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把暑假当“补”假

漫画:曹一

  【编者按】

  记忆中的暑假,本该是小院儿纳凉,夏风穿堂,西瓜透心凉,繁星闪光芒,荷塘里蝉鸣与花香的模样。现在孩子们的暑假却是,补习班里来相见,抱团吐槽“暑假,你妈给你报了几个班?”“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上辅导班”……去年,一篇题为《月薪三万,还是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的文章“点燃”了暑期补课的话题热度。据浙江新闻报道,一位杭州妈妈给即将小升初的女儿报了11个暑期培训班,涵盖语数外、音体美各方面。除了暑期补习班,近年来刮起的“海外游学风”也让焦虑的家长们屡屡变身被割的“韭菜”。在这场教育竞争中,唯一的赢家似乎只有趁机大赚一笔的教育培训机构。

  孩子们如何在乐享暑假的同时,也能有所收获?家长们如何避免将给孩子报补习班变成自我化解育儿焦虑的麻醉剂?社会如何提供更多的基础条件,提供丰富多彩的活动,降低家庭的教育成本和压力?本期“议事厅”,《新华每日电讯》邀请学者、记者从不同角度探讨孩子们的暑假应该怎样度过这一话题,希望能为您提供不同的观察视角。

                             策划:刘晶瑶

 

“直升机父母”错把教育投资当教育

尼德罗

  我认识小区里一位妈妈,女儿两岁半,跟我儿子相仿,儿子12岁,小学刚好毕业。对大儿子,这位妈妈可算操碎了心。这不,暑假假期开始第二天,她就把儿子送进了补习班。在妈妈看来,儿子的资质一般,成绩一般,不抓紧利用暑假这段时间补补课,到了初中,那就更要落后了。

  从这位妈妈的脸上,我看到了一样东西:失控。对儿子成绩上的不满意,叠加了过往各种措施的无效,日积月累,变成她今天浮在脸上的失控状态。跟她聊天的时候,这种失控感犹如挥之不去的阴影,始终笼罩在她的头顶。所以,她的话总是容易重复,她的行为也在重复。

  当然,妈妈可以有很多类型,有些妈妈看起来很灵敏,有些妈妈更有进取心,也有妈妈更有技巧,能给孩子打不一样的“鸡血”,能送孩子去更高价格的补习班,或是能够与老师进行更密切的沟通。不过,这些游荡在补习班外的妈妈们,相当多的人之间并没有本质区别,她们都感到异常焦虑。所以,对她们来说,给孩子报补习班,时刻敦促孩子学习,与其说是为了提升孩子的成绩,不如说是缓解她们自身的焦虑。

  爸爸妈妈基本都成了“直升机父母”,时刻盘旋在孩子头顶,这是时代趋势。因为教育太重要了,在一些父母眼中,自己的工作再怎么努力,还不如好好培养孩子,后者的投入产出比更高。尤其是对于父母本身已经实现了阶层跨越的群体,如果孩子的表现不尽如人意,焦虑感似乎更强了。

  有多少父母,当年自己应对一轮又一轮的考试,反倒不如今天应付孩子来的压力更大。在这种不受自己控制的压力之下,很多父母都可能自乱阵脚,继而误把教育投资当成了教育本身。而教育投资的主要做法就是报补习班,便宜的不行换价格高的,没名气的不行换打广告的。钱花出去了,父母就可以获得片刻的喘息——“且看看这次效果如何”。

  这是一个什么都在加速的时代,唯独育儿的加速空间很有限。这就好像我们身边的一切都已经工业化、互联网化,但养孩子还得尊重农业那一套。当然,整个社会也有人为了打破农业规律,拔苗助长,想了不少办法。但在规律面前,这些办法可以带来的效果很有限,可以提前成长的时间也很短,但花的钱却是不少。

  如果父母能够尊重成长的规律,用养花的心态来看待孩子的成长,就会对孩子包容许多。

  对于暑假这样长达2个月的空白时间,补习班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也不是什么天大的福音。父母能够真正注意观察、了解自己的孩子,那么就能够更好地设定目标,更好地与孩子进行沟通。对于孩子来说,和父母敞开心扉沟通,这是极度迷人的,也是提升自信的。

  所以,是否上补习班,在今天这样的一个时代,问题不在于孩子某个学科是否真的需要补,而在于父母的心态是否足够平和,是否能够尊重规律、就事论事。当父母不被巨大焦虑所裹挟,不是把孩子上补习班当作父母自我缓解焦虑的止痛剂,那么这样的补习班就是值得上的。

