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重大工程建设高潮将至

  在我国GDP比重中超过1/3的数字经济,已成为稳增长促发展的重要增长极。《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随着近20省份专项政策的相继出台,我国数字经济国省二级政策体系基本成型。今年下半年政策布局将进一步下沉,加速向三四线城市及县区推进。大规模数字经济重大工程建设将全面铺开。数字基建已在全面发力,大数据综试区、数字经济产业园等将成建设重点。

  记者从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权威部门获悉,今年将加快建立数字经济政策体系,实施数字经济、“互联网+”重大工程。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促进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加快一二三产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拓展数字经济新空间,不断形成新增长点、新动能。

  不少地方已经在加快部署。黑龙江日前提出,到2025年“数字龙江”初步建成,信息基础设施和数据资源体系进一步完备,数字经济成为经济发展新增长极。山东表示,到2022年完成重要领域数字化转型,数字经济占全省GDP的比重不低于45%。福建提出,深入实施数字经济领跑行动,新型显示、高端智能、物联网等千亿产业集群进一步壮大,努力打造数字经济发展的新高地和数字中国建设的示范区。山西提出,推动产业集聚发展,全面深化数字融合应用,把数字经济打造成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据了解,目前已有浙江、河南、山东、福建、天津等近20省份出台数字经济发展政策。专家指出,我国已初步形成数字经济“国—省”二级政策体系。

  政策驱动下,一大批数字经济重大项目正密集启动。8月8日,新疆高新数字产业园揭牌,将重点引入国内数字经济资源和头部企业,布局5G边缘计算应用场景实验室等。此外,河南今年将重点引进一批大数据、人工智能、5G等领域国际一流、国内领先的龙头企业;加快推进海康威视区域总部、浪潮产业园、华为国内区域服务中心等数字经济产业园等项目落地。福建日前进行了41个数字经济重大项目集中签约,包括百度人工智能项目、无人驾驶智能制造产业基地等,总投资额587亿元。浙江达成28个数字经济领域的重大合作签约项目,总投资303.35亿元,涵盖集成电路、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领域。此外,浙江将组织实施100个数字化重大项目,实施5000项智能化技术改造项目,打造100个“无人车间”“无人工厂”。

  记者了解到,数字经济政策布局正在加速下沉,下半年数字经济政策将着重向三四线城市及县区推进。其中,数字技术与制造业、服务业、农业各领域各行业深度融合成为主攻方向。

  宁波市奉化区近日提出,到2022年,全区数字经济核心产业规上工业主营业务收入突破100亿元,培育全国先进的智能工厂/数字化车间5-10家,建成并提升农村电商服务站100个,培育创建10个省级电子商务示范(专业)村。山东临沂表示,努力创建国家级大数据产业集聚区,同时把物流科技城建设作为加快数字经济、智能应用的重要载体,对临沂商城进行数字化改造。湖南株洲提出,将创建湖南省大数据产业集聚示范区、国家级大数据综合试验区。

  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信息政策所高级工程师王花蕾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数字经济成为地方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支撑,但我国产业数字化各领域发展水平不同,在消费领域、金融领域与发达国家水平相当,但在制造业、农业、建筑业等领域数字化水平总体还不高,而这些领域的数字经济对我国经济转型升级、提质增效意义重大,恰恰是各地应大力发展的。

  “市县级更强调务实和操作,政策本地化、有效性应当成为重点。”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电子信息研究所副所长李艺铭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在市县级数字经济政策的制定过程中,通过数字要素流通、数字技术改造、融合产业发展,选择适合本地的数字技术手段和数字化路径才是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要义。

  随着政策加速向三四线城市及区县级下沉,专家预计,大规模数字经济重大工程建设高潮也将真正来临。

  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正成为重要着力点。事实上,随着5G商用牌照正式发放,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正从一二线城市逐步下沉。海南联通日前完成了全省19个市县48个5G移动网站点的开通,率先在全省实现了5G网络覆盖到市县;浙江德清县表示力争今年年底实现县主城区5G网络覆盖,2020年底前全域全覆盖。

  李艺铭表示,随着信息基础设施的完善和行业数字化基础工作的推进,政府将更多精力集中于数字经济对实体经济的改造和提升上,推动更加因地制宜的政策和方案。

  不过,王花蕾也指出,数字经济重大工程往往都是知识密集型、资本密集型产业,只有在一定的集中度下才能确保人才、技术、资本的有效配置。相关工程需要加强统筹协调,合理布局,根据各地技术和产业优势确定重点领域,尽量避免重复投资、分散建设。

  此外,王花蕾指出,数字经济的一个重要特征体现为平台经济,有形的产业园无法囊括产业生态各环节的厂家。“未来还需要无形的经济规则、发展环境等配合,包括制定和完善促进数字经济健康发展的相关制度、规则,强化相关的网络和信息安全环境建设等,既确保数字经济的创新活力,又尽可能防范潜在风险,推动地方经济高质量发展,成为经济转型升级新动能。”

责任编辑: 于江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382946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