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兆玉欲携“蓝田”重返A股 东方金钰领两市节后首封问询函

昔日蓝田股份造假案主角瞿兆玉,正准备携中国蓝田总公司,重返A股。东方金钰近日公告,公司实控人赵宁及王瑛琰拟将二人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兴龙实业100%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转让完成后,中国蓝田将间接持有东方金钰31.42%的股权,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中国蓝田。

2月10日,上交所对东方金钰控制权拟发生变更事项发出了问询函,直指蓝田本次收购的决策程序,及其资金来源和履约能力等问题,并要求公司在2月12日之前回复。这也是沪深两市在农历猪年发出的首封问询函。

⊙记者 王雪青

当A股市场还在咀嚼扇贝跑路、猪被饿死的“奇葩说”时,昔日蓝田股份造假案主角瞿兆玉,正准备携中国蓝田总公司,重返A股。

在春节前最后一个公告日,曾有“翡翠第一股”之名的东方金钰悄悄放出消息,公司实控人赵宁及王瑛琰拟将二人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兴龙实业100%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总公司。转让完成后,中国蓝田将间接持有东方金钰31.42%的股权,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赵宁变更为中国蓝田总公司。而中国蓝田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瞿兆玉,正是昔日因造假退市的“农业第一股”蓝田股份的原法定代表人。

这个信息披露时间选得格外小心——东方金钰公告次日,股市不开盘,大部分媒体都放假了。即便如此,公司依然没有躲过监管的视线,上交所2月10日对东方金钰控制权拟发生变更事项发出了问询函,直指蓝田本次收购的决策程序,及其资金来源和履约能力等问题,并要求公司在2月12日之前回复。这也是沪深两市在农历猪年发出的首封问询函,可见监管层对东方金钰与蓝田组合的高度敏感。

蓝田复兴?

欲买壳的“中国蓝田总公司”(简称“中国蓝田”),虽然不是当年那个造假退市的蓝田股份,但二者互为关联方,有着同一个法定代表人,关系千丝万缕。

2001年,蓝田股份被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一纸《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的600字报告捅开了财务造假的窟窿,随后,蓝田股份退市打入老三板,变身“生态5”,而推举蓝田上市的农业部也受到牵连。

而今欲重返A股的中国蓝田,是否仍然归属农业部麾下?东方金钰2月1日晚公告称,中国蓝田于1989年3月6日在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前身为“中国农业物资供销总公司”,1998年1月变更为现名,目前注册资本4亿元人民币,性质为全民所有制企业,投资人为农业部。公司注册地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农展馆南里11号,法定代表人瞿兆玉。

“北京市朝阳区农展馆南里11号”在哪儿?百度一下便知,这里正是“农业农村部”大楼。

上交所问询函对此十分关注,要求东方金钰、实际控制人赵宁以及中国蓝田明确说明:中国蓝田的实际控制人和股东构成情况;中国蓝田为“农业部主管的全民所有制企业”的具体含义,目前中国蓝田与农业农村部的关系;以及中国蓝田本次股权收购是否需要取得相关国资及主管部门批准,如是,请说明具体进展情况,如否,请说明原因和依据。

鉴于蓝田股份的“前科”,上交所要求本次交易双方说明,本次收购中,中国蓝田的决策程序;瞿兆玉与中国蓝田总公司和已退市公司蓝田股份的关系,其是否存在被列为失信人或其他不得收购上市公司的情形;中国蓝田是否存在不得收购上市公司的情形。

记者注意到,自称曾带领中国蓝田重整旗鼓的董洪驿在公开信中表示:“由于历史原因,洪驿严令团队不准以农业部的名义做任何宣传和社会商业活动,正视历史,低调发展,知耻后勇,务实进取。”

中国蓝田亦在官网表示,从2016年起,中国蓝田总公司启动新一轮资产重组和业务重塑,积极探索现代新型农业的创新和发展。中国蓝田总公司正逐步发展成为一家以现代新型农业服务业为主营业务的大型国有企业,产业涵盖传统农业、实业投资、金融服务、前沿科技、生态环保、医疗健康、生物制药、农业大数据、互联网+农业等众多行业和领域。

