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在失能五保托养中心

▲宁陕县中心敬老院五保失能托养中心内,托养人员张朝兵(右一)、何永龙(右二)在绣十字绣(2018年8月20日摄)。

新华社记者 刘潇 摄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张典标

  安明兰干“微商”快两年了。

  安明兰是陕西省宁陕县失能五保托养中心的副院长。她卖的东西,小到几十块钱的鞋垫,大到几百上千的画,全是十字绣作品。现在她越干越来劲,还发动身边的同事一起干。

  是安明兰自家缺钱还是托养中心经费不够,连副院长和工作人员都得“创收”?

  实际上,这些都是安明兰从失能五保托养中心的“绣郎”那里“进”的货。卖的钱归“绣郎”,她自己一分提成也不拿。

  安明兰的“微商”生意是在何永龙入住失能五保托养中心后才开始的。她卖的货很大一部分就是从何永龙这里“进”的。

  何永龙其实是个37岁的小伙子。

  19岁那年,何永龙下矿出了事,胸部以下没了知觉,高位截瘫,在床上一躺就是十几年,靠母亲一个人照顾。有好几次,他一口吞了几盒消炎药,想就这么算了。

  2016年9月,何永龙住进了失能五保托养中心。

  “现在国家政策这么好,何永龙赶上了好时候!”安明兰说,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宁陕县探索实施兜底保障全覆盖,把全县失能半失能人员纳入失能五保托养中心集中供养。

  刚住进托养中心的何永龙只是在床上干躺着,呆呆望着天花板。“我这下半身不管事了,两条腿干(干涸)了,啥也没有了。”何永龙回忆说。

  “你就这样整天躺在床上发呆,手上有点事情的话,至少比较充实,如果能卖钱也是一笔收入嘛。”托养中心照顾何永龙的安明兰和护工王金霞觉察到何永龙很孤独,想通过手工把他从自己的世界里拉出来。那会儿,王金霞恰好正在绣十字绣。“你不是喜欢抽烟嘛,手指能动的话还可以挣个烟钱。”

  在安明兰等人的“刺激”下,何永龙头一回拿起针,王金霞手把手教了几个星期之后,何永龙拿出了第一幅作品,一块手帕大小的布上绣着“五福临门”字样。安明兰特地拿到店里装裱起来。

  何永龙看了自己都吃惊。“原来感觉就是一块烂布,裱出来还能这么好看!”他没想到自己都这样了,还能有这本事。

  后来,何永龙开始绣鞋垫,更熟练了之后,开始绣大幅的画。何永龙一边绣,安明兰一边把这些作品发到朋友圈里,大家争先订购,“最远的能卖到西安”。

  “光是鞋垫就卖了好几十双。”安明兰帮何永龙算起账来,“一双成本是10块钱,卖35元,利润就是25元。挣的钱,他都存起来了。”

  何永龙最得意的是他的两幅画,一幅卖了2080元,另一幅卖了3600元。

  卖了3600元的那幅叫“花开富贵”,两米长一米五宽的布上全是盛开的牡丹,这幅画何永龙断断续续绣了一年多。一次省里来督查兜底保障工作的带队组长看到这幅画吃了一惊,二话没说就买了。这些钱,何永龙存了一部分,托人给了老母亲一部分,还硬塞给安明兰一些零钱,安明兰眼泪一下就涌上来了。

  “现在有事情做了,不像以前躺在床上等死。”何永龙说,“现在不绣上几针的话,总觉得自己心里空落落的。”趁着阳光足,他在空地上又绣起新作品。旁边一起绣的还有三四个伙伴,何永龙现在也成了“致富带头人”。

  何永龙和伙伴们越绣越快,脸上笑容越来越多,安明兰的副业也越干越起劲。

  “不想绣了。”看到自己有一幅画好久了都没卖出去,何永龙也有“松懈”和“气馁”的时候。

  安明兰最怕的就是因为作品暂时卖不掉,打击了“绣郎”们的积极性,“他们虽然身体不方便,但是内心世界和咱们一样,需要更多关注和更多认可。”

  “不要紧,卖东西都是有个过程的。”安明兰一边安慰何永龙,一边心里谋划着如何让自己的销售走出朋友圈,让更多人来订购。

 

责任编辑: 冯明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8137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