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界江畔:老吕的10年“光影生意”

 

吕梁山在自己的照相摊位里招揽生意。

本报记者谢锐佳摄

  新华社哈尔滨6月24日电(记者谢锐佳、邹大鹏、王建)“照相啦!”中俄界江乌苏里江缓缓北上,对岸就是俄罗斯村庄,江畔抚远东极广场一个古香古色的小亭旁,52岁的吕梁山戴着硕大的碎花布斗笠,站在小摊前大声招呼他的“光影生意”。

  “在这里干了快十年了!”吕梁山将两个食指交叉比划着,跟记者聊起他的“快照业务”和背后的时代变迁。岁月流逝,在老吕的取景器里,世界日新月异,照片上的“幸福时光”不断迭代。

  “当年这里还没通火车呢!”20多年前,吕梁山来抚远谋生时,城区街道的数量用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东极广场连设计图都还没有。

  抚远,位于黑龙江省东北角,有“中国东极”之称,是林草丰茂、黑土肥沃的北国鱼米之乡,黑龙江、乌苏里江两江合抱处的黑瞎子岛更是以原生态和“一岛两国”独特风貌闻名中外……

  “那时啥摄影技巧也不会。”老吕最初并不专业,“下血本”花1700元买了个胶片单反相机,“相当于当地两个月工资啊,胶卷也没少糟蹋,最终才把手艺练出来。”

  创业的早些年,吕梁山在抚远江畔公园帮游客拍照,那时手机还没普及,彩屏还未出现,更别提带拍照功能,因此他的生意很“红火”。

  “一张照片10元钱,都是附近的游客,省外游客没几个。”老吕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拍立得虽然画质不是很好,但因为能现场出照片,还是很抢手。不过,更多的人还是选择两天后邮寄胶卷底片和照片,“主要还是兜里没啥钱,那时旅游也多是‘穷游’。”吕梁山笑着说。

  那些年,老吕最多时一天能净赚上百元,而当地农民农忙时帮人插秧一天的收入只有50元。

  “过去哪敢想啊,一个手机就把事全干了,这就是时代变化!”近些年,游人携带数码相机的多了,手机拍照更是“遍地开花”,吕梁山的生意一度受到“冲击”。但他没灰心,把小摊搬来东极广场后,又添置了数码单反相机、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

  “你得看好光线、角度、距离,还有……”老吕指着一张游客留念照说,这套拍照和现场打印设备,花了他3万多元,仅用了一个旺季就收回了投资,“电子时代,大家突然开始怀旧了,希望有个相纸版的照片留念。”

  电脑旁还摆放着大小不一的望远镜,可以远望对岸俄罗斯的小村庄,也可远望黑瞎子岛的风光,吕梁山以不同的价格租给游客。

  “很便宜,可劲儿看,不限时、不限人,就是为了让大家多看看界江的好风光!”他说,自己拍过的游客数以万计,这几年来抚远的游客明显增多,感觉国内游客越来越“不差钱儿”,国外游客也越来越多,不仅有来自俄罗斯的,还有新加坡、日本、美国等。

  吕梁山的相机见证了游客“幸福时光”的迭代升级,也见证了抚远一江两岸的日益繁荣。

  登上紧邻城区的伊力嘎山远望,一排排高层住宅拔地而起,各类宾馆和商贸城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几十年前还是以平房为主的城区今天已是高楼林立,路网四通八达。

  如今,抚远市的旅游基础设施不断完善,飞机场、火车站、高速公路和莽吉塔港,让抚远这个小城形成了水陆空立体交通网。景点越来越丰富,东极宝塔、湿地公园、乌苏大桥和东极广场等一批新景观,成为游客的“打卡”必到之处。走在抚远的大街上,随处可见俄文牌匾,许多外国游客结伴游逛购物,各种外语和国内各地方言在饭馆中交织在一起。

  “去年,抚远市正式通过评估退出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序列,摘掉了‘穷帽子’。”抚远市委书记周宏介绍说,2018年抚远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5635元,同比增长7.8%。

  “谁能想到,这里70多年前曾是祖辈‘闯关东’都不愿来的苦寒之地呢!”老吕感慨道,只要有梦想,只要能吃苦拼搏,总会收获幸福和回报。去年,腰包鼓起来的他也成了“驴友”,带着老伴开着自己拍照赚钱买的小轿车,自驾游到南方“见世面”,感受祖国的大好河山。

  “只要我还能摁动快门,就会一直干下去!”吕梁山说,好时代值得自己守望并记录下每个人的“幸福时光”。 

责任编辑: 冯明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81720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