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铸共和国钢筋铁骨

 

无工业,不大国;工业不强,大国不兴。纵观世界200多年工业化历程,工业始终处于经济发展的核心地位,是大国崛起的根基,承载着综合国力

近代以来,如何把中国从一个落后挨打的农业国,建设成为一个繁荣富强的工业国,是无数仁人志士为之奋斗一生的伟大梦想。但在列强环伺、晚清王朝腐败、日本军国主义践踏以及民国军阀混战的动荡背景下,中国工业化一波三折

共产党人秉承先贤夙愿,开启了中国大规模工业化之路,中国工业体系实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并迈向从大到强,淬炼了大国筋骨,铸就出民族复兴硬实力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宫超 实习生 康峻川

世界上第一长度无缝钢管有多长,产自哪里?答案是13.5米,五年前在中国青海诞生。

无缝钢管,国家工业和国防建设的重要原材料,无论是飞机、轮船、列车制造,还是输油、输气、输水都不可或缺,被誉为“工业的血管”。世界第一长度无缝钢管的诞生,不仅填补国际空白,也对中国核电、航天等领域发展大有裨益,具有巨大的经济价值和社会效应。

鲜为人知的是,尽管无缝钢管在19世纪中叶就已出现,但时至新中国成立,中国无缝钢管全部依赖进口,自产量为零。1953年10月,鞍钢生产出中国的第一根无缝钢管;1994年,中国无缝钢管产量(304万吨)超越俄罗斯(281万吨)成为世界第一,并保持至今。

美国钢铁大王卡内基的传记作者彼得·克拉斯曾总结,“每一块钢铁里,都隐藏着一个国家兴衰的秘密。”从这一视角来观察世界,则可发现,包括钢铁产业在内的工业之浮沉,主宰了现代世界一国之兴衰。

自工业革命以降,工业就是大国之筋骨,是一国综合实力的“硬核”。无论是当年的英国,后来的德国、东邻日本,还是二战后傲视全球的美国,其崛起都是以强大的工业实力做后盾。毫不夸张地说,无工业,不大国;工业不强,大国不兴。中国,这个昔日农业文明时代的引领者,更是在近代的百年屈辱中痛彻肺腑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时至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走向了独立自主,并在70年后的今天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成为全球瞩目的大国。这背后,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在70年间矢志不渝推进工业化,从无到有,从寡到多,从弱到强,一步步成长为全球第一工业大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今日之中国,正在工业化与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历史性碰撞中,继续强健筋骨,逐梦前行。

夙愿承启

“这里只能种高粱,恢复重建至少需要20年。”1948年鞍山解放后,中共鞍山市委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尽快恢复鞍钢生产。但当时的鞍钢已停产两年多,厂内满目疮痍,杂草丛生,积水遍地,生产线“缺胳膊少腿”。日本昭和制钢所的留用冶炼专家濑尾喜代三不禁感到十分悲观。

但是,在政府支持和专家学者带领下,鞍钢人攻坚克难,到1949年4月就炼出了第一炉钢,年底实现基本恢复生产。时至1952年5月4日,中共中央作出《集中全国力量,首先建设鞍钢》的决定。是年,残存在鞍钢的设备全部恢复生产。

把“高粱地”恢复成钢铁厂的背后,承载着几代中国人对工业化的不懈梦逐。自鸦片战争以来,船坚炮利的西方国家步步蚕食,曾长时间引领世界的东方古国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一批跳出“天朝上国”迷思,睁眼看世界的中国人切身体会到,没有经历成功的工业化进程,实现整个国家的脱胎换骨,就不可能滋养出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硬实力”,更不可能告别落后挨打的苦难。

从晚清高喊“师夷长技以自强”“求富”口号的洋务运动,到“张謇们”前仆后继投身实业,再到南京国民政府组建资源委员会,以及启动雄心勃勃的铁路修筑计划……大约90年时间里,中国开启了一轮又一轮工业化尝试,试图把一个落后挨打的农业国建设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繁荣富强的工业化国家。

