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融合,探索实践与转型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热议融合发展

内容提要  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需要在客观分析媒体特性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我国既有媒体格局亟须在深度融合发展阶段不断革新,从媒体格局、体制机制、配套制度等方面与媒体融合发展全面接轨。

关键词  媒体融合  体制机制  转型路径

 

文/本刊记者  吕  星

 

2019年1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的讲话中,深刻阐释了媒体融合的发展方向和路径。推动媒体融合在纵深发展中走向新高度,扩展新阵地、引领新思想,是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新闻界政协委员的热议话题,也是当下传媒界关心的重点问题。《中国记者》在两会期间,就融合发展中的重点和关键问题,与多位政协委员进行深度对话。

一、正确看待问题,建立符合媒体特点的体制机制

过去几年的媒体融合发展,使传统媒体的互联网化已经初具规模,在主流媒体中培养了一批受众喜爱的新媒体产品,融合发展的内容和方向清晰明确。当下,走向深度融合阶段的媒体,进一步发展则需要在许多关键节点谋求突破。全国政协委员、经济日报社社长张小影认为,在媒体融合发展中,要认真研究两大问题:第一,融合发展过程中的媒体格局;第二,融合发展过程中媒体所需要的政策支持。

媒体融合发展的制度保障需要多部门共同发力。目前,我国多数主流媒体在核心的人事制度、内设机构、人员编制等方面都纳入事业单位管理体制。而传统报纸以编辑记者为主体的岗位设置,已经不能满足媒体融合需要。张小影说:“媒体融合发展出现了很多新岗位,需要引进新业态,却没有相应的机制给予职业技术等级认可。”全国政协委员、首都经贸大学文化与传播学院副院长郭媛媛也认为:“既有机制不能更好地促进媒体走向深度融合。包括:工作机制、人员组织架构、协作机制等。”全国政协委员、北京日报北京新闻编辑部主任李学梅表示:“媒体融合不只是媒体人的事情,如果配套政策没有支持、体制机制没有突破,媒体融合将融不深或者跑不远。”这场媒体革命不应只是媒体自己革自己的命,而应该与相关部门集体发力,共同为媒体深度融合走出一条路,建立与其相适应的管理制度和运行机制。

体制机制的建立要围绕融合发展需要的人才和技术。张小影举例说:“首先应保证采购的实用性、连贯性,避免一个项目多次采购。其次是财政财年要和审计结合。再次,人事制度、配套制度等都需要完善。”全国政协委员、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赵东亮说:“机制一定要围绕人才与技术。现在有些报社是事业单位,记者生产内容产品的价值,不能在平台运营的效果上得到体现。记者不能作为单一的内容生产者,媒体内部应该形成产品线。”江西省出版集团已经建立了20条出版的产品线,去年利润1.8亿元。产品线涵盖选题、编辑、出版、推送、平台运营和渠道开拓及售后追踪服务为一体,产品价值与团队受益挂钩,产品线带动了整体团队的生产动力。

正确看待融合发展中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各自的问题。媒体融合从2014年开始在我国各大主流媒体逐步开展,除了制度保障仍需完善,还存在对自身问题认识不清,意识转变不到位、发展方向不明确等问题。郭媛媛说:“媒体融合发展存在的普遍问题包括:第一,技术融合没有真正到位,多数媒体的技术支持都处于生硬拼接状态。第二,主体意识转变不到位。媒体组织和个人都不愿意改变,在意识层面不能主动跟随技术发展。”李学梅说:“虽然新媒体的收入不断增长,但与其前期投入相比,多数仍处于不盈利状态。各地投资建设的‘中央厨房’,能否从‘好看’走向‘好用’,真正为媒体融合服务,还有待探索。”

全国政协委员、央视主持人白岩松表示,媒体融合发展,首先要厘清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各自的“病”,在此基础上完成健康融合,而不是用融合来治病。不要把传统媒体时代遗留的问题,认为是新媒体带来的压力,从而导致报纸倒闭,部分电视台经营不善等。白岩松认为相当大原因是自身改革不足。同样,也不要在融合中传染新媒体带来的问题,新闻事实核对不清、娱乐化、表象化,缺乏传统做新闻的核心准则。