  当然,即使孩子确实需要上补习班,也不应该占满暑假的一半时间以上。毕竟,暑假是漫长的,在这个时间范畴中,假如父母能够赋予孩子更多的自主权,孩子就可以获得比同龄人更多自主安排的机会。对于一个未成年人来说,其意义不仅在于他获得了自主安排时间的机会,更因为得到了最亲密之人宝贵的信任,更显得弥足珍贵。

  这种父母与孩子之间的互信关系,这种孩子独立安排时间、做出计划的能力,长远来看,会比补课获得的收益更大。当然,这种成长不像分数,会有直观的体现,而是需要父母在互动中悉心感受。作为父母,如果始终处于焦虑之中,如果全盘接受外界的评价系统,那么他和孩子之间的沟通通道一定是阻塞的。而这恰恰是这一代“直升机父母”在育儿时面临的最大挑战:在教育中失去美好的亲子关系。

 

暑假与其去补课,不如去补“个性”

王晓毅 

  随着暑假的来临,学生们进入了一个放松的时期,但是有些学校会采取各种方式,开办暑期班,给学生补课,似乎这样可以增加学生学习时间,提高学生学习成绩,但是其潜在的影响危害却很大。

  首先,暑期学校放假是因为不管是学生或是老师,都需要暑假作为调整和休息的时间。几乎所有国家的学校都有暑期放假的传统,这是因为学生和老师在经历了近五个月紧张的学校生活之后,都需要适当的调整,做到一张一弛,特别是学生将有漫长的超过十年的学校生活,寒暑假能够使如此长的时间被分割成相对短的学期,从而使学习生活更有节奏。如果用补课代替了暑假,不仅会失去休息和调整的时间,而且使学校的生活因为失去了必要的节奏而变得更沉闷。所以暑期补课也许可以暂时提高成绩,但是却可能导致学生对学习生活的厌倦。

  事实上,暑假生活是对学校生活的重要补充。现代的教育理论已经越来越重视学生个性的培养,但是学校教育是一种通识教育,要满足大多数孩子的共同需求,不管学校如何重视学生的个性需求,统一的教育肯定不能顾及所有孩子的个性发展。相对较长的暑假对于孩子的个性发展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随着社会经济发展,现在学生在暑期的活动越来越多,尽管我们可能批评许多暑期活动的商业化色彩过于浓厚,但是有些活动的确给学生彰显个性,掌握课堂之外的知识提供了更多的机会。无论是出国的夏令营还是到山区去观察自然,丰富多彩的暑期活动给学生们以完全不同于课堂教学的经验和实践。即使在过去经济条件不宽裕的时候,学生们在暑期没有这些商业化的课外活动,但是暑假给孩子们以更多的时间去游戏,也会大大丰富他们的课外知识。沈从文说他当年从逃学中观察了社会,学习了课堂之外的知识。暑假其实是提供了不用逃学而去观察社会的机会。如果暑假仍然用来补习课堂知识,代价是学生个性发展机会的缺失。

  尽管升学、考试的压力是暑期补习的原因之一,但是如果仅仅依靠增加学习时间来提高学习成绩,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教师没有科学的教育方法,学生没有科学的学习方法。在中国的教育传统中一直鼓励苦读,“如囊萤如映雪”作为一种学习精神,这样的故事当然可以鼓励人们去刻苦学习,但是如果从科学的角度去看,这样的苦读是不可取的,一个睡眠不足的学生怎么可能会有好的学习成绩?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要靠科学的教育和学习方法,提高学习效率,而不是靠增加时间。所以即使面对考试、升学的压力,需要做的也不是学生暑期补课,而是老师提高教学水平。所以我不赞成学生暑期补课,但是赞成教师暑期充电。

  也许有人会说,暑期补课并非仅仅是重复学校教育的课程,更多是提供了更高级别的教育,比如不是一般的数学而是奥数;不是一般的语文教学,而是写作课程。即使如此,暑期补习仍然是不可取的,首先,这样的暑期补课有揠苗助长的可能,因为学习是循序渐进的,许多看来是更高级别的教育,不管打着什么名义,其实只是将高年级的教育提前了;其次,许多课程违反了教育规律,比如写作能力的提高本来是与孩子的观察能力、语言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同步提高的,但是一些写作课程却给学生灌输一些僵化的规律,把写作变成一种程式化的东西,表面上看,经过培训,学生可以写出更长的作文了,实际上能力并没有提高,反而因为这些课程耽误了他们观察自然与社会的机会。