但是,正如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文一所言,“在欧洲列强掠夺、晚清王朝腐败、日本军国主义践踏、民国军阀混战的一个世纪的血雨腥风中,中国这样的一盘散沙的农业国要想实现工业化,是没有任何世界先例和国际理论可以遵循的。”

一盘散沙下的工业梦不仅无先例可循,且注定一波三折。洋务运动的160多个大型企业撒下了工业化的种子,但并未真正引爆工业化进程;民国政府、地方军阀以及民间资本的工业化实践也在天灾人祸中步履艰难,脆弱不堪。

1890年由张之洞创办的汉阳钢铁厂是中国第一个现代意义的钢铁厂,被视为中国钢铁工业起步的标志,但后来却沦落到靠卖矿石过日子。时至1949年,中国的经济基础甚至落后于同期印度,新政权得到的经济遗产少得可怜,在战争中遭遇破坏的工业基础千疮百孔。当时,且不说无缝钢管全部依赖进口,全国的钢产量已滑落至区区16万吨,仅够建造一座鸟巢(总用钢量11万吨),还不够全国每户人家造一把锄头;人均铁路长度更是不足5厘米,没有一根香烟长。

鞍钢复产是共产党人收拾国土残局,秉承民族夙愿,继续中国工业化壮志雄心的一个缩影。1949年9月29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为世人描绘了中国未来经济发展蓝图:“发展新民主主义的人民经济,稳步地变农业国为工业国”。

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新政权为开启工业化进程进行了“蓄能”:接收国民政府国营企业和没收官僚资本产业,为新政权建立了最初的国有经济基础;建立重工业部等工业管理部门,在宏观上为计划经济体制搭建了政策执行与落实的基本框架……

“新政权以强大的国家意志对整个国民经济进行改造,为一个全新的国家工业体系奠定了基础。”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工业文化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严鹏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结束一盘散沙状态的中国,擘画未来经济蓝图,真正开启了大规模工业化的逐梦之旅。

1954年的夏天,社会主义三大改造正如火如荼,“一五”计划也已上马。当时在秦皇岛北戴河开会的毛泽东怀古思今作词一首(《浪淘沙·北戴河》),其中写道:“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奠定根基

1953年10月27日下午两点多,伴随火红的钢管从穿孔机中缓缓露出,鞍钢的工人们开始欢呼,有的甚至激动得喜极而泣。此刻,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根无缝钢管诞生。

当年12月26日,这根无缝钢管其中的一段被作为60岁生日的特殊礼物,送给了毛泽东。毛泽东在给鞍钢全体职工复信中祝贺道:“鞍钢无缝钢管厂、大型轧钢厂和第七号高炉的提前完成建设工程并开始生产,是1953年我国重工业发展中的巨大事件。”

1953年,周恩来在一次发言中专门谈到,“对于社会主义国家,我们能不能有依赖心理呢?比如由苏联搞重工业、国防工业,我们搞轻工业,这样行不行呢?我看不行。”

此外,当时的资本主义阵营已经对社会主义阵营实施贸易管制,西方已切断包括无缝钢管在内的大量物资来华渠道。中国实施“一五”计划时期,美国政府的一份文件更是明确讲到,“对共产党中国的贸易管制,不仅要阻碍其战争潜力本身的增长,而且要阻碍其工业化。”

显然,新中国工业化建设“偏爱”重工业是根植于国情的历史选择,而不仅仅是突然学习苏联的新现象。严鹏总结,“发展重工业就是为了实现国家独立,摆脱在世界上的依附地位。”

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思路被认真贯彻到实际工业化进程当中。作为自洋务运动以来最为迅速、集中、全面又系统的工业化实践,苏联援建中国的156个重点项目中,144个项目分布在煤炭、石油、电力、钢铁、有色金属、化工、机械和军工等重工业部门。其中,鞍钢实施建设的无缝钢管厂、大型轧钢厂、第七号炼铁高炉“三大工程”位列项目首位。此外,在“一五”计划中,工业部门获得的投资高达313.2亿元,占比40.9%。在工业基础建设投资中,制造生产资料工业(即重工业)的投资占88.8%。

