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千年的盛世回眸

 

——辽宁“又见大唐”书画文物展走笔

百件来自全国多个文博机构的文物珍品,将观众带回那个令无数中华儿女魂牵梦萦的盛世大唐,感受雍容自信的大国气度

站在当下,回望大唐盛世,望见的是中华古代文明的高峰,泱泱大国的自信,历尽沧桑的从容,民族复兴的伟力

中华文明的根本是什么,我们应该继承什么、发扬什么,能为今日盛世做些什么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赵洪南 孙仁斌

巍巍大唐,煌煌盛世。

灿若烟霞的大唐王朝,创造了举世瞩目的文治武功:

这个时代,疆域辽阔、国力强盛:贞观盛世、永徽之治、开元之治,万邦来朝、声名远播;

这个时代,兼收并蓄、开放包容:丝绸之路连结亚欧,各国文明汇聚熔铸于长安,成果流布四海,影响绵延至今;

这个时代,文学、艺术名家辈出:李白、杜甫、颜真卿、张旭、欧阳询、阎立本、吴道子……其名震烁古今、其作千古传扬。

近期,由国家文物局和辽宁省委宣传部联合主办的大型文物特色展览“又见大唐”书画文物展在辽宁省博物馆展出。100件来自故宫博物院、国家图书馆、辽宁省博物馆、上海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河南博物院等文博机构与唐代有关的画、书法等文物珍品,将观众带回那个令无数中华儿女魂牵梦萦的盛世大唐,感受那雍容自信的大国气度。

国宝里的盛世往昔

丹凤门、含元殿、宣政门、紫宸殿……走进“又见大唐”一号展厅,电子大屏幕用光影再现了大唐长安大明宫的景象,城阙深深,气象万千。柔和灯光下,人们仿佛踏入时光隧道,重回大唐盛世。

古琴、书法、绘画、唐三彩……以往仅在历史教科书里见过名字的展品,一一呈现在观众面前。如微风吹过历史的纱帘,传承千年的文物让观众看到了生动真实、立体可感的大唐。

——骏马上的大唐。唐人爱马,狩猎之风盛行,马球运动风靡全国。展厅内众多以马为创作对象的绘画、诗歌、雕塑、陶瓷等艺术佳作,令观众目不暇接。唐代韩干的《神骏图》描绘了僧人支遁爱马的故事;金代赵霖的《昭陵六骏图》依据唐太宗李世民昭陵前的六骏石刻绘制而成,笔法遒劲,设色精微,将马匹毛色表现得真实自然,战骑驰骋疆场的雄姿刻画得十分生动。这些作品展现出这个中原王朝开疆破土、建功立业的壮志雄心。

——画轴里的大唐。大唐如画,令人心驰神往。《唐阎立本(传)萧翼赚兰亭图卷》以画叙事,讲述了唐太宗李世民痴迷王羲之书法,派官员萧翼找辩才和尚赚取《兰亭序》的典故;宋徽宗摹本《捣练图》描绘了唐代妇女捣练、理线、熨平、缝制劳动时的情景,表现出唐代以“丰肌为美”的独特审美特征。

——书法中的大唐。唐代是中国书法发展的高峰,众多书法大家开创了一个时代,也记录、见证了一个时代。《万岁通天帖》记录了书圣王羲之一门七位书法大家的墨宝,历战乱、遭火劫,流传至今;《仲尼梦奠帖》是欧阳询行书成就的顶峰,也是后世所列中华十大传世名帖之一;颜真卿名作《大唐中兴颂》,字里行间洋溢着唐王朝奋发有为的豪迈气魄。

——丝路间的大唐。驼铃阵阵、大漠孤烟。《唐彩绘陶载丝囊骆驼》中,骆驼昂首张口,背上驮有丝束、兽头囊等物品,是丝绸之路上载物骆驼的形象写照;《唐三彩胡人牵驼俑塑》塑造了一位深目高鼻、留着络腮胡子的典型胡人形象。隋唐时期,以敦煌为中心的丝绸之路繁荣兴盛,历经千载,至今仍散发着灿烂光辉。这些文物从千年前的盛唐走来,向人们讲述着“一带一路”的历史与当下。

一件件稀世珍品,是大唐盛世的历史见证,展示着唐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等诸多方面的缤纷与雍容,凝聚着中华民族的文明记忆与文化基因,是最宝贵的民族文化遗产之一。

