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刺,向着全面小康

 

“一玉口中国,一瓦顶成家;都说国很大,其实一个家;一心装满国,一手撑起家;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从温饱、小康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再到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直至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人民在追梦道路上的每一步,既是向中国梦的一次跨越,更是对未来美好生活新期望的一次回应

每3秒钟,就有一人跨过贫困线;每1分钟,就有4000多位旅客乘高铁出行、9万多件快递被寄出签收;每24小时,就有1.8万多户企业诞生……在波澜壮阔、日新月异的70年间,一件件民生小事诠释着中国共产党人不变的初心——一切为了人民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程姝 张程程 张康喆 实习生 任婕

迈步丈量华夏大地,总能听到最响亮的回声。

你听——

“土地一承包,第二年俺家的粮食就堆满小院,终于吃上了白面馍。”1978年农村体制改革后,这是农家人的喜悦;

“全球市场三分之二的圣诞用品,从福田二区被销往世界的不同角落。”中国制造走向世界,这是浙江义乌小商品从业者的自豪;

“我带着上海农民工的嘱托来参会,责任重大。”首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这是快递小哥柴闪闪的责任;

……

放眼眺望神州四面八方,处处是澎湃的生机。

你看——

云南独龙族、基诺族、德昂族三个直过民族率先宣告“整族脱贫”。在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的路上,一个民族都不会少;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正式发布,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未来可期;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正式揭牌,将开辟自主制度创新的试验田;

……

70年间,每一天都在律动、成长:

从吃不饱到吃得好、吃得健康,70年来,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了自己手里;

从35岁到77岁,人均预期寿命翻了一倍还多,70年来,一个民族实现了从“东亚病夫”到“东方巨人”的历史性跨越;

从1952年1小时消费品零售额不足300万元,到1小时网上“买买买”就达11亿元,70年来,中国从“连铁钉和火柴都需要进口”成长为“世界工厂”“全球超市”;

……

每3秒钟,就有一人跨过贫困线;每1分钟,就有4000多位旅客乘高铁出行、9万多件快递被寄出签收;每24小时,就有1.8万多户企业诞生……通江达海,一个个世纪工程建成使用;规划版图,一个个发展高地跃然出世;风雨同舟,一件件民生小事诠释着中国共产党人不变的初心——一切为了人民。这是波澜壮阔、日新月异的70年,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华大地生发澎湃活力,五千年文明古国站上现代化发展的崭新起点。

前进的路上,无论多少艰难险阻,中国人民都能攻坚克难,将一个个不可能奋斗成为可能、成为必然。70年正道沧桑,中华民族坚定不移走在通往伟大复兴的康庄大道上。

站在过去与未来的梦想交汇点上,小康梦想从未像今天这样丰满、清晰,已是近在咫尺。

当米饭在共和国每一个角落

都不再是奢侈品

“春种一满坡,秋收一箩筐。”提及过去,河南内乡县长岭村70多岁的李银转老人直抹眼泪,“气死龙王爷,地太薄,下再多的雨也不够使。”

“烧的是红薯梗,吃的是红薯面,就这也吃不饱。”端起饭碗,碗里有饭,曾是“李银转们”最大的心愿。

新中国成立前夕的1949年7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艾奇逊曾这样“预言”:中国的吃饭问题,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也解决不了。

70年过去,艾奇逊等人的“预言”只堪付之一笑。

老百姓的“米袋子”不断充实,中国人的饭碗始终牢牢端在自己手里。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粮食年产量增长近5倍,从1949年的2263.6亿斤增加到2018年的13157.8亿斤;年人均占有量翻了一番多,从400多斤增加到900多斤,高于世界平均水平。70年来,大多数中国人不仅实现了吃饱饭,还要吃得好,中国人碗里的粮食品种从粗到细再到粗,数量从少到多再到少,人们越来越重视粗细搭配、少而精。

一碗米,连着天下粮仓,关系国计民生。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土地改革,到十一届三中全会打开农村体制改革大门,首先都是要让百姓吃饱肚子。