二、转型升级,对策与方法要配套实用

融合发展在总体布局上应有突破。目前,我国媒体结构从行政级别来说,包括中央和省市县媒体;从业务侧重来说,第一层媒体侧重政策发布、舆论引导;第二层侧重地方建设、社会建设等;第三层更侧重民生基层的社会动态等。张小影说:“要加强分类指导,确定融合发展中的媒体格局。”郭媛媛认为:“媒体融合,应该掌握‘制空权’,特别是主流媒体的‘制空权’。目前主流媒体有中央媒体、地方媒体、都市类媒体、文化类媒体、教育类媒体等,还有各种类型的自媒体。面对这样庞大的群体,应该打造以主流媒体为核心的‘航母舰队’,形成合纵连横的媒体格局。”对媒体进行分类管理,使其既有定位区分又互为补充,最终形成以主流媒体为主、多层次并行的网络舆论空间。”郭媛媛介绍:合纵连横,即体系化构建主流媒体联动、协同工作体系和平台;同频覆盖,形成内容发布的空间优势,即联动化建设独立、互为关联的融媒体内容生产、分发、共享机制与资源库;集成发声,即集成化形成网络环境中同频发声、空间覆盖,抢占网络舆论空间制高点。在总体布局实现突破的基础上,每个媒体也要充分发挥内部资源的优势,进行内部组织架构二次创新,以此保证主力部队弹药粮草充足。

融合发展需要良好外部环境。面对新的传播模式冲击,处于融合转型过程中的媒体,除了媒体自身要积极改革,也需要良好的外部环境。张小影表示:第一,法律环境。媒体被侵权后,维权成本高而侵权成本低。要从基础性法律的修订和执法上为媒体融合解决这一制约问题。第二,在管理体制机制上给媒体松绑。实现物质激励与精神激励并重。第三,加大政策扶持。包括:投入、税收以及媒体融合中的重大项目问题、核心技术攻关问题。赵东亮说:“法律保障要能够维护内容生产端的价值和权利,如果不能将其延伸到渠道价值、技术价值和运营价值,就不能形成良性循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版权协会理事长阎晓宏认为,要“把握新媒体的传播规律、传播方式以及传播技术的发展动向,不断推动新技术的应用和对媒体形式的研究”。

配套政策的出台应该具体实用。观察过去几年蓬勃发展的互联网企业,在很多方面都享受了国家政策给予的支持和空间。媒体融合发展,也需要相关部门配套政策的支持。张小影说:“媒体历来坚持社会效益放在首位,两个效益有机统一。对媒体来说,两个效益的考核评价体系要进一步具体化,明确对国有文化企业的考核标准。”阎晓宏说:“提高对新媒体重要性的认识,按照新媒体的传播规律推进融合发展进程。”谈及经济日报融合发展中的具体做法,张小影表示,首先扮演好优质内容提供商角色,同时采取内容创新和平台分发并重的策略。在推出自有平台的同时,也重视与第三方平台的合作,把优质内容进行广泛、有效的传播。这就需要宏观管理部门统筹协调,明确传统媒体和互联网企业合作的具体界限。赵东亮表示:“把法律保护的范围,从内容生产延伸至整个价值链,包括:平台、渠道、运营等。”

三、在融合中转型,打破既有格局开放融合

媒体融合,在方法、观念上要融入社会和时代。推动实现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的目标,让媒体融合发展走得更远、融得更深,需要打破媒体既有布局,融合更多跨行业、跨领域资源,用新理念、新技术与媒体碰撞出更多火花,促进媒体在深度融合中不断守正创新。

跨界融合是深度融合的实现路径之一。事实上,传统机构的产品对互联网公司来说都是宝藏。互联网公司需要通过合理方式,把传统机构的内容产品、出版物等优质内容进行传播、商业化。2018年网易公司和新华社合作的“留声40年”,就是深度挖掘内容增值的探索。全国政协委员、网易公司创始人丁磊说:“买卖双方之间,应该尝试建立数字销售平台,让内容生产商和平台间可以顺利融合。”目前,我们多数谈论的融合发展,强调的是互联网自媒体、新媒体与科技的融合,忽视了参与到市场竞争中的媒体,也需要采用现代企业发展模式,打造市场需要的媒体。张小影说:“尽快打造主流媒体的头部企业。头部媒体一方面要起到聚合平台作用,同时要具备为其他媒体提供技术服务,发布权威信息等功能;另一方面,在融合发展中建设一大批特色鲜明的主流媒体,不能在融合发展中把媒体本身的优势、专业、特色弱化。”赵东亮说:“媒体融合,不只是把报纸新闻由十几个小时变成几分钟,不断体现时效性。‘内容为王、平台为要、资本为力’是实现融合发展的必经之路。打造社会化的平台,‘内容+生产+平台+渠道+运营’缺一不可。”