名作中的如烟往事

历二十一帝、享国289年的盛世大唐已成历史,但其影响依然鲜活灵动。一件件传世的书画名品中,藏着大唐的如烟往事,留下诸多耐人寻味的话题和谜题。

“现在大家看到的是辽宁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万岁通天帖》,又称唐摹《王羲之一门书翰》,是王羲之等七人十帖的唐摹书法精品……”在讲解员的指引下,观众们聚拢在展柜落地橱窗前,观看纸张已发黄的书法长卷。

公元697年(武则天万岁通天二年),王羲之的后人王方庆向武则天进献其祖上王羲之、王荟、王献之、王徽之等一门28人的墨迹珍本十卷。武则天命人用“双钩填廓法”精心临摹后,将真迹归还给王方庆,临摹品收藏在内府。后来,王氏后人将真迹遗失,这一临摹帖成为唯一接近王羲之真迹的书法珍品。岁月流转,此后收藏在清廷宫中的《万岁通天帖》,被末代皇帝溥仪带到东北长春,解放后收藏于辽宁省博物馆。

此次展出的《虢国夫人游春图》,再现了唐玄宗宠妃杨玉环的三姐虢国夫人及其眷从盛装出游的情景。唐代杨贵妃受宠,她的哥哥杨国忠登上相位,三个姐姐被封为秦国、虢国、韩国夫人。其中,虢国夫人生活奢靡、爱好出游,历史上对其讽刺的诗歌绘画颇多,此图即是颇为著名的一件。画面中绘八骑九人出行场面,人物衣着华丽,骏马肥硕健壮,线条细劲圆转,色彩鲜艳浓丽。

本图无作者名款,卷前有金章宗完颜璟仿宋徽宗瘦金书体写“天水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题签一行,有人据此认为此图为宋徽宗所绘。

《虢国夫人游春图》中究竟哪一位是虢国夫人,至今仍悬而未决。辽宁省博物馆馆长吴炎亮介绍说,有研究者认为画卷中间并列二骑,即虢国夫人和秦国夫人并辔而行,均骑浅黄色骏马。虢国夫人居全画中心位置,身穿淡青色窄袖上襦,肩搭白色披帛,下着描有金花的红裙,裙下露出绣鞋上的红色绚履。秦国夫人侧面朝向虢国夫人诉说着什么,两人脸庞丰润,雍容华贵,神情悠闲自若。

唐代周昉的《簪花仕女图》,描绘了一个惠风和畅的晴日,仕女们在幽静的庭院中漫步,或捕蝶,或戏犬,或赏花,或若有所思。

吴炎亮说,清末代皇帝溥仪1924年出宫前,用一年时间整理了千余件举世罕见的书画作品。溥仪逊位后,这批书画在日本人协助下运抵天津,后随溥仪运至当时的长春伪皇宫小白楼。1945年8月17日,溥仪乘飞机企图逃往日本时被苏联红军俘获,其携带的一部分书画和珠宝,由苏联红军查扣并转交东北民主联军。几经辗转,《簪花仕女图》藏于辽宁省博物馆。

抚古思今 坚定自信

往事越千年。

一位带着四岁男孩的母亲从广东到沈阳旅行,看到电视里宣传“又见大唐”展览,临时改变行程,放弃景区参观,带孩子来一览千年前盛唐的绝代风华;

两位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美术史专业学生,在日本休假时听说中国辽宁正在举办“又见大唐”展览,特意买机票来到辽宁省博物馆,领略这个文明古国的文化艺术巅峰……

白发苍苍的老人、列队整齐的学生、手持相机的游客、远涉重洋的国际友人……参观者来自四面八方,汇集在中国东北,共赴这场文化艺术的盛宴,站在当下,回望历史,与千年前的辉煌盛世深情回眸、深沉对话。

“辽宁省博物馆收藏的唐代书法绘画文物享誉中外,这次展览经过近一年的准备,联合国内多家顶级博物馆,对相关文物珍品进行高效资源整合,拿出最珍贵的古代文物,希望带观众感受盛唐时代的文化遗产,弘扬大唐文明中的自信、开放和包容精神。”正如本次展览策展人、文化学者刘传铭所说,观众来看展览,不仅在看那些经过时光淘洗的缤纷文物,更在思考中华文明的根本是什么,我们应该继承什么、发扬什么,能为今日盛世做些什么。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中华儿女已经创造并将继续创造辉煌灿烂的文明成就。站在当下,回望大唐盛世,望见的是中华古代文明的高峰,泱泱大国的自信,历尽沧桑的从容,民族复兴的伟力。我们希望透过此次展陈的文物,向观众传递这样的信念和力量。”活动主办方之一、辽宁省文化演艺集团(省公共文化服务中心)党委书记、主任韩伟对本刊记者说。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58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