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成创造就业新主力军

 

以互联网行业为主导的数字经济,为创业和就业提供了较为有力的技术支撑,拓展了创业新空间,催生了大量且广泛适应社会新需求的新岗位,正在成为我国创造就业的新主力军

美团外卖31%的骑手来自去产能产业工人,为就业人口从工业转移到服务业作出了贡献;滴滴出行平台创造了3066万个灵活就业机会,高质量的平台新就业对提升劳动生产率、降低失业率作用显著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颜之宏

就业是民生大计。近年来,在国家支持“三创”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背景下,我国创业和就业情况持续改善。2018年,我国日均新设企业超过1.8万户,市场主体总量超过1亿户,城镇新增就业1361万人。

根据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所提出的目标,我国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5.5%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4.5%以内。如何实现这些目标,创业就业的新动能应该从哪里去激发?

近日,《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以互联网行业为主导的数字经济为创业和就业提供了较为有力的技术支撑,尤其是新业态和新模式不断涌现,拓展了创业新空间,催生了大量且广泛适应社会新需求的新岗位,正在成为我国创造就业的新主力军。

释放千万级就业规模的创造力

来自四川的“90后”创业者肖冕,对自己变身“码商(通过二维码支付的小微经营体)”的经历不无感慨。一次偶然的机会,肖冕在支付宝上找到了借款渠道,获得了一笔10万元的贷款,解了自己就业创业的燃眉之急,每月不到1000元的利息,也大大缩减了创业成本。

根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联合支付宝发布的《码商:2018中国小微商家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堪称“码商”元年,在这一年中,类似肖冕这样的“码商”们有逾40%的店铺营业时间超过12小时,过半实现月营业额3万元以上。“码商”通过二维码积累的交易数据,沉淀后又为信贷服务提供了坚实基础。

在接受采访时,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表示,支付宝已为1亿小微经营者提供数字化经营工具,目前已覆盖5000万“码商”,大大增强了市场创造就业的能力和空间。

原本需要在传统银行中准备大量材料、耗费较长周期才能获得的贷款,现在只需要在手机上动动手指就能“光速”完成,以极低成本获得融资。成立于2015年的网商银行,一直专注于服务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创业和就业创造,它创新了全流程线上贷款的“310”模式:3分钟申报、1秒钟贷款、整个过程中零人工干预。

截至目前,网商银行及其前身蚂蚁小贷已累计为超过1500万家小微企业提供超过2万亿元的贷款支持,扶持和壮大了全社会的就业能量。

数字经济的就业创造能力尤其在以直播卖货为代表的“内容电商”方面,收获了巨大的成功。以淘宝直播为例,该项目当前月活增长率达100%,年带动交易额达1000亿元,有81名主播年引导销售额过亿元。

淘宝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网络直播实质上扮演了线下“专业导购”的角色,既是消费体验上的创新,也达到了市场供给与消费需求的精准匹配。该负责人预测,仅“直播卖货”一项,就存在万亿级规模的商业蓝海和千万级规模的就业空间。

“互联网+”孕育新兴岗位

在福建厦门,一家从事DIY体验和职业培训的烘焙教室内人头攒动。运营策划郭冬超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去年以来,店内的客流量有了明显增加,这其中既有消费者体验升级需求的释放,也有对烘焙师、西点师等新职业从业前景的看好。“互联网上的客户驻留时间、性别年龄结构、购买率等数据对于我们优化接待能力提供了不小帮助。”他说。

由美团点评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2018年新职业人群工作生活现状调研报告》显示,包括宠物美容师、桌面游戏教练等在内的新兴岗位正伴随着“互联网+本地生活服务市场”的兴起获得热捧,从事新兴岗位的人群中已有52.84%的群体月收入超过5000元。

此外,这些新兴岗位从业者中有34.45%表示从未跳槽过,而3年以上才会跳槽一次的群体,占比为62.06%。新兴岗位从业者的职业忠诚度要高于普通“城市白领”。美团点评相关负责人认为,正是因为互联网通过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算法推荐,将本地生活服务市场与消费者需求“精准连接”,让商家服务范围更大、细分业务更全面,进而刺激大量城市新职业的产生。

以美团外卖为例,通过其在智能调度系统上的创新技术,美团外卖实现了日订单2400万单、商户数量逾360万家、日活跃60万外卖骑手、超过300亿元年收入的可观数据。

而据2019年初美团点评研究院发布的《新时代新青年: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显示,美团外卖31%的骑手来自去产能产业工人,有效缓解了就业人口从工业转移到服务业的压力。

在共享出行方面,一些互联网企业在吸纳就业上也给出了亮眼答卷。据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发布的《新就业,高质量——中国新就业形态就业质量研究报告》显示,滴滴出行平台创造了3066万个灵活就业机会,高质量的平台新就业对提升劳动生产率、降低失业率作用显著。据统计,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共有3066万人在滴滴平台获得收入,比上年同期增加958万人。

为创业就业带来更多活力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就业总量压力不减、结构性矛盾凸显,新的影响因素还在增加,必须把就业摆在更加突出位置。既保障城镇劳动力就业,也为农业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留出空间。

2018年我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25.4%,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例达18.4%,比上年提高3.4个百分点。特别是随着电子商务法在今年正式公布,国家引导和规范数字经济、共享经济等新业态健康发展的政策文件陆续出台,对新业态新模式的包容审慎监管进一步完善,智能零售、产能共享等新热点持续涌现。在此背景下,数字经济在吸纳社会就业、引导创新创业上将继续发挥其不可估量的作用。

当然,也要看到,“在数字经济个别细分市场确实存在一定程度的就业创业泡沫,但最近的一些调整有助于下一阶段更好地发展。”资深互联网行业观察人士尹生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表示,过去互联网行业被视为新兴产业,因此享受了不少政策红利,而当下互联网已被视为重要的基础设施,国家和市场对于行业要求的提升,必然导致就业创业相对舒适的发展环境发生一定程度的变化。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表示,公众应当对行业发展有自己的认知,例如当看见“某互联网企业裁员2000人”的新闻标题之后,也应该同时看到“在核心业务中继续招聘2500人”的新闻正文,公众应用自己使用互联网产品的实际感知来感受数字经济的发展脉搏。

尹生等专家认为,互联网行业未来的增长引擎可能来自系统化创新、运营效率、开放协作、战略升级、组织重建和全球化等内容,建议无论是大公司还是中小企业的创业就业,都需要将这次调整视为反思和自我重塑的机会,更多一些“到哪里去、怎么去”的思考,同时将更多资源投入到未来核心业务和竞争力的创业就业方面。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26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