时至1957年底,第一个五年计划超额、提前完成,为我国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基础工业体系和国防工业体系,中国工业的大量空白由此被填补:长春第一汽车厂、武汉重型机床厂、洛阳拖拉机厂、北京电子管厂(京东方前身)等,其产品均为近代中国所不能制造或无法批量生产;中国成为当时世界上少数能制造喷气式飞机的国家;1957年,鞍钢无缝钢管产量7.7万吨、生铁产量336.1万吨、钢291.07万吨、钢材192.39万吨,超额、提前完成“一五”任务,为武汉长江大桥建设,以及解放牌汽车、中国第一代主战坦克(59式坦克)供给了急需的钢材……

回顾改革开放前的30年工业化历程,以苏联和东欧国家为主要技术来源的156个重点项目和1972年到1973年间以日本、西德等国为主要技术来源的“四三”方案(用43亿美元引进新技术和进口成套设备的方案)是新中国前30年工业发展中的两座高峰。其中,156个重点项目为中国的工业化创造了一个全新的物质基础,奠定了大国筋骨。

1959年,美国人约翰·斯屈罗姆代表《读者文摘》来到中国。他在为时三周的旅行中发现,托儿所和幼儿园是工厂和农村的附设单位,强制教育是七年制,大部分公社和工厂举办成人学习班。目睹这片土地上正在发生的一系列变化,斯屈罗姆认为,“中国是一个潜在的工业巨人”。

再造布局

1970年7月1日,在金沙江边一个叫弄弄坪的凸岸上,滚滚铁水从一号高炉奔涌而出,等候在炉前的近万名攀钢人欢呼雀跃,一起见证着攀钢第一炉铁水的诞生。

1964年9月,毛泽东曾明确指示,“建不建攀枝花,不是钢铁厂问题,是战略问题”,并专门委托周恩来主管攀枝花钢铁基地的建设。

三线建设,即自1964年起,中国中西部地区的13个省、自治区进行的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

当时的时代背景是:1960年,中苏两国关系急剧恶化,苏联在中国北部边境陈兵百万;1962年,地处西南的中印边境发生军事冲突;1964年,越南战争规模扩大,并延烧到中国南部地区;1969年,珍宝岛发生武装冲突;占据台湾的国民党政权一直在谋划反攻大陆……面对环绕周边的战争阴云,毛泽东向全国人民发出了“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号召。

整个三线建设历时3个五年计划,投入2050余亿元资金,涉及600多家企、事业单位的重建、搬迁、合并,安排了包括厂矿、科研机构、大专院校在内的上千个建设项目,整个工程规模史无前例。

当时,几百万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民工,打起背包,跋山涉水,来到祖国大西南、大西北的深山峡谷、大漠荒野之中,掀开了中国乃至世界工业史上极为震撼的一页。为建设攀钢,当时来自全国各地的近10万建设大军,聚集金沙江畔,开展了艰苦卓绝的大会战。攀钢退休员工张君国回忆,当时大学毕业在鞍钢机械厂做技术员的他,在1965年底与同事们从鞍山市出发,一路坐火车、赶汽车、骑毛驴,辗转几千公里,历经半个多月,才来到川滇交界的一片荒山野岭上。

三线建设的大量工业项目在几百万人艰苦卓绝的努力下,实现了落地生根。攀钢1970年出铁后,1971年出钢,1974年出钢材,并成长为全球最大的产钒企业,中国重要的铁路用钢、无缝钢管、特殊钢生产基地。

多位受访专家告诉记者,“一五”时期的156项重点项目的布局主要配置在东北地区、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已经一定程度上调整了工业在全国的布局,促进了中西部城市群发展。

