮扶,肥药的使用更加均衡科学合理。自农业农村部实施肥药“双减”行动以来,目前肥药使用量已双双实现负增长,这也为绿色兴农打下良好基础。

随着经营主体的变化,农业机械化应用水平大幅提高。一些地方,小麦、玉米已经实现全程机械化,耕种收的机械化程度显著提高。2017年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已达到67%。

这两年,国家农业补贴政策不断向优质、绿色、环保、环境友好的方向调整,也发挥了重要的导向作用。比如前面提到的肥药问题。现在,农民使用低毒、高效、绿色的肥药,不仅降低了生产成本,还能得到国家补贴。这种以绿色、环保、高品质生产为导向的补贴政策,有力地促进了农产品品质的改善和提高,也为修复生态环境、提高耕地质量、解决农业生产中遇到的瓶颈问题等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和空间。

近几十年来,农业科技创新与应用,对我国农业发展和农业增产厥功甚伟。良种、化肥、植保、农业机械、生物技术、设施农业等,推动着我国农业不断发展进步。

《瞭望》:中央多次强调,要以科技为支撑,走内涵式现代农业发展道路,实现藏粮于地、藏粮于技。那么,我国农业科技总体实力究竟如何?在世界农业科技版图中,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唐华俊:同科技事业整体发展相一致,40年来,我国农业科技发展成绩显著。2014~2016年间,我国农业科学SCI论文数量、被引用频次数、高被引论文总量和Q1期刊论文总量均列世界第二位;农业领域专利申请量居世界第一,有效发明专利保有量居世界第三。2018年我国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较2012年的53.5%提高了4.8个百分点;取得了超级稻、转基因抗虫棉、禽流感疫苗等一批突破性成果。

作为农业科研“国家队”,中国农业科学院(简称中国农科院)的科技创新和产业支撑能力也在不断提高,科技产出数量与质量全面提升,取得了以“籼型杂交水稻”“印水型水稻不育胞质”“矮败小麦及其高效育种方法”“H5亚型禽流感灭活疫苗”等为代表的系列科技成果6000多项。其中获国家科技奖励315项,包括特等奖1项、一等奖17项。

国际交流合作不断深入。截至目前,仅中国农科院就已与100多个国家、38个国际组织等建立了广泛合作,与52个国家及21个国际组织签署了合作协议;拥有70个国际联合实验室,7个国际参考实验室(包括世卫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等),5个海外联合实验室;180余名专家在各类国际机构任职……

总体上看,我国农业科技水平还处在跟跑阶段,一些前沿方向开始进入并行、领跑阶段。科技部咨询报告认为,这一占比分别为64%、17%和19%。

围绕“三个面向”聚力攻坚

《瞭望》:按照“三个面向”的要求,我国农业科技还存在哪些短板、瓶颈亟待解决?

唐华俊:面向世界农业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现代农业建设主战场,加快建设世界一流学科和一流科研院所,勇攀高峰,率先跨越,推动我国农业科技整体跃升。这个要求既是党中央对中国农科院的殷切希望,也是对全国农业科技工作者提出的明确要求,更是建设农业科技强国的时代号召。

长期以来,我国农业基础前沿研究相对薄弱,跟踪式的研究多,领跑原创成果少。坚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就是要推动原始创新,夯实农业科技创新的根基,这就要求我们尽快优化基础研究和战略高技术发展布局,加大对生命、信息、材料、能源等重要科技领域攻关力度,并努力跻身世界前列,建成若干世界农业科学中心。

坚持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就需要强化战略导向,引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围绕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增绿,加强科技创新引领,调整农业科技创新方向和重点,在我国农业由粗放型发展转变为节约型高质量型发展过程中,发挥关键性支撑作用。

坚持面向现代农业主战场,就要求我们的科研成果同国家需要、人民要求、市场需求相结合,通过增加科技供给,促进科技和经济结合,提升和支撑农业产业发展,培育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新动能,在乡村振兴、扶贫攻坚等国家战略任务中发挥新的更大作用。

对标“三个面向”的要求,参照农业科技发达国家的情况,我们的短板十分明显。

一是支撑重大突破的基础前沿研究储备不足。长期以来,我国农业科技工作的重心是应用与开发研究,对作为创新源头、引领学科发展的农业基础研究投入相对不足,重要领域基础研究和前沿技术研究不够,难以带动催生颠覆性技术,难以支撑重大技术突破和产业变革。基础性长期性工作积累不够,在水土质量、农业生态等方面缺乏长期系统的观测监测,重要资源底数不清。在大动物育种、信息技术、大型智能装备等方面,很大程度上还受制于人。

