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破产制度助力民企发展

 

受融资环境、社会偿债传统以及企业管理缺陷等影响,民营企业债务多牵连其背后的自然人,自然人过度负债问题的解决,亟待个人破产制度的规制

个人破产制度的实施,将为陷入严重债务危机的诚信个人提供债务重组机会,鼓励债务人继续创业,防范系统性债务风险,优化营商环境,助力民营企业发展

文 | 张广芳

我国正着力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个人破产制度的构建作为改革的有机组成部分,不仅能够弥补现阶段市场主体退出通道的不足,其债务免责、豁免财产、有序偿债等机制,对于企业市场主体,尤其是民营企业的发展亦具有促进作用。

民企背后的自然人债务困境

以规制自然人主体退出市场为主要内容的个人破产制度,缘何能够作用于民营企业?首先,民营企业与其背后的自然人休戚相关。占民营企业一定数量的个人独资与合伙企业,其投资人、普通合伙人均须对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公司制民营企业的出资人或实际控制人最终亦及于自然人;其次,受融资环境、社会偿债传统以及企业自身管理缺陷等因素影响,民营企业债务多牵连其背后的自然人,而自然人过度负债问题的解决,亟待个人破产制度的规制。

当前,民营企业背后的自然人面临严峻的债务借贷与偿还问题。

其一,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后果多由其背后自然人负担。民营企业通过银行融资存在诸多限制,在融资渠道较为单一、融资方式创新不足的情况下,多数民企转而向影子银行、民间借贷等非正规高成本金融市场融资。民营企业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往往以自然人身份为企业债务向债权人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在前述情形下,即便是公司制企业,其“股东有限责任”所形成的企业与股东之间的风险隔离机制也将被穿透。一旦企业遭遇债务危机,提供担保的自然人股东不得不以其个人全部财产履行偿债义务,股东过度负债的几率也会大幅上升。

其二,社会偿债传统总体不够宽容,债务人难以从债务泥潭中脱身。从历史的角度看,“负债违契不偿”有罪明文规定于传统历代法典,主流的“欠债还钱”债务观影响深远。时至今日,“负债应偿”仍然是多数人所认同的理念。这导致因企业经营失败而负债的自然人通常面临被长期追债的困境。一方面,债权人用尽手段,可能会采取贬损名誉甚至暴力催讨等非法方式,对债务人造成极大伤害;另一方面,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的债务纠纷,在债务人无财产可执行情况下,法院仅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嗣后债务人取得可供执行财产,仍须恢复执行。

民营企业的债务问题,造就了大量“诚实而不幸”的自然人债务人。这些债务人的债务违约并非出于故意,而是基于商业风险、决策失误等因素发生。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逐步深入,民营企业在数量与体量上不断壮大,创业与经营失败也将同步增加。如果继续采用不区分善意与恶意债务人的债务偿还与执行制度,势必影响民营企业家的创业活力,降低营商环境的友好程度。

“放飞”民营企业家

作为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供给顶层设计中的重要一环,个人破产制度的目的,即为陷入严重债务危机的诚信个人提供债务重组机会,鼓励债务人继续创业,防范系统性债务风险,优化营商环境,有助于破解目前民营企业背后的自然人所面临的债务困境。

一方面,债务免除制度促进企业家精神培育。企业家所具有的创新创业精神,是引领民营企业发展的源动力,是加速市场机制运转的要素资源。然而,繁重债务堵塞了民营企业家再次创业的通道,挫伤了商业冒险和创新精神,削弱了民营企业活力,最终对市场经济发展造成负面影响。个人破产法中的债务免除制度可以有效扫除上述障碍。债务免除,即诚信债务人按照法定程序清理债务之后,剩余不能偿还的债务得免除之。债务免除制度能够降低企业家创业及决策的试错成本,减轻其社会生活和被司法执行的压力,为企业家在经济市场的再融入提供正向激励,有利于充分发挥企业家商业潜能,培育长效创新创业精神,提升民营企业活力。与债务免除制度相配合,个人破产制度中特有的豁免财产机制,使破产企业家得以保留生产生活所需最低限度的财产,而免于生存与发展的忧虑。

另一方面,有序清偿机制保障债务人人身财产安全。民营企业背后的自然人债务人需要应对的债权人通常为多个,这使得债务追讨与清偿容易陷入无序状态。实践中,银行等金融机构一般会选择司法途径请求债权,而民间借贷的债权人则有可能采取极端方式。此外,债权人急于优先取得清偿,往往不会在意是否对债务人的财产价值造成贬损,致使债务人财产变价低于正常估值。个人破产法注重债权债务双方的利益平衡,有序清偿机制将为双方纠纷的解决构建一个相对公正的平台。债务清偿的方式、顺序、比例皆有法可循,债务人得免于过分的骚扰与暴力行为,其用以清偿债务的财产亦得保值。由此,可逐渐消除对商业失败被追债的恐惧心理,激发社会创业创新热情,壮大民营经济。

促进民企走向高质量

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民营经济走上高质量发展之路势在必行。作为一种秩序规范,个人破产制度是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的客观要求,其落地对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会产生多方面的促进作用。

个人破产制度有助于实现破产企业市场出清,释放被占据的资本及人力资源要素。企业破产后,本应及时退出市场。但在个人破产制度缺失而自然人又为企业背负了过重债务的情况下,自然人无法完成自身的债务清理,更无力顾及破产企业,致使部分企业应退不退。个人破产制度有助于过度负债的自然人更加高效地退出市场,进而便利破产企业出清,促进市场主体优胜劣汰和资源优化配置,提升民营企业整体质量。

个人破产制度有助于民营企业提高自身管理水平,树立守法诚信经营理念。个人破产法制定施行后,诚信债务人将通过剩余债务免除与豁免财产制度得到重新开始的机会,而失信债务人不仅不予宽待,还可能面临刑事处罚。守信与失信区别对待机制有助于督促企业规范经营,改善民营企业粗放管理的现状。

可以说,个人破产制度为解决部分民营企业主过度负债问题提供了方法和路径,有助于阻断区域性、行业性债务连锁蔓延,防止个人债务危机的积聚爆发,打击逃废债等不诚信行为,稳定金融经济秩序,为民营企业提供更好的发展环境。

更具深意的是,民营企业背后的自然人过度负债,并不能完全归咎于其本身,市场行情、政策变动、营商环境等因素皆可能致其破产。因此,正常商业风险导致的经营失败不应成为被过分苛责的理由。个人破产制度对破产人的宽待使其保持基本的人格尊严和最低生活水平,有利于其重新回归社会,继续创新创业。

(作者单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文化研究院)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3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