“土地一承包,第二年俺家的粮食就堆满小院,终于吃上了白面馍。”谈及这些,李银转喜笑颜开。

联产承包,让长岭村逐渐迈过温饱线。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李银转们”也寻思种点花生多挣钱,养鸡养鸭赚体己。1985年到1995年,长岭村村民大力种植花生,花生种植面积从400亩扩大到5000亩,成为花生种植专业村。土坯座、煤油灯被抛进了历史长河,红砖小瓦房建起来,黑白小电视也走进山里人的生活。

国家进步的鼓点永未止歇。十几亿中国人胼手胝足的奋斗不断刻下中国发展新的历史标记。

2006年,河北省灵寿县青廉村农民王三妮铸造了一尊青铜鼎,鼎重252公斤,上书铭文560字。

2004年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灵寿县免除了农业税,王三妮家不仅免除了每人76元的农业税和“三提五统”,全家还能得到216元的国家补贴。

“我是农民的儿子,祖上多少代耕织辈辈纳税。今朝告别了田赋,我要代表农民铸鼎刻铭。”王三妮说。

到2006年,国家全面取消农业税,中国历史上延续了2600多年的“皇粮国税”一朝取消,9亿中国农民因此受益。如今,王三妮铸的这尊鼎从庄稼院走进了中国农业博物馆,印证着中国农民告别田赋的历史时刻。

70年间,从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到乡镇企业异军突起,从取消农业税到农村承包地“三权”分置,从划出18亿亩耕地红线到连续16年中央一号文件聚焦农业生产,从科技对农业的投入逐年增加到全面深化改革激发乡村发展活力,中国以不到世界9%的耕地、6.4%的淡水资源,养育了世界近五分之一的人口,创造了令世界刮目相看的奇迹。

奇迹背后,是中国共产党共同富裕道路上“一个也不能少”的坚定信念与不懈努力。“如果在现代化进程中把农村4亿多人落下,到头来‘一边是繁荣的城市、一边是凋敝的农村’,这不符合我们党的执政宗旨,也不符合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这样的现代化是不可能取得成功的!”习近平总书记话音铿锵。

2013年,党中央提出“精准扶贫”,脱贫攻坚战全面打响。

2015年,20多岁的大学生郭若桥来到山西省永和县奇奇里村担任第一书记,带领大家脱贫致富。

那时,一碗普普通通的大米饭是奇奇里村的“奢侈品”。年过半百的贫困户老汉刘宁富心疼这个城里孩子,一来一回折腾了一整天,走了好几公里“鼻梁路”,去城里买了2斤大米,给他改善生活。

听说晚上有大米饭吃,郭若桥一路小跑到了刘宁富家,桌上只有一碗白米饭。他扒一口,甜得发腻,里面拌了村民招待客人时最珍贵的白糖。

“村里人不知道大米饭怎么吃。”郭若桥一筷子一筷子咽下去,也明白了这个闭塞小山村脱贫有多难。

第二年,在各级扶贫政策和资金的支持下,村里窄窄的“鼻梁路”换成了柏油路。2017年,郭若桥联系中国摄影家协会发动会员和摄影爱好者到村里认领枣树,一棵枣树120元,无论丰歉,保证贫困户的基本收入,多年来的“卖枣难”得到解决。

这个闭塞的小山村开始迎接全国各地的客人。依傍黄河美景乾坤湾,奇奇里办起黄河边的“影像村”;共享单车、黄河边的拓展基地、抖音等城市里的“稀罕物”都涌了进来。

大米饭也成为普通的食物。村里的冰箱多了,冰箱里的鸡鸭鱼肉也多了。

2017年底,奇奇里村脱贫摘帽,2018年全村人均收入8500多元。

如今,中国解决了14亿人的温饱问题,按照现行农村贫困标准,我国减少了7亿多贫困人口、贫困发生率由1978年末的97.5%下降到2018年末的1.7%。世界银行评价,中国减贫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件之一”。

再过1年多,2020年,832个贫困县将全部摘帽。中华民族摆脱绝对贫困、实现全面小康的梦想,将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实现。

