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高质量供给催生创造新的市场需求

  近年来,消费的基础性作用持续增强。2018年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76.2%,高于资本形成总额的43.8%,较上年提高17.4个百分点,压舱石作用进一步凸显。但从高频指标来看,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基本上呈逐月下滑趋势,全年累计增速创2003年以来新低。如何在经济下行环境中推动消费平稳增长,具有更加重要的现实意义。

  近日,发改委等十部门联合印发了《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方案的出台,既是为了贯彻去年中央和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也是为了落实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重点工作任务,同时也有通过稳消费来实现稳增长的现实考虑。

  方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顺应居民消费升级趋势,加快转型升级提升供给质量和水平,以高质量的供给催生创造新的市场需求,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推动消费平稳增长。方案提出了六个方面24项政策措施,大致可分为四类。

  一是通过更新换代促进汽车消费。2018年我国汽车消费同比下降2.4%,较上年大幅回落8.0个百分点,成为社会消费品零售的最大拖累项。在经过十余年狂飙突进的增长之后,汽车市场已呈现饱和态势。因此,此次方案并未出台类似于之前汽车下乡或购置税优惠的措施,而是通过推进老旧汽车报废更新、优化新能源汽车补贴结构、促进农村汽车更新换代、繁荣二手车市场等方式促进汽车消费,政策更具连续性,也更尊重消费规律。

  二是通过补短板促进城镇消费。2018年城镇地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8%,远低于10.1%的乡村地区增速,其原因除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偏慢,以及杠杆率快速攀升对消费支出的挤压之外,还缘于教育、住房、养老等民生领域面临着诸多短板。因此,方案从供给侧出发,对这些短板进行了有针对性的弥补,包括加快推进老旧小区和老年家庭的适老化改造、满足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住房消费需求、完善托幼等配套措施、加强城市养老设施建设等。

  三是进一步推动消费升级。消费升级除了恩格尔系数持续下降之外,还表现为乡村消费、网络消费以及服务消费增速快于整体增速,占比不断提升,方案就促进这些领域的消费升级做了相应安排。包括通过挖掘农村网购和旅游消费潜力、畅通城乡双向联动销售渠道、优化农村消费市场环境等方式促进农村消费提质升级,通过支持绿色智能家电销售、促进家电产品更新换代、积极开展消费扶贫等方式带动新品消费,通过打造中高端消费载体、扩大升级信息消费、推进超高清视频产品消费以及促进离境退税商品销售等方式,实现服务消费升级。

  四是进一步完善政策体系。国务院办公厅去年10月发布的《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已在这方面进行了更系统、更全面的部署,此次发布的方案,重点对持续完善消费基础设施、加强质量认证体系建设、持续深化收入分配改革以及加大消费者权益保护力度等四个方面进行了强调。今年个税改革已经全面落地,这将直接影响居民收入水平和消费能力,尤其值得关注。

  整体而言,这一方案主要是从供给侧而非需求侧出发,强调以高质量的供给催生创造新的市场需求,而不是通过刺激政策透支或前置消费需求,因而更加符合消费规律。事实上,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最终要落脚到提升产品质量、改善消费环境、增强消费能力等方面。只有在这些方面持续用力,才能使消费潜力平稳释放、升级趋势不断延伸,进而实现经济的平稳健康发展。

 

责任编辑: 李会平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77851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