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贸高质量转型“过大关”

专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

 

纵观全球经济形势,今年外贸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外贸是整个国民经济,特别是当前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保障之一

经贸关系始终是中美关系、中欧关系等双边或多边关系的“压舱石”和“稳定器”,不可替代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宫超 实习生 邵一鸣

今年一季度,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7.01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3.7%。其中,出口增长6.7%,进口增长0.3%。以美元核算,外贸总值增速下降1.5%,出口增长为1.4%,进口下降4.8%。从一季度单月数据来看,三个月份的进出口数据存在明显波动。

回顾2018年,中国货物进出口一扫此前几年的疲软,重回高速增长(12.6%),进出口总值创下4.6万亿美元新高,其中进口总额更是首次突破2万亿美元(2.14万亿美元)。

两相比较,今年外贸形势到底可能出现怎样的走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认为,要格外重视今年的外贸形势。在他看来,如今的世界经济走到了新的历史关头,中国经济也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也就意味着,中国外贸将面临迥异于以往的形势。

那么,中国外贸转向高质量发展将呈现怎样的新形态?中国外贸所扮演的角色又将有哪些变与不变?魏建国为《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作了详细解读。

出口依然潜力巨大

《瞭望》:如何判断今年的外贸走势,尤其是出口形势?

魏建国:要分析外贸形势,首先要对当前主要的影响因素有一个整体观察。

首先,全球经济不是很好,有可能下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期已将今明两年全球GDP增长分别下调0.2和0.1个百分点,分别为3.5%和3.6%。近期,欧盟也将欧元区经济增长从原来的1.6%下调到1.1%。除此之外,日、韩、澳大利亚经济形势均不容乐观。

其次,当前主要经济体已经显现出增长总体乏力的迹象。尤其是作为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减税、不加息政策效果明显弱化,经济增速下行。3月份,美国制造业PMI为52.5,录得2017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欧元区制造业PMI出现了近6年来最大的萎缩,从2月份的49.3降至47.5;日本制造业PMI为49.2,在荣枯线以下。

其三,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使得全球未来发展变得更加不明朗。2018年秋交会出口订单减少,长期观望的出口商不少。出口商短期订单增多,长期订单减少,也会影响出口。

其四,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对进口影响较大。特别是石油、天然气,2018年12月较11月下降了13%,五矿商品下降了2%。

总体而言,今年外贸形势大意不得。外贸是整个国民经济,特别是当前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保障之一。从现在就要重视起来,采取多种措施确保今年外贸出口任务完成。

《瞭望》:基于这种判断,你认为可以采取哪些措施稳外贸,尤其是稳出口?

魏建国:至少可以从三个方面发力来稳定外贸。

第一,进一步在减税降费情况下,给外贸出口企业以更大的支持力度。信贷、担保、海关、检验等多管齐下,确保外贸企业减少成本扩大出口。

第二,进一步加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市场开拓和产品宣传。特别要加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FTA(自由贸易协定)双边谈判的推进力度,以更加贸易自由化(零关税)的方式进入该市场。

第三,加强对主要经济体的谈判。如与欧洲、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中东地区双边FTA谈判的升级和BIT(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工作,以确保中国对几个主要贸易伙伴的出口保持稳定和发展。

《瞭望》:从量的角度讲,中国出口是否还有继续增长的空间?

魏建国:尽管中国出口的规模已经很大,但仍有继续增长的空间。尤其是在服务贸易方面,我国还有巨大的拓展空间。

一方面,近年来,我国服务贸易进出口一直处于比较高的增速。2018年我国服务进出口总额超过5万亿元人民币,规模再创历史新高,连续5年保持全球第二位。其中,服务出口17658亿元,同比增长14.6%,是2011年以来的出口最高增速;另一方面,相较于货物贸易的体量,服务贸易比重依然较小,拓展空间大。目前,我国服务业已成为国民经济中的第一大产业,前景广阔。

持续挖掘服务贸易潜力,需要认识到我国发展服务贸易还要改进。中国服务贸易,特别是服务外包领域存在“大而不强、体系全而不精、结构优而不坚、技术高而不精和布局广而不密”等问题,最关键的是要转换理念。大部分企业的服务理念仍是生产产品的思维模式,容易急功近利,而服务思维的理念是体贴的,有体温和情感。

举个例子,我国有强大基建能力,近年也在海外承包了很多基建项目。但很多承包工程都由欧美国家负责设计,我国企业主要是承建。如果我们以后也能在设计上发力,空间很大。

外贸结构持续转型

《瞭望》:加工贸易占比已由过去占据半壁江山到如今不到30%。这种变迁背后说明了什么?