当新国货成为时尚

“的确良”,主要成分涤纶,学名聚酯纤维。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是很多中国百姓梦寐以求的时髦衣料。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一穷二白,工农业基础薄弱,物资供应匮乏。很长一段时间里,棉布需凭票购买,有时一人一年只能买上做一件衣服的布料,颜色也只有灰、蓝、黑。

上世纪50年代,四川达州市民刘云孝因为布票不够用,就将面粉口袋等包装布拆洗剪裁,给两个孩子做衣服。“几个娃儿衣能蔽体、穿着不冷就满足了,其他的都不敢奢望。”

上世纪60年代初,京津沪开始小批量试制“的确良”,颜色多样,耐磨耐穿,百姓喜欢。但当时中国没有从石油到化纤的生产能力,靠进口涤纶纤维开发的确良量很少。少量的确良料子、成衣成了排大队抢购的高档商品和紧俏货。

从1978年开始到现在,中国人服装消费增长超过40倍。如今,中国的男女老少穿着打扮、审美情趣不断更新,纯棉织品重成时髦,质地、花色都和旧的棉布不可同日而语。

曾经风靡一时的“的确良”,也随着中国纺织工业、化纤工业体系的逐渐完善,经历了从价格高昂到经济实惠,再到因穿着闷热“失宠”的过程,成了“短缺的时尚”中一段特殊的记忆。

现在,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服装制造国和消费市场。2018年,中国一共制造了约456亿件服装,服装销售规模达3.08万亿元。支撑起456亿件服装的,是中国完善的服装产业链条。而这根链条曾从一张白纸上起步。

作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制造业的实力和制造技术水平,体现着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连老百姓的日用品都要从外国进口,因此许多东西都带一个‘洋’字。”人教版初中历史教科书曾以“洋火”“洋钉”“洋灰”为例,描述新中国成立前的情形。

自“一五”计划起步,新中国逐步建立起比较完整的制造业体系。但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末,我国制造业仍以重工业为主,生活消费品短缺。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这“三转一响”,是上世纪50至70年代城市家庭渴望拥有的“四大件”。当时北京王府井大街一个特色景观,就是很多人到百货大楼排长队购买“四大件”。

改革开放后,中国轻工业快速“补课”,从人们最熟悉的日用品开始,把皮鞋、T恤、眼镜、网球拍等无数产品做成世界第一。渐渐地,彩电、冰箱、洗衣机、录音机取代“三转一响”,成为新“四大件”。

如今,新老“四大件”都成为历史。生产技术不断发展,商品供应极大丰富,更多智能化家电进入百姓家庭。智能高清电视、智能空调、扫地机器人、自动炒菜机……“四十大件”也说不完中国人的个性化需求。

70年间,从百废待兴到经济总量跨越90万亿元大关,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首次超过美国,跃居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并保持至今。中国制造业发展不仅为中国经济发展作出贡献,也为世界各国企业创造出巨大的市场空间。

要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进入新时代,中国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

总部位于深圳的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IT、汽车及新能源三大产业群的高新技术企业。几年前,比亚迪开拓欧洲市场,英国许多公交运营商还没有经营纯电动巴士。伦敦交通局和公交运营商表示怀疑:“中国车企能做出适合伦敦的纯电动巴士吗?”

伦敦交通局派人到比亚迪的总装厂、电池工厂实地考察,被比亚迪领先的电池、电机、电控核心技术说服,怀疑与担忧逐渐消散。比亚迪为伦敦定制的纯电动单层公交大巴、纯电动双层巴士先后投入运营。

这是中国制造业转型的生动范例。如今,比亚迪纯电动车已在欧洲20多个国家的80余座城市行驶。世界范围内,比亚迪累计交付超过5万台纯电动客车。

“中国不仅在轻工、纺织等传统工业部门拥有较强的竞争力,在部分重大装备、消费类及高新技术类产品上也达到或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产生了一批具有较高质量竞争力、品牌影响力和引领行业发展的领先型企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魏际刚这样说。

当“东亚病夫”变身健康中国

9月刚一开学,山东师范大学学生公寓服务中心主任武捷就遇到了“成长的烦恼”:高个子学生越来越多,今年又要改装几张床。

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国民体质监测报告显示,从“50后”开始,年轻一代成长过程中的平均身高稳步抬升,呈现一条漂亮的“上扬曲线”。