注意,上文提到的公开信,透露出了中国蓝田近两年的重要近况。

中国蓝田疑似投靠假央企

网上流传着一封《中国蓝田总公司董洪驿公开辞职信》,落款为2018年11月1日。这封公开信如果属实,则至少传递出两点信息:其一,中国蓝田2017年6月至2018年4月期间的经营权归属中核恒通;其二,董洪驿带领中国蓝田闯过了艰难的一年,并且成果显著,2018年4月起,瞿兆玉重新掌权,公司管理层人员随后发生了变动。

董洪驿在文中表示:“2017年6月份中国蓝田总公司将5年经营权签约给中核恒通(北京)物资有限公司(简称‘中核恒通’),随后中核恒通委托本人管理中国蓝田总公司。面对停摆了十几年、除了营业执照和公章以外一无所有(连基本户都没有)的公司,董洪驿率团队自筹资金、日夜奋战,从3人起步到2018年4月23日总公司发展子公司15家,控股公司70余家,合并资产总额150多亿元,联合信用企业主体评级AA+,银行项目预授信100亿元,企业综合授信3亿元。”

有意思的是,中核恒通是谁?这是2018年被央企诚通集团实名辟谣的“假央企”。中国诚通控股集团(简称“诚通集团”)2018年7月20日发布了《关于中核恒通(北京)物资有限责任公司冒名工商登记事项的公告》,称中核恒通通过提供虚假材料等手段,欺骗工商登记机关,将诚通集团下属“中国物资储运沈阳公司”变更为其股东,并利用该身份进行商业活动,严重侵犯了诚通集团合法权益,给诚通集团造成负面影响。

那么,中国蓝田是否真的投靠了假央企中核恒通?

上证报记者注意到,中核恒通包括党委书记在内的多位高管均在中国蓝田旗下的公司担任高管。例如,天眼查显示,中核恒通党委书记、董事赵京京在中国蓝田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蓝田投资有限公司”担任高管(经理),蓝田投资成立于2014年11月,注册资本为1亿元。中核恒通的另一位前董事孙凤刚,担任“霍尔果斯蓝田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8月6日,注册资本2亿元,由中国蓝田总公司100%控股。

中国蓝田与中核恒通的关联更有法律文书为证。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张2018年11月12日签发的裁判文书,南京子雨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原告)将中核恒通(被告1)与中国蓝田总公司(被告2)一同告上法庭,要求返还原告借款本金4800万元,以及利息670万元。

虽然裁判文书未披露中国蓝田与中核恒通的关系,但是二者同时作为被告,又是存在某种关系的一种佐证。

更有意思的是,子雨集团与中核恒通亦是“亲密战友”。江苏子雨集团官网披露,中核恒通与江苏子雨集团为战略合作伙伴。2016年11月3日,中核恒通党委书记赵京京在子雨集团党支部挂牌仪式上发表了致辞。而江苏子雨集团运营的P2P平台互融宝,也由中核恒通担当第一大股东。

中国蓝田经济实力如何?

鉴于上述情况,刚刚为5000万元“兄弟”借款纠纷闹上公堂的中国蓝田,又有多少能力推动东方金钰的债务重整呢?

上交所问询函也提出,中国蓝田在公告中承诺全力支持上市公司继续推进债务司法重整,包括但不限于提供现金资金周转、为新取得金融机构授信提供担保增信等措施。请东方金钰、实际控制人赵宁以及中国蓝田明确说明:中国蓝田目前财务状况和主要经营数据,本次股权收购及拟承担兴龙实业债务的具体资金来源;中国蓝田为上市公司提供现金支持和担保增信的具体资金来源,是否具备相应的承诺履行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东方金钰控股股东兴龙实业向广东省深圳中院提交的债务司法重整申请已被立案,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具有重大不确定性。如不能顺利实施,公司将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同时,2019年1月16日,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东方金钰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诸多风险因素叠加,东方金钰与中国蓝田的这次“携手”,很难不被监管密切关注。

蓝田退市16年,它给A股市场留下的伤疤和警示犹在,本次中国蓝田若要登陆A股,市场需要看到蓝田更大的诚意。

 

 

责任编辑: 姚嘉雯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56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