  暑假是游玩的时间,也是学习的时间,暑假提供了课堂之外的学习机会,不管是高大上的出国旅行,或者仅仅是街头巷尾的游戏,让学生接触一个课堂之外的世界,是暑期最好的利用方式。一个学生可以有一个忙碌的暑期,也可以有个轻松的暑期,但是最根本在于,要有一个不同于学校课堂的暑期,要有一个让孩子找到个性、释放个性的暑期。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

 

勿让“不能休”“不敢休”抢走“亲子时光”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刘婧宇

  随着暑期来临,不少孩子也开启了“第三学期”模式,日程表上各类辅导班被安排得满满当当。这其中有提高学习成绩、丰富课余活动等多方面考虑,但也有很多是家长的无奈之举。面对假期,“不能休”“不敢休”仍是很多家长的现实状态。没有时间陪孩子,为避免孩子独自在家,家长只能心甘情愿当“最肥的韭菜”,一面加班加点给钱包“加油”,一面争先恐后给辅导班砸钱,把带孩子的事交给辅导班。

  事实上,教育的核心内容之一就是培养孩子形成健全的人格,家长的陪伴在健全人格的形成过程中不可或缺。良好教育成果与投入资金的多少并不是成正比关系,孩子需要的不仅仅是物质方面的支持,更需要耐心、周全和认真的陪伴。但似乎除了教师这个职业,很少有哪个行业的家长可以有时间和孩子同步全程享受假期。事实上不少家长连寒暑假都“挤”不出正常的休假时间来陪孩子。

  时间是稀缺资源,孩子、家庭、事业都要分割。家长也很渴望多陪陪孩子,但总是因为工作安排“身不由己”。2008年9月18日国务院出台了《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距今已11年,落实情况并不理想,据人社部调查,我国带薪年休假落实率平均只有50%,在很多单位仍然是“落在纸上的权利”。要提高整个社会的教育水平、助力未成年人形成健全人格,家校教育相结合必不可少,如何在现有休假制度中挤出“亲子时间”,就显得尤为重要。

  推行了这么多年的带薪休假制度在很多地方依然“口惠而实不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用人单位追求利益最大化,降低成本的一个重要途径通常是让劳动者多干活少休假。另一方面,我国劳动者数量庞大,劳动力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短期内很难有所改变,大部分的劳动者在劳资关系中仍处于相对弱势和被动的地位。在这种情况下,权益在和饭碗的博弈中就败下阵来。

  改变这种现状,可以尝试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首先,加强督查,落实好现有带薪休假制度。我国《劳动法》明确规定“国家实行带薪年休假制度”,为保障劳动者的休假权提供了法律依据。

  张弛有度才能“收放自如”,落实带薪休假制度更需要全社会凝聚共识。第一,用人单位建章立制、规范休假,将带薪休假作为劳动合同的重要内容,依法依规予以落实;第二、加强宣传、强化意识,劳动者一方面要在单位勤奋工作、敬业尽责,另一方面也要理直气壮地主张自己各项权利,合理安排休假;第三、专项监督、建立台账,上级单位或工会可以通过随机抽取员工交流、检查休假台账等方式,对休假落实情况进行督查,并设立举报电话,受理劳动者关于带薪休假方面的投诉等。

  其次,加强顶层设计,探索适当增加带薪休假天数。当前脑力劳动者普遍身体透支,我国带薪休假的起点时间只有5天,已不能满足需要,通过顶层设计增加带薪休假起点时间的呼声越来越强烈。在欧洲许多国家,带薪休假已成为植根于民众内心的观念,德国每人每年可以享受至少24个工作日的带薪休假,相比之下,我国工龄为10年的职工带薪休假天数甚至少于一些发展中国家。

  第三,探索更加灵活的休假制度。比如,尝试在不增加现有休假时间的基础上,采取隔周双休制。这是一种“零存整取”的休假方式,对于一些工作时间比较灵活的行业,可以前一周双休,后一周单休,如此循环,一个月挪出两天,三个月就能构成一个6到8天的结构性黄金周,然后劳动者根据需要申请一次性休假。

  孩子的成长是单行道,家长在这条路上不能让位也不可缺位,不仅能享受“天伦之乐”,更能获得更优的教育成果,这种获得感、幸福感才更符合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责任编辑: 冯明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82207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