“那时‘小萝卜头’特别多,比现在的孩子普遍小一圈儿。”81岁的作家姜淑梅回忆说,70年前在她的老家山东巨野百时屯,因为营养跟不上,妈妈们常常奶水不够,只好用面糊糊喂孩子。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国民膳食营养结构更加均衡,医疗卫生长足进步,居民预期寿命由35岁提高到77岁,婴儿死亡率由200‰下降到6.1‰,居民健康水平总体上优于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

良相良医,仁心仁术。新中国成立后,一件大事就是消灭各种传染病、流行病、地方病。农村长年缺医少药。毛泽东指示,“应该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培养一大批‘农村也养得起’的医生,由他们来为农民看病服务。”

1966年,在家务农的河南人周国平被村里选派参加赤脚医生培训,从此走上了行医之路。

周国平回忆,当时,生产队给了3间房,找了两张旧桌子,一个破柜子,花了几十元钱,买了几样常用药,如阿司匹林、黄连素等,又买了几个体温表、听诊器、手电筒,连个血压计都买不起。这样,村卫生所成立了。

在四川省屏山县康福村,1983年10月卫校毕业的成斌也成为了一名乡村医生。然而,康福村并不康福,曾是令人闻之色变的“麻风村”。

从建村收治86名麻风病患,到最后6名感染者完全康复解除监测,31年来,在成斌和同事们努力下,屏山县的麻风病防治工作于2000年通过国家验收,达到基本消灭麻风病的标准。

70年来,无数个“成斌”走村串户,不懈努力,天花被彻底消灭,疟疾不再有本地感染病例,碘缺乏病等地方病得到有效控制或消除。

与此同时,周国平见证了农村医疗条件的巨变。如今,郑州经开区潮河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设90张床位,拥有16排CT、彩超、数字X光机、大型高压氧舱等仪器设备,还建立了高血压治疗管理中心、重症病房等。“以前条件差农民看病太难了,有病只能扛着。现在,农民在家门口就能看专家,真是天壤之别。”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智能采血检验、机械臂自动取药、云影像……基层群众就医体验不断改善。2018年,全国84%的县级医院达到二级医院水平,县域内就诊率85%。

从缺医少药到设备齐全、病有可医,从“东亚病夫”到“健康中国”,中国人实现了华丽转身——

95%的中国人都有了基本医疗保险,基本医疗保障网实现全覆盖;全国84%以上的城乡居民15分钟内可到达最近医疗点;对于贫困人口来说,到2020年实现基本医疗保障是政府要确保实现“两不愁三保障”目标之一;从2013年到2018年,中国政府在医疗卫生领域累计支出59502亿元,让数百万人免于因病致贫。

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对全球195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疗质量和可及性排名显示,1995年我国位列第110名,2015年提高到第60名,2016年提高到第48名,是全球上升幅度最大的国家之一。

“高山顶上茶花开,阿哥阿妹跳脚来,朵朵茶花红艳艳,左脚越跳越开怀……”清晨,在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牟定县化湖广场上,一群身着民族服装的人,弹着弦子,和着调子,手拉手围成圈,跳起了彝族传统的左脚舞。

这是牟定县开展的广场舞展演活动。

才跳了十几分钟,48岁的居民李芬已满头大汗。“我已连续十多年跳左脚舞,每天早上来跳两个小时,傍晚再跳两个小时。”李芬说,再忙,每天都要来跳几下才舒坦。

从广场舞到马拉松,从城市健身步道到乡村运动设施,中国民众的健身运动项目越来越丰富。上世纪80年代,中国人认为健康是“吃”出来的,如今,更多的人认为健康是“动”出来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中国体育消费总规模将达到约2200亿美元,4.35亿人将经常参加健身运动。

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明确指出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今年7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对居民体质状况、参加体育锻炼人数、城乡体育设施覆盖等指标设置了预期目标。