开放融合的最终目的是增强文化自信,更好地凝聚共识。媒体融合作为我国文化事业改革的重要举措,除了要构建适应互联网传播方式的新型媒体格局,也要带动社会文化自信的建立。赵东亮说:“融合发展是实现文化自信的重要方式,文化自信的建立必须涵盖全民阅读。”阎晓宏表示:“在推动媒体深度融合的实际工作中,主流媒体首先要重视市场和技术的作用,积极传播正能量。核心是推出适合互联网传播的好作品。让好的作品广泛传播,才能唱响主旋律。最终,把凝聚共识作为奋进的动力。”媒体融合的目的,是将全党全国人民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积聚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磅礴力量。全国政协委员、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张首映认为,新闻舆论工作者要“做新时代的建设者、奋斗者、追梦人,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大精神力量和舆论支持”。张小影表示:“在今年的财政预算报告中,文化事业建设支持的内容包括媒体融合发展,国际传播能力建设也列入公开预算。”张首映说:“融合是手段、渠道、方式,凝聚共识、汇聚力量才是方向、目的、价值。主流媒体在不断提升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构建全媒体传播格局,推动我国从媒体大国迈向媒体强国。”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科技司副司长曾庆军表示:“在媒体融合中要避免走传统媒体的老路。对外,要用服务对象的视角讲中国故事。对内,监管部门要注重各类内容的作?用。”

四、客观对待传统媒体的既有优势

随着媒体融合发展逐步深入,在媒体内部的体制改革中,出现了一些新媒体业务部门,新媒体中心、融合报道平台等,这些部门的设置保障了新媒体产品的生产质量和数量,但也削弱了原有核心部门的价值。导致媒体出现盲目追赶形式创新,忽略优质内容生产的现象。目前,在传统纸媒中从事深度报道的记者和部门很少,在电视领域里也面临边缘化。李学梅说:“因为做深度调查报道需要新闻机构舍得投入,需要调查记者沉得下去,静得下心,需要时间。但一篇人力、时间成本巨大的深度报道一旦放到网络上,常常轻易被‘洗稿’,这对深度调查记者无疑是一种伤害。”白岩松将这种现象形象地描述为:在融合过程中让人产生一种错觉,炒菜的才是最牛的,种地的靠边儿,于是原本辛辛苦苦种地的就更不种了。

媒体的内容生产能力,直接影响媒体融合的质量。白岩松说:“融合发展要在牢牢抓住优质内容生产不放的前提下抓融合、抓转型,而不是把聚焦点放在融合转型的过程中。”李学梅说:“媒体融合不能过于盲目追求点击率、攀比时效,这对记者的深度思考和深度调查能力是一种破坏。希望这种现象只是我们在转型过程中暂时付出的一些代价。作为传统媒体人,我觉得一个媒体想要走得更远,深度和厚度的东西不能丢,既要快也要深。”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译文出版社总编辑史领空说:“但凡纸质书卖得好的,电子版卖的也好,但凡纸质书卖的不好的电子版也卖得不好。”白岩松表示:“我相信内容不好,转型之后用新媒体的方式传播,效果一样不好。”

融合过程中要不断强化细分领域的专业技术能力。提供优质内容,一直是媒体人追求的价值取向,无论是关注调查性新闻报道,还是制作迎合新媒体传播需要的内容,传统媒体的内容生产能力及价值都不应该被忽视。融合发展应该助力媒体在细分领域更好地发挥内容生产优势,助力融合发展在走向纵深的过程中保持不断推新的活力。白岩松说,前不久,我要求去电台做一次培训,因为我认为电视的出镜记者和广播的连线直播是两回事。虽然不隔行,但也隔山。广播记者连线出境可以提前写好内容和关键词,因为没有摄像机。电视则要求更加感性,同时把内容转换成语言表述,所以应该建立与融合发展相配套的培训机制。对于技术,曾庆军表示,掌握三方面要素即可:“一、计算机化的终端,具备足够强大图形处理能力的计算机终端;二、IT化的网络,包括有线、无线、电信、计算机网络及有线电视网;三、数字化的图像、声音和图片,促进纵向和横向融合。”

回顾媒体融合这几年来走过的路,有很多成功的东西,也有值得总结的内容。“媒体融合,要过四关。第一关是观念;第二关是体制机制;第三关是技术;第四关是人才。”张小影说。新时代、新媒体、新格局,唯有融合才能不断提高主流媒体的传播力和影响力,掌握新媒体话语权;唯有不断创新思想,掌握多种媒体形态的舆论引导力,才是推动媒体融合走向纵深发展的动力源泉。

责任编辑: 刘志兴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27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