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影响美国移民政策的照片是如何产生的? ——解析第62届荷赛年度图片大奖得主约翰·摩尔的摄影生涯

内容提要  4月12日,第62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终评结果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揭晓。美国盖蒂图片社摄影记者约翰·摩尔获年度图片大奖。本文介绍了约翰·摩尔的职业生涯和故事。

关键词  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  美国  移民政策

 

文/郭建良  王  冲

 

4月12日,第62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终评结果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揭晓。美国盖蒂图片社摄影记者约翰·摩尔凭借照片《美墨边境哭泣的女孩》荣获年度图片大奖。

2019年4月13日,在德国不来梅出版的《不来梅新闻报》头版头条刊发了这幅照片,并以“最佳新闻照片”为大标题报道了荷赛评奖结果(见图1)。

这幅2018年6月12日拍摄于美墨边境的照片,记录了2岁的洪都拉斯女孩Yana面对美国边境巡警绝望大哭的情景,它曾打动了许多报纸的图片编辑,图片拍摄后,第一时间就被广泛刊载于世界各国报纸头版,产生巨大社会影响。

一、一张影响美国的照片是如何产生的?

根据特朗普政府的“零容忍”移民政策,美国边境执法人员从2018年开始,在逮捕非法入境者时,强制分离其未成年子女,遭到各方强烈批评。虽然照片上的洪都拉斯幼童最终没有与母亲分开,但是约翰·摩尔捕捉到了这一典型事件中的典型人物形象。这个瞬间成了拆散非法移民家庭最具代表性的影像,深入人心,很快便迫使特朗普政府停止了家庭分离政策。这展现了经典新闻照片的社会影响力,引发了民众对美国政府实行的迫使非法入境者与子女分离政策的强烈不满,有评论认为照片传递出“另一种心理层面上的暴力”。

但是,这幅经典照片却时运不济,它与特朗普与金正恩在新加坡的“特金会”发生在同一天。第二天,即2018年6月13日,各国尤其是美国报纸头版被“特金会”占据。6月14日,《纽约时报》才在头版头条刊发了这幅照片。

2018年6月21日,事发10天后,在法国巴黎出版的《解放报》依然在头版整版刊登了这幅照片,足见其影响力和感染力(见图2)。编辑在照片左侧很显眼的车轮位置,压图制作了文章标题,弱化车轮形象,突出哭泣的幼童。巨大的反白标题“la Tache”内涵丰富,可解读的空间较大。在法语中,“la Tache”有多重含义,既可以翻译成“污点”“耻辱”,也可以翻译成带有宗教色彩的“原罪”。副标题点出了新闻事件的实质内容“面对这幅照片引发的巨大抗议,美国总统已经改变主意,宣布了结束这一法令”。

在这张照片产生巨大影响之后,约翰·摩尔接受采访时回忆说:“当时只知道自己拍摄到了‘重要照片’,却没有料到会获得如此大的反响。”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他说,拍摄图片的当天,他随同美国边境巡防队出动,进行采访任务,当时美国边境巡逻员在夜晚发现了一群试图穿越边境的人们。当边境官员记录这些人的名字时,他发现了这对母女。当母亲放下女儿接受搜查时,幼女开始大哭。摩尔说,可以从他们的脸上、眼里看见恐惧。他拍下《美墨边境哭泣的女孩》后,心里非常难过。

摩尔说,从事新闻摄影这一行已经多年,常常自以为拍到了重要新闻,却没能获得大众的回应,这张照片似乎深深打动了很多人。虽然这张照片成为拆散非法移民家庭的标志性照片,但事实上,画面上的家庭并没有被拆散。包括摄影师本人在内,各方渠道都证明那位哭泣的小女孩和她母亲并没有被分开。小女孩的父亲也向美国广播公司证实了这件事。但这一事实无法阻挡照片成为人们谴责骨肉分离政策的武器。这张照片无疑给特朗普政府带来冲击,因为很多人看了这张照片后改变了立场。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帖,指责对手用哀伤的假故事拉抬选情。

二、常年关注战乱、动荡给儿童造成的影响

早在2005年,约翰·摩尔在伊拉克拍摄的两幅照片作为多名摄影师共同参与的组照的一部分,获得了普利策新闻摄影奖。其中一幅记录了2004年4月27日,几名伊拉克儿童在检查站惊恐地看着美军士兵的瞬间,当时他们正在等待接受检查以便返回在费卢杰的家园(见图3)。

约翰·摩尔在其职业生涯里长时间、锲而不舍地关注社会动荡给孩子们带来的影响和伤害。只不过这一次,他从关注战乱给儿童带来的痛苦,转变为关注“零容忍”移民政策给儿童带来的痛苦,后者更具挑战性。

三、在危险中工作,在压力下拍摄

2011年3月,约翰·摩尔曾与一众知名摄影记者们在动荡的利比亚前线采访,采访时他们遇到政府军的空袭,大家纷纷做“猢狲散”。这一狼狈情景恰好被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摄影记者保罗·康洛伊拍摄了下来,后来这张照片被多家报刊发表。

2011年3月18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出版的《时报》头版头条用通栏篇幅刊发了保罗·康洛伊拍摄的名为《躲避空袭的摄影记者们》的照片,并且制作了小题头“新闻记者的压力”。照片的标题则是“危险的工作”(见图4)。

照片记载的事件发生在2011年3月11日的利比亚拉斯拉努夫油港。处在画面前排左二位置,跑在后面的男子正是约翰·摩尔;居画面前排右侧戴眼镜的是后来大名鼎鼎的《纽约时报》摄影记者泰勒·希克斯。他因拍摄了肯尼亚内罗毕的西门商场遭受恐怖袭击而名声大震,独自获得2014年普利策突发新闻摄影奖,2016年再次获得普利策摄影奖。此外,他也曾获美国年度图片奖、荷赛奖、卡帕金牌奖等,是一位真正优秀的摄影记者;画面前排最左边只露出半个身子的是著名战地女摄影记者、曾两次获得普利策国际报道奖、盖蒂图片大奖的林希·阿德里奥……这幅照片在摄影记者圈内流传很广,不但画面中四下奔跑的记者都非等闲之辈,同时,画面里有一个人,就在此时此刻,选择逆人流而站,沉着冷静地拍到了后来获荷赛突发新闻单幅一等奖的照片《在革命的路上》(见图5)。但这幅记者奔逃的画面上只能看到他穿牛仔裤的两条腿,他就是尤里·科济列夫。更巧的是,康洛伊拍摄《躲空袭的摄影记者们》与尤里·科济列夫拍摄的《在革命的路上》在拍摄方向上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连按动快门的时间几乎都分秒不差。(作者郭建良是青岛农大教授;作者王冲是青岛农大讲师。本文为作者承担山东省艺术科学重点课题阶段性成果)

 

编  辑  翟铮璇  905553195@qq.com

责任编辑: 刘志兴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68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