一个健康的中国,也会是一个幸福的中国。

当教育夯实复兴基石

1952年8月,第一届全军运动会赛跑现场。参赛选手们先不起跑,在纸板上写字。谁先写出了规定的几个字,谁就能先起跑。

独特的规则,是为了普及文化。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5.4亿人口约80%是文盲,只有3000多万名小学在校生、100多万名中学在校生、10多万名大学在校生,大中小学在校生规模类似“倒图钉形”。

1949年12月,教育部召开的第一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提出,要“开始进行全国规模的识字运动”,持续数十年的扫盲教育开始了。田间地头、街道厂矿,处处是学文化的景象:放牛娃在牛背上学;渔家女在船头上学;扫盲戏剧演出时,刚下舞台的演员没卸妆就学习写字……

1956年召开的最高国务会议提出,要在12年内普及小学义务教育;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调动了亿万青年学习的热情;1986年开始实施包括中小学阶段在内的九年义务教育;从1999年起中国高等院校连年扩招;2006年进一步免除学杂费,实施免费义务教育……

世纪之交,“倒图钉形”逐渐成为“金字塔形”。2015年,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中国的文盲率已降低至3.6%,成年人文盲人口在20年间下降了70%。

到2018年,在近14亿人口中,全国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在校生,分别为10339万人、4653万人、3935万人、3833万人,已经呈现“正梯形”。同年,全国小学学龄儿童净入学率为99.95%,初中阶段、高中阶段、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分别为100.9%、88.8%、48.1%,学前教育毛入园率81.7%,这些指标已达同期中上收入国家平均水平。

回忆起过去,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感慨万千。他的中学时代在秦岭脚下的一个小镇度过。“20世纪70年代时,镇上不通电,靠煤油灯照明。更没有教材,用的都是油印的讲义。”

眼下,唐江澎小时候普遍艰苦的学习条件,已逐渐被越来越完善的硬件设施所替代。

2019年9月2日,又是开学报到的日子。重庆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益乡小学六年级的郎宇彤来到学校,觉得“学校变漂亮了”:原先的水泥运动场地铺上了塑胶跑道,新建了足球场、篮球场,还有崭新的宿舍和多功能活动室。

在四川省成都七中,年轻的语文老师杨燕戴着麦克风,打开投影仪开始授课。听课的学生,除了教室里的几十位,还有很多来自陌生的“远端”。

原来,成都七中的网络直播覆盖四川、云南、贵州等地200多所学校的1000多个班级,每天有近8万名学生与该校学生异地同堂上课。

云南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曾是国家级贫困县,禄劝一中是收看成都七中网络直播的学校之一。虽然两个地域、两所学校之间有不小的差异,但通过网络,更多人跨越空间距离的限制,共享优质教育资源。

70年前,新中国百废待兴,那时,国内科技从业人员不超过5万人,专职研发人员只有500多人,现代科研几乎一片空白。

70年来,中国科技发展站上全新的历史起点。从“东方红”跃然于世到“墨子号”飞向太空,从“两弹一星”横空出世到北斗系统服务全球、“嫦娥四号”传回世界上第一张月背影像图……中国科技发展日新月异,发生了整体性、格局性、历史性变革。

朋克喧嚣的地下城、冰封万里的废墟……设想太阳某一天发生灾变,将烧毁地球,为逃离这场灾难,人们将地球装上发动机,让它离开太阳系。这些,都是中国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中的场景。

这样的科幻大片,要由有高水平航天技术的国家来拍。

今年夏天,上映26天,《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即超过42亿,观影人数突破1亿。火爆的背后,是观众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认同和情感共鸣。其中根深蒂固的家国情怀、战胜困难的精神信念、向善向上的执着追寻,无一不是中国人融入血脉的文化基因。

当绿水青山重现美丽

“这条沟淹死了小妞,我跟它有仇!”丁四,这个老舍话剧《龙须沟》中的人物,一提到这条杀人的臭水沟满是愤恨。

北京龙须沟,古高梁河下游故道。新中国成立前是一条污物漂流、蚊蝇滋生的臭水沟,周边住着逃荒逃难来的穷苦百姓,不少人常年生着疥疮,肠胃传染病发生和死亡率很高。

1950年2月,修建龙须沟下水道工程启动,花费预计占当时北京市卫生工程局全年预算近五分之一。一锹一铲,肩扛手抬,党员干部和工人一起在臭水沟中,刨挖、下管、运输材料,脸上、鼻子里满是黑色污垢。

