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决战决胜脱贫攻坚

 

时钟滴答作响,脱贫攻坚决战进入最后读秒——约600万贫困人口,意味着平均每天要脱贫2万人,每分钟脱贫约14人

千年梦想,浓缩于接下来的300多个日日夜夜;世纪担当,扛在我们这代共产党人的肩头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陈燕

在亚的斯亚贝巴举行的中非减贫发展高端对话会上,一本来自中国的著作《摆脱贫困》成为焦点。

这本书记录了习近平总书记当年在福建省宁德地区工作期间的思考与实践,对减贫脱贫着墨尤其多。穿越时空和语言的界限,“人穷不能志短”“弱鸟可望先飞,至贫可能先富”等观点引发广泛共鸣。

一位来自刚果(金)的与会代表感慨,非洲有数以万计的“当年的宁德”,这本书不仅是写给中国读者,更是写给所有非洲人和所有致力于摆脱贫穷泥沼的国家和人民的。

万里之外的中国,一场改变数千万人命运的脱贫攻坚大决战,正在深入推进。

“年度脱贫攻坚任务全面完成。”2019年12月召开的全国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宣布,预计2019年减少贫困人口1000万人以上,340个左右贫困县脱贫摘帽。

时钟滴答作响,脱贫攻坚决战进入最后读秒时间——距离党中央提出的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目标,只剩300多天,贫困人口约600万人,平均每天脱贫2万人,每分钟脱贫约14人。

“冲锋号已经吹响。”2020年新年贺词中,习近平主席发出号令,我们要万众一心加油干,越是艰险越向前,把短板补得再扎实一些,把基础打得再牢靠一些,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如期实现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

夺取脱贫攻坚全面胜利,响鼓重锤,只争朝夕。

信心:向贫困发起最后总攻

数字背后有乾坤。截至2018年,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交出累计减贫8239万人、累计减贫幅度83.2%、贫困发生率累计下降8.5个百分点的历史性答卷,这是令世界惊叹的人间奇迹。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脱贫攻坚摆到治国理政突出位置,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出精准扶贫方略,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向着最后的贫困堡垒发起总攻。

建立脱贫攻坚责任体系。中西部22个省份党政主要负责同志向中央签署脱贫攻坚责任书,逐级立下军令状,五级书记抓扶贫、全党动员促攻坚的格局基本形成。

建立脱贫攻坚政策体系。中办、国办出台13个配套文件,中央和国家机关出台230多个政策文件或实施方案。各地相继出台和完善“1+N”的脱贫攻坚系列配套措施。

建立脱贫攻坚投入体系。财政扶贫资金大幅增加,2013年至2017年,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累计投入2787亿元,平均每年增长22.7%;省级财政扶贫资金累计投入1825亿元,平均每年增长26.9%。

建立脱贫攻坚动员体系。加大东西部扶贫、中央单位定点扶贫等协作力度,实施“携手奔小康”行动,动员各方面力量合力攻坚。

建立脱贫攻坚监督体系。全面从严治党要求贯穿脱贫攻坚全过程各环节,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对各地开展脱贫攻坚督查巡查。

建立脱贫攻坚考核体系。组织省际交叉考核、第三方评估、财政扶贫资金绩效评价和媒体暗访,实行最严格的考核评估制度。

……

反贫困的奇迹,正在中华大地上书写。

“五间房,宽敞着呢!”65岁的马五德,家住属于“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的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县掌子沟乡白土窑村,2018年他从山上搬到了新村。

以前,马五德有三怕,一怕羊长得大、二怕庄稼成熟、三怕生病。那时候,他住的地方,方圆一公里就他一户人家。没有路,常因雨雪十天半月下不了山。养的羊要想卖出去,就要背下山,收庄稼也全靠背,生了病能不能及时送到医院主要看运气。

“现在都不怕了。搬到新村,没花一分钱。”马五德说。

马五德的故事,只是中国脱贫攻坚的一个缩影。

以现行标准衡量,1978年末我国农村贫困发生率高达97.5%,农村贫困人口7.7亿人,而截至2019年底,只剩600万人尚未脱贫。

数字背后,是贫困群众生活的巨大变迁。一座座扶贫车间如雨后春笋从山沟里拔地而起;一个个易地扶贫搬迁点斩断群众的穷根;昔日的“穷山恶水”变成绿水青山,再变成金山银山……“中国贫困人口的减少规模和速度在人类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院长汪三贵说。

靶心: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脱贫攻坚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翻山越岭来到湖南湘西十八洞村,走进多个低保户、特困户家,仔细了解村民的生产生活情况,提出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理念,成为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基本方略。

5年后,十八洞村村民龙先兰收到一份特殊礼物——商标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曾经是孤儿、贫困户的龙先兰,2014年在扶贫工作队的帮助下开始养蜂,如今成为远近闻名的养蜂能手。“有了自己的品牌,将来要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品质变品牌。”他说。

