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造高质量发展指挥棒

 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全员劳动生产率、营商便利度、宏观杠杆率等指标的权重将会显著提升

 “可采用‘共性+个性’的综合考核评价指标体系,或是按不同的发展定位制定考评体系,使考评更具针对性和有效性。”

 新产业政策扶植和支持的对象应集中在产业价值链的高端

 把推动高质量发展相关绩效考核作为地方各级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的重要组成部分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尚前名

2018年以来,一场大规模的统计体系改革正在紧锣密鼓推进。国家资产负债表、知识产权产品核算、新兴经济核算等一系列新的指标正在加紧制定。刚刚启动的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也新增了很多与高质量发展相关的项目。

“标准决定质量,有什么样的标准就有什么样的质量。”采访中,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马晓河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谈到,高质量发展作为一种新的发展理念从提出到真正付诸实践,落地见效,有大量、复杂乃至艰巨的工作要做,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要建立一套完善的考核评价标准,引领和保障高质量发展的顺利推进。

去年9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会议提出,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要加快创建和完善制度环境,协调建立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和政绩考核办法。

采访中,权威人士表示,上述会议的这一要求,近日已经细化为推进高质量发展的考核评价体系。作为推进高质量发展的顶层设计,其所涵盖的这六个方面构成了一套完整的链条:指标体系明确了高质量发展的方向和目标,政策体系支撑高质量发展稳步推进,标准体系引领和规范各类主体行为,统计体系及时准确反映高质量发展进展情况,绩效评价和政绩考核形成有效激励约束。

“这就是一根高质量发展的指挥棒。”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尹中卿强调,有了这个考核评价体系,可以将高质量发展质的规定性量化为具体的指标,使高质量发展的理念从无形变为有形,从而促进新决策导向和新政绩导向的转变,引导各方面把工作重点更多放在推动高质量发展上。

衡量综合质量效益的指标权重大升

近年来,浙江创新实践考核单位土地生产效益的“亩均论英雄”改革。全省89个县市区,不再比谁的GDP更高,而是看谁的单位土地上,经济质量最好。

“推动高质量发展,首先要明确什么样的发展才是高质量。”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群表示,在高质量考核评价体系当中,指标体系是整套制度的基础,表明具体可以从哪些方面去理解、考察、实现高质量发展。

改革开放之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中国经济保持了年均近两位数的高速增长,相关的指标体系也呈现出“四多四少”特征:反映速度、总量的指标多,体现质量、效益的指标少;反映发展水平的指标多,体现人民群众可观可感的指标少;反映经济建设的指标多,体现其他领域建设的指标少;反映传统发展方式路径的指标多,体现新发展方式路径的指标少。

高质量发展,无疑对匹配的指标体系提出了更高要求。

“衡量综合质量效益提升的指标将会被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张立群谈到,高质量发展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诸如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全员劳动生产率、营商便利度、宏观杠杆率等指标的权重将会显著提升。

更大的区别在于,高质量发展已不再局限于经济范畴,而是拓展至社会、政治、生态等领域。因此,在马晓河看来,高质量发展指标体系还应对照五大新发展理念设定部分指标,以体现产业产品的创新性,城乡地区以及经济与其他领域的协调性,环境资源利用的可持续性,经济发展的对外开放性和发展成果的可共享性。

“高质量发展,最根本的落脚点还是要提升群众的获得感。”张立群表示,要设定诸如公共服务满意度等方面指标,以反映群众的主观感受。

采访中,上述权威人士强调,发展不平衡是中国经济的一大特点,因此指标的设定要科学合理,不能简单一刀切,必须充分考虑到不同领域和区域的差异。“可采用‘共性+个性’的综合考核评价指标体系,或是按不同的发展定位制定考评体系,使考评更具针对性和有效性。”

以价值链为核心的新产业政策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中,“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被排在首位。对此,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日前表示,将深化制造业结构调整,实施新一轮重大技术改造升级工程,引导传统产业改造提升。推动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发展。

“高质量发展的具体指标,需要通过一项项政策才能落地。”张立群说,这就需要在宏观调控、产业政策、民生保障和社会发展政策等多个方面,对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共同发力。

“对宏观调控而言,不仅聚焦于发展规模,而且更注重发展质量;不仅着眼于短期调控,而且更注重持续增长动力;不仅着力于需求侧的总量收放,而且更注重供给侧的结构优化。”张立群谈到,要在区间调控基础上强化定向调控、相机调控、精准调控。

产业政策方面,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贾根良认为,过去以产业为核心的传统产业政策将逐步转向以价值链为核心的新产业政策,新产业政策扶植和支持的对象应集中在产业价值链的高端。而掌握和广泛推广自主核心技术是新产业政策成功的关键。

社会政策方面,专家们表示,要坚持就业优先战略,加强再分配调节,建立基本公共服务清单动态调整机制和政府投入机制。

政策的实施,效果如何?

“关键要边实践、边总结、边提高。”权威人士谈到,这就需要对标高质量发展指标体系,进一步完善统计分类、监测、调查实施和执法监督,尤其要抓紧研究修订战略性新兴产业、“三新”经济、节能环保产业等统计分类标准,进一步提高统计数据质量,全面准确反映高质量发展情况。

保障“指挥棒”精准有力

2018年11月,生态环境部和财政部联合发布了2018年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县域生态环境质量考核结果,天津市蓟州区成为京津冀区域生态管理评价得分最高的县域。

蓟州区工信委主任黄兆广坦言,成绩的取得,主要是“全新的考核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黄兆广说的考核,就是2018年天津首次建立的高质量发展水平考核指标体系,其最大的特点是突出了绿色发展导向,提高绿色指标权重,降低经济类指标权重。

“考核的目的是助推发展,‘指挥棒’的威力在于指挥。”采访中,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胡敏表示,推动高质量发展,关键是把考核评价落到实处。

专家们建议,一方面,要建立覆盖各地区各类单位的分级分类绩效考核评价制度,探索实行差别化与综合性评价相结合、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绩效评价方式。另一方面,进一步完善政绩考核,把推动高质量发展相关绩效考核作为地方各级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的重要组成部分,科学设置指标权重,完善分类差异化考核机制,引导各级政府在推动高质量发展上下硬功夫。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37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