那时候,新中国刚刚成立,一些群众不了解共产党是干什么的。“东单、西四、鼓楼前,哪儿不该修?干吗先来修咱们这条臭沟?政府先不图市面儿好看,倒先来照顾咱们。”通过这件事,老百姓了解了共产党,了解了共产党的方针。

“这条沟教我年年发疟子,淹死小妞子……政府知道这些,就为你,我,全龙须沟的人想办法,不教咱们再病,再死,再臭,再脏,再挨饿。你我是人民,政府爱人民,为人民来修沟!”《龙须沟》里的赵老头这样说。

改造后的龙须沟彻底变了模样:地下有了下水管线,沟上铺成柏油路,两旁立起路灯,居民用上了电灯、自来水,下游常年积水的洼地、苇塘被改建成龙潭公园。

上世纪60年代,党带领人民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在农村地区推进管水、管粪、改水井、改厕所、改畜圈、改炉灶、改造环境的民生工程。

1983年,环境保护上升为我国的基本国策。但是,在很长一个时期内,相较于经济发展的靓丽成就,生态环境保护滞后了。

位于广东东莞的塞古涌,长年累月的工业污染导致水质恶化、黑臭;大运河杭州段因市区工业污水直排比例达67%,水质均是劣Ⅴ类标准;厦门八大景观之一的筼筜湖因为围海造田,污染排放,成了行人路过都要捂鼻子的存在……

在湖北宜昌,当地最大的天然湖泊金湖,湖水发臭,蚊虫滋生。湖泊连着长江,脏水糟蹋了湖面,也污染了江水。彼时,从巴山蜀水到江南水乡,污水入河入江、码头砂石堆积、化工企业围江,长江水质持续恶化、生态功能退化,生态系统敲响警钟。

“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习近平总书记这样说。

70年来,我国生态环境保护认识不断深化、治理能力不断增强。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作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一部分,发生了历史性、转折性、全局性变化。

为保护一江碧水,仅湖南一省去年就在两个月内集中拆除沿江小散码头泊位42个,关停渡口13道,退还长江岸线7.24公里。

白露已过,长江湖南岳阳段的华龙湿地,江碧草青,气象开阔。很难想象,这里两年多前还是一处尘土飞扬、难见绿草的砂石码头,附近的居民常年被灰尘、噪音包围。

老百姓有没有享受到生态变化带来的实惠,是丈量生态文明建设成果的金尺子。今天,曾经扰民的码头变成了惠民的湿地公园。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岳阳楼记》里的美景正在重现。

延安往北,是地处毛乌素沙漠的陕西省榆林市。这里曾被无尽的风沙困扰。70年过去,数百万亩流动沙地披上绿装,塞上风景已换新颜。

1985年,年过花甲的郭成旺承包了村子周边的沙地种树。“当时我就想种上树,挡住风沙,再给村里人弄点柴烧。”郭成旺年纪大了,他的儿子、孙子、曾孙一代代接力种树,硬是将4.5万亩黄沙地变成了树林。

“我爷爷那时候主要种的是杨树,我们现在种的是樟子松。去年我还试着栽上了苹果树,过几年应该就能挂果了。”郭成旺的长孙、今年49岁的郭建军说。如今的毛团村,已成为当地远近闻名的蔬菜基地。

美国航天局卫星收集的数据显示,2000年至2017年,全球绿化面积增加了5%。其中,仅中国的植被增加量,就占到总增量的四分之一以上,位居全球首位。

守护良好生态环境这个最普惠的民生福祉没有终点,只有连续不断的新起点。70年来,从“盼温饱”到“盼环保”,从“求生存”到“求生态”,人民群众期待喝上干净的水,呼吸新鲜的空气,吃上安全放心的食品。

经过不懈努力,2019年1月至7月,全国33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优良天数比例达到80.9%,达到或好于Ⅲ类水体比例已达到2020年的目标。口罩和空气净化器滞销了,天空湛蓝、繁星闪烁的动人景象日益增加,人们的“生态幸福感”一年比一年强。

当人民当家作主

“我一出生便是农奴,在克松庄园里干活,跟牲口住在一起。”秋日午后,75岁的藏族老人索朗顿珠坐在自家小楼二层的天井中,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回忆道。那时,房子永远是漏风的。

1959年的春天,解放军来了。“地契烧了,债务也烧了。”索朗顿珠说,“那时候我是真的相信,解放了!”