魏建国:加工贸易曾在我国外贸中占有很高比例,近年来持续下降。加工贸易出口占我国外贸出口的比重已经由2005年的接近55%,下降到今年的不到30%。

加工贸易在我国外贸,以及整个经济发展中作出了重要贡献。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在国际分工体系中的比较优势主要体现在劳动力、土地、水、电等低成本要素上,加工贸易由此成为中国融入全球价值链的主要方式。上世纪90年代中期至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前,加工贸易出口始终占据中国出口的半壁江山。2011年,一般贸易在出口中所占比重首次超过加工贸易,如今已上升至接近60%。

加工贸易与一般贸易此消彼长,是我国经济结构优化升级在外贸转型升级上的表现,并且这种此消彼长的趋势还会持续下去。

当然,我们国家希望加工贸易和一般贸易一起发展,多种形式发展带动出口、解决就业。把加工贸易转移到中西部地区很难,所以要促进加工贸易转型升级,提高产量,提高质量。在加工贸易中,中国以前靠廉价劳动力,现在要靠高技术工人,以后还要靠机器人与人工智能,这有着巨大的潜力。

《瞭望》:从进口端来看,去年首次突破2万亿美元。中国未来进口的发展将可能呈现出哪些特点?

魏建国:未来中国进口会保持高速增长,速度高于出口。具体分析来看,有三个条件支撑了中国进口的持续扩大:广阔的消费市场、强大的支付能力和成熟的消费群体。

首先,在我国经济中,消费正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中国的市场规模已经基本与美国持平,这本身就为扩大进口提供了广阔空间。

其次,从宏观层面来讲,中国有充足的外汇支付能力。从微观上来看,近年老百姓收入水平不断提升,在国外大量采购的现象屡见不鲜,这表明老百姓具备这样的支付能力,通过扩大进口可以让这部分消费需求就近满足。

其三,中国有着日益壮大的中产群体,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对高品质进口商品有着越来越大的需求,这为进口产品提供了庞大的消费基础。

此外,中国的关税总水平已降至7.5%左右,贸易加权平均关税税率已降至4.4%,这明显低于大多数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未来中国还将进一步下调关税。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扩大进口,有利于推动这一矛盾的解决。因此,未来几十年生活消费品和生产消费品仍会大量进口。

当然,扩大进口除了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还会对本土产业带来一些压力。但是,这会倒逼国内企业深化体制机制改革,降低管理成本,加快技术创新,提高供给质量,为消费者提供更丰富多样、更个性化的产品,进而带动整个产业链条的升级。

开放程度越高,产业发展越成熟。比如,汽车行业的开放推动了汽车的快速普及,带动了汽车产业及上下游产业链,甚至公路建设也获得了飞速发展。

外贸战略作用不可替代

《瞭望》:中国经济在转型过程中,外贸依赖度不断下降,由2007年的66%左右下降到如今的33%左右。那么,未来外贸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将会有何变化?

魏建国:尽管外贸在我国国民经济中的占比有所变化,但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始终非常重要,是我国经济发展不可替代的引擎。要综合来看待外贸在国民经济中的变与不变。

随着国内外发展环境变化,外贸也必然会出现一些变化。新中国成立以来,乃至到改革开放前期,我们国家经济条件不好,主要是通过出口来赚取外汇,这样我们才有能力、有外汇来进口我们所需要的物资,比如说成套设备。

伴随改革开放推进,市场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尤其是加入WTO之后,中国后发优势得到极大释放,我国的进出口保持高速甚至超高速增长,中国成长为世界工厂。近年来,中国出口出现了加工贸易和一般贸易此消彼长的情况。同时,进口潜能持续释放,让全世界得以更加多元化多渠道分享中国发展红利。这也是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能够在全球引起那么高的关注参与度的主要原因。

除了这个变化,外贸的变化还体现在以前我们是拼资源、拼劳动力成本,现在我们外贸参与全球竞争就要转型升级、拼创新。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角度来讲,就是要加大在创新上的投入,实现从资源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型,完成我国外贸参与全球竞争的一次跃升。

总体而言,外贸的形式、结构、竞争力可能会发生变迁,但外贸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性将始终不会改变。

如今,中国正在推进全方位开放,中外联系变得更加全面、密切。同时,中国贸易政策更重视贸易平衡,积极推动市场多元化、发展服务贸易、改善营商环境等,这将使得外贸对中国经济发展发挥更大作用。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15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