二是满足绿色发展的核心关键领域“卡脖子”技术研发不足。如在农业遗传育种方面,我国水稻、小麦、玉米、大豆单产水平仅分别为先进国家的63%、65%、54%、52%左右;我国生猪、蛋鸡等畜禽养殖量世界第一,但遗传育种核心种源80%依赖进口,部分核心种源如白羽肉鸡种源100%依赖进口。现代农机装备落后,定位变量、智能控制、农机农艺配套和联合复式作业机具尤其缺乏。畜禽水产养殖、农业资源环境、废弃物循环利用等技术储备不足,亟需技术创新。

三是加快科技成果转化的体制机制不完善。我国农业领域的专利、论文数量大幅跃升,但创新力和竞争力并未同步提高,一个重要原因是农业科技成果转化体制机制还不顺畅。近年来,农业科技成果每年有7000多项问世,但成果转化率与世界先进水平相距甚远。这既有转化能力低的问题,也有供需脱节、供给质量不高等原因。尚未建立以解决产业问题为导向的成果评价机制也是重要原因之一。目前仍存在重论文轻应用、重数量轻质量等问题,成果权益改革不到位,分类评价与激励机制不健全,这些都亟需通过深化改革来解决。

坚定担负起“国家队”的使命

《瞭望》:作为“国家队”,中国农科院如何担负起自身的使命职责?

唐华俊:对中国农科院而言,既要发挥好农业科研国家队职责,在解决产业重大关键技术问题中发挥重要作用,也要注重基础研究方面的原始创新,在国际农业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为此,自2013年实施农业科技创新工程以来,中国农科院创新科研组织模式、调整优化学科布局、加大人才引进力度、打造卓越联动的人才团队,统筹部署创新资源、推动加强协同创新、深化国际交流合作……一系列体制机制的改革创新,为全院聚力科技创新奠定了坚实基础。

这项由财政部、农业农村部为农科院量身打造的农业科技创新国家级工程,目的是以机制创新撬动院所改革,以稳定支持增强创新能力,以重大成果驱动农业农村发展。实施5年来,成效显著,成果丰硕——

共获国家奖33项,同比增长22%;发表科技论文25690篇,其中SCI/EI论文10042篇,是前5年的2.5倍,在Science/Nature/Cell三大主刊发表论文数同比翻了一番,处于国内领先地位;共审定农作物新品种638个,同比增长50%。获植物新品种权234项,同比增长270%;创制新农药、新肥料、新兽药94个,同比增长60%;获发明专利2931项,是前5年的3倍,其中获中国专利奖36项,占农业领域全国获奖总数的68%,生物技术领域和制药领域发明量全球第一……科技成果的大量涌现和转化应用,为相关产业提供了强有力支撑。在刚刚结束的2018年度国家科技奖励大会上,中国农科院又有8项成果获奖,获奖总数为5年来的最好成绩,并再次实现三大奖全覆盖。

《瞭望》:在落实中央要求方面,又做了哪些部署?

唐华俊:不论是实施农业科技创新工程,还是此前做的一系列工作,都是为了扫除科技创新路上的顽瘴痼疾,为实现强国梦夯实基础。按照党中央的部署,我们继续以创新工程为抓手,聚焦“三个面向”,凝练科学目标,在基础和前沿技术领域、受制于人的核心关键技术领域、区域农业可持续发展技术和长期性基础性科技工作领域等加强顶层设计,集中优势资源聚锐攻关,协力创新,重点突破,力争攻克一批前沿技术、突破一批瓶颈技术,破解生产实践中的重大技术难题;通过建立农业科技大数据等,增强对科研和政府宏观决策的基础支撑作用;提升各类创新平台的开放共享水平,为全国农业科技创新提供支撑和服务。

持续推进院所改革,进一步建立健全分类评价机制,加强人才队伍建设;进一步推动学科-团队-任务一体化发展,加强各创新团队的科研协作,不断拓展前沿交叉新领域;建立出成果、出人才的长效机制,不断提升团队凝聚力和研发水平。进一步加强一流院所制度建设,继续以科技创新联盟为抓手推进机制创新,围绕质量兴农、绿色发展等重大问题,凝聚全国优势农业科技力量,实施一批重大协同创新任务。加大技术集成转化应用力度,强化科技支撑与示范带动,着力解决科研与生产“两张皮”问题。

新时代农业科技创新既要“顶天”面向世界科技前沿,致力于未来发展,又要“立地”面向国家战略需求,赢得战略主动,同时还要“惠民”,面向现代农业主战场,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

2019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和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历史交汇期。中国农科院已启动“乡村振兴科技支撑行动”,制定了乡村振兴科技支撑规划,明确了科技创新、成果转化、引领示范、能力建设四大重点任务;同时编制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五年十大行动方案。希望在科技帮扶乡村振兴工作中,重点突破一批制约现代农业产业发展的瓶颈、扶持建立一批特色产业、培训一批脱贫致富带头人,提升贫困地区自我发展的内生动能,夯实确保粮食安全的基础,推动我国农业科技创新能力和水平整体跃升。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37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