解放了,新中国成立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完全改变了,人们都以“同志”相称。

云南9个直过民族从刀耕火种、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直接跨越到了社会主义社会,结束了被土司、军阀等压迫的岁月,人奴役人的历史一去不复返。

70年来,新中国把“人民”二字深深镌刻在她的名字上。

人民当家作主人,一定要以制度为保障。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国共产党领导制订具有临时宪法地位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新中国的成立,开创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纪元,使广大人民能够以平等的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参与政治生活,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式民主的重要途径和最高形式。

1953年,为了选出各级人民代表,中国进行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全国人口普查。据统计,截至1953年6月30日24时,全国人口为六亿零一百九十三万八千零三十五人。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了选民登记。领到选民证的中国人第一次自主行使了神圣的民主权利。

2018年3月5日清早,来自上海的“85后”基层全国人大代表柴闪闪拉开窗帘,迎接他的是一轮初升的旭日。穿上墨绿色的工作制服,将红色代表证佩至胸前,这位邮件接发员走出代表团驻地宾馆,登上前往人民大会堂的大巴车。

“我带着上海农民工的嘱托来参会,责任重大。”首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柴闪闪表情庄重而期待。

3月11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

“我宣誓: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努力奋斗!”

3月17日上午,全票当选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的习近平左手抚按宪法,右手举拳,面向近3000名代表宣读誓词。3000名代表中,包括快递小哥柴闪闪。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国家领导人宪法宣誓。

宪者,法也,宪法就是法上之法、法中之法。追溯新中国成立以来70年我国宪法制度的发展历程,可以清楚地看到,宪法与国家前途、人民命运息息相关。

2012年12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出席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会,并发表讲话重申宪法高于一切。

70年来,以宪法为统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建立并不断完善。

法治兴则国兴,法治强则国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建设法治中国的重大战略任务,通过改革把各项事业进一步纳入法治轨道,筑牢公平正义的防线。

2015年3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分别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例行工作报告。首席大法官和首席大检察官不约而同提到一个普通公民的名字:呼格吉勒图。

1996年4月9日,呼和浩特一家工厂内发生强奸杀人案,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凶手,并在62天后被执行死刑。2005年,真凶现身。2014年12月15日上午,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赵建平带着数名合议庭的法官走进呼格吉勒图的父母家,宣读再审判决书:呼格吉勒图无罪。

“等了18年,最终等到一个公平公正。”呼格吉勒图的母亲说。

公平正义是人民群众感知法治建设的一把尺子。70年来,一份份严肃公正的判决,一件件冤错案件的纠正,增强着人民群众对法治的信仰。

70年来,从人民当家作主到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从共同纲领到现行宪法,从依法治国到全面依法治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不断发展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越走越坚定。

如今,索朗顿珠所在的克松村已更名为克松社区,社区内有50多名在校大学生。得益于国家的教育扶持政策,这些“90后”“00后”的家庭几乎没在子女求学的费用上犯过难。

“我始终记得,当年是解放军,还有党和政府派来的工作队帮了我们。”索朗顿珠说。这个当年曾从克松慌张逃走的年轻人,后来曾担任克松村的党支部书记,并义务为村集体服务多年,“作为共产党员,最重要的就是要为群众做事情,我也是一直这样告诉后辈的。”

70年风雨征程,每一个人都为自己的坐标,留下了独特的印记,为这片土地今日的蓬勃积聚了洪荒伟力。

李银转们过上了富裕的日子,郎宇彤们的学校越发美丽,索朗顿珠的后辈们愈加明白共产党员的初心与使命……

今天,在你我的奋斗下,小康之梦,近在咫尺。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03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