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演员募捐引争议,网络救助平台亟待规范

  近日,德云社演员吴帅(艺名吴鹤臣)因突发脑溢血住院,其家人在网络众筹平台发起众筹100万元。在热心网友帮忙捐款、转发的同时,却发现吴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大病也有医保。尽管其妻子回应称家中两套房为公租房,均无权限转卖,但这一争议事件,把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网络救助平台之上。

  此前,罗尔募捐救女事件;四川崇州烫伤男孩家属网上求助筹款30多万,却被爆有车有房;广西南宁一位母亲在慈善平台筹得善款25万元救女儿,却被人揭露家中有多套房,开奥迪车,经营餐馆……这些网络个人救助引发的争议,不仅带来很多负面社会影响,也在不断损伤公众的善心。

  现实生活中,如果一个人遭遇困境,个人求助筹款的社会路径一般如下:亲人-朋友同事-熟人(听闻过此人或此事的)-间接熟人(同乡校友、朋友的朋友等)-公众。信任是基于费孝通先生所说的“差序格局”的以水波涟漪方式渐次展开,越外圈关系越弱,越内圈越相互了解,信任度更高,可获得的支持越多。这也成为中国熟人社会的基本形态,其中本身也附带着熟人监督的机制。

  但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来临,由于其扩散性和不可控性,这个社会互助链条被打破了,直接变成了“求助者-公众”这个简单的模式,从熟人社会转到了陌生人社会,丧失了信息对称下的熟人监督,很多问题也由此产生。

  在原来的体系中,捐款者对求助者有不同程度的信息对称和信任度,知根知底,很难出现诈捐的情况。但现在的互联网求助,公众不一定能及时获得求助者更多相关有效信息,这其中的信任度是很低的,一旦求助者出现了并不符合捐赠想象中的境遇,公众就会感觉受到欺骗。

  目前,网络救助平台的快速发展得益于用户不断下沉,在三四线城市、县城乡镇等进行了大力的推广。而在推广的时候,作为商业公司的平台,往往出于利益驱使(比如为了市场占用率、用户数、筹款额等),地推工作人员会鼓励甚至诱导那些原本并不需要求助的病人及家属发起筹款。在现实的压力与人性的驱使下,病人及家属知道有这样渠道以后,往往都会发起求助,造成过度筹款时有发生,也是不断出现各种负面事件的关键诱因。

  就像“狼来了”的故事一样,如果类似的争议事件屡屡发生,势必会影响公众对于个人求助的信任度,最后甚至让真正需要救助的人求助无门。

  从网络救助平台的具体操作来看,必须建立有效的机制,不断把个人求助往合规的慈善捐赠引导以规避类似的事件一再发生。妥善和专业的做法,是逐步把一些个人求助引导进入相关的公开募捐平台,避免捐款资金流入难以求证、不易监管的个人账户,尽量进入相关的专业公益组织,进入规范化的管理体系。

  强化筹款平台的定位和责任,做到最大化地信息公开,严格规范资金的上限,做好细致审核。在相关的必选资料填写过程中,应该把财产等相关的信息作为一个重点的展示。一旦发现没有如实填写这方面内容,应该及时反馈,按照目前筹款平台的制度,追回爱心资金等。希望这些不断爆出的事件,能够警醒平台更加自律自治。

  从社会治理的层面来看,更为关键的是,要促成网络求助信息和个人征信体系等建立有效连接,让那些造假或者刻意隐瞒信息仍在网络募捐的人付出相应的代价,不让公众的爱心蒙尘。(张天潘) 

 

责任编辑: 冯明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80434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