但是,作为中国经济史上一次大规模的工业迁移过程,三线建设对于中国工业布局的影响之深刻,又远超156个重点项目。据统计,三线建设将中西部地区工业比重由新中国成立时的约1/8提高到约1/6,中西部地区的工业化进程因此加快。新中国成立之前工业及工业城市密集于东部沿海地带的畸形状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逐梦不息

时至1978年,鞍钢的无缝钢管产量为15.6万吨,大致相当于1949年全国钢产量,而当年全国的钢产量首次突破3000万吨大关。1953年,中国83.1%的劳动力从事农业生产,工业就业比重仅占8.0%,工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仅为17.6%。到1978年,工业就业比重为17.3%,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44.1%。与1952年相比,1980年全国工业固定资产增长26倍多,发电量增长40倍……尽管几经曲折和磨难,但经过30年的努力,一批新的工业基地在东中西部建立起来,以“两弹一星”为代表的国防工业实现了从无到有,铁路、公路、水运、航空都有很大的发展。可以说,一个大国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筋骨已经比较完整,并支撑着整个国家的运转。

这段历史,大写了中国人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精神,精神与意志在新中国工业化建设过程中释放了无限潜能。在国家动员下,全社会形成了万众一心建设工业的社会氛围。铁人王进喜、雷锋精神……勒紧裤腰带的中国人在激情燃烧之中书写了一个又一个工业化建设的传奇故事。

以无私奉献精神著称的解放军战士雷锋,从湖南到辽宁后的第一站就是鞍钢:1958年9月,雷锋来到鞍钢后先是在鞍钢化工总厂开推土机,后来被选到几十公里外的弓长岭矿山参加新建焦化厂工作。那时工厂刚刚建设,没有住房,没有饮用水,工人们自己修建宿舍。雷锋和一群工友组织了青年突击队,没日没夜地干。初冬时节,泥坑结起冰碴,镐头和不开泥,雷锋穿着靴子用脚踩。靴子陷入泥里拔不出来了,他就光着脚在冷风中和泥……当雷锋于1960年1月参加解放军时,他在鞍钢已3次被评为工厂先进生产者,18次被评为标兵,5次被评为“红旗手”,名字传遍整座钢城。

在鞍山东北方向约400公里的长春孟家屯,一汽人在短短三年内完成106项建设工程,把孟家屯由一片荒凉变成了一座生机勃勃、宏伟壮观的汽车城。长春冬季酷寒,一般都不搞土建施工,但一汽的建设者打破常规,冬季照常施工。为了抢时间,土建、设备安装和调试交叉施工,三年中共完成建筑面积702480平方米,安装设备7552台,铺设管道86290米,制造工艺装备2万多套,而且做到了保质保量。

“我在苏联生活了12年,只是在卫国战争中才看到如此大规模地调集全国人财物的情形。全国支援一汽的行动真让我感动,我也由此感受到解放了的中国人民对于建设新生活的热情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一汽前期筹建人之一陈祖涛在回忆录中如此讲到。

对于已经因落后挨打百年,对美好未来充满无限向往的中国人而言,工业化建设又何尝不是一次咬紧牙关,试图改变命运的“卫国战争”?

时至今日,按不变价格计算,中国工业增加值比新中国成立之初增长了900多倍。中国大多数钢材品种的自给率已经实现100%,近14亿人口全面通电,将公路延伸至每个偏远角落,4G基站超过全球总量的一半……中国用70年时间走过了发达国家200多年的工业化历程,创建了门类齐全、具有一定技术水平的现代工业体系,在重要领域形成了一批产能产量居世界前列的工业产品。可以说,中国的基本经济国情实现了从落后的农业大国向世界性工业大国的历史性转变。

70年披荆斩棘,70年风雨兼程。一路走来,中国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奇迹。

伴随着建设制造强国的号角,激情燃烧的近14亿中国人努力奔跑在民族复兴的征程上。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281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