如今,产业兴村、旅游兴村全面发力,由深度贫困村到136户贫困户全部脱贫摘帽,人均年纯收入由2013年的1668元提高至2017年的10180元,十八洞村气象一新。

精准扶贫如同“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对准深度贫困地区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以精准施工落实各项部署,取得显著成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高度评价,中国精准减贫方略是“帮助最贫困人口、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宏伟目标的唯一途径。”

解决好“扶持谁”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确保把真正的贫困人口弄清楚,把贫困人口、贫困程度、致贫原因等搞清楚,以便做到因户施策、因人施策。

脱贫攻坚要做到精准,首先必须摸清贫困底数。2014年,在全国范围逐村逐户组织开展贫困识别,基本摸清了我国贫困人口分布、致贫原因、脱贫需求等信息,建立起了全国统一的扶贫开发信息系统。截至2018年,建档立卡贫困识别准确率达到98%以上。建档立卡使我国贫困数据第一次实现了到村到户到人。

解决好“谁来扶”的问题。打赢脱贫攻坚战,关键在党,在党的各级干部。一方面,坚持党对脱贫攻坚的领导,严格执行脱贫攻坚一把手负责制,省市县乡村五级书记一起抓,发挥好基层党组织在脱贫攻坚中的战斗堡垒作用。另一方面,坚持专项扶贫、行业扶贫、社会扶贫等多方力量有机结合的“三位一体”大扶贫格局,推进“万企帮万村”工作,充分调动各方力量。

解决好“怎么扶”的问题。精准扶贫对症下药,分类施策,打造“五个一批”脱贫路径。发展生产脱贫一批,428个贫困县开展电商扶贫试点,2.26万个贫困村开展旅游扶贫,产业扶贫风生水起;易地搬迁脱贫一批,“十三五”期间1000万人口要“挪穷窝”;生态补偿脱贫一批,37万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通过生态护林员上岗就业;发展教育脱贫一批,贫困家庭子女免费接受职业教育、高中教育基本实现;社会保障兜底一批,农村低保和扶贫开发两项制度有效衔接,贫困人口逐步实现应扶尽扶,应保尽保。

“精准扶贫是以提高瞄准精度为核心,更加科学、有效的扶贫模式。”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说。以就业扶贫为例,2018年新增劳动力转移就业259万人;实现77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就近就业。

决心:攻下最后的贫困堡垒

行百里者半九十。脱贫攻坚进入决战阶段,剩下的都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坚中之坚,脱贫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2017年,中央确定的深度贫困地区包括西藏、四省藏区、南疆四地州和四川凉山、云南怒江、甘肃临夏等“三区三州”。总体上看,深度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和社会事业发展滞后,社会文明程度较低,生态环境脆弱,自然灾害频发,贫困人口占比和贫困发生率高,人均可支配收入低,集体经济薄弱,可谓最后的贫困堡垒。

“脱贫攻坚本来就是一场硬仗,而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是这场硬仗中的硬仗。”2017年6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山西太原主持召开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时强调。

打好硬仗中的硬仗,为脱贫攻坚战向深度贫困进军发出总动员令。瞄准深度贫困地区发力,政策顶层设计不断完善——

2017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实施意见》,对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工作作出全面部署,明确新增脱贫攻坚资金、新增脱贫攻坚项目、新增脱贫攻坚举措主要用于深度贫困地区。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激发深度贫困人口内生动力,把扶贫同扶志、扶智结合起来,把救急纾困和内生脱贫结合起来,推动贫困群众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脱贫致富。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精准脱贫要坚持现行标准,聚焦深度贫困地区和特殊贫困群体,加大攻坚力度,提高脱贫质量。

……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说,下一步将加强对深度贫困地区监测监控,确保脱贫不留死角。

惟其艰难,方显勇毅。“摆脱绝对贫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在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学家张连起看来,打好三大攻坚战,必将极大提高全国各族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极大增强人们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认同感。

恒心:激活贫困地区贫困群众的内生动力

脱贫是一场持久战。2019年4月,在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加强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让脱贫具有可持续的内生动力。

在多位受访研究者看来,扶贫既要输血更要造血,既要扶智也要扶志,不止步于脱贫,还要致富,奔向更加富裕的美好生活。

扶贫攻坚到了最后关头,剩下的贫困人口大多分布在“老、少、边、山、库”地区,是贫困程度深、发展能力弱的贫中之贫、困中之困。山大沟深、路远地偏等恶劣的自然环境,滞碍了交通、信息、物流,也易让深陷贫困的群众意志消磨。

2018年8月,中共中央正式公布《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并再次强调要开展扶贫扶志行动,提高贫困群众自我发展能力。

调动扶贫对象的积极性,扶起“脱贫志”,发挥其主体作用,提高其发展能力,既是关键,更是目的,就是要扶起“宁愿苦干,不愿苦熬”“天等人、民不等天”的精气神,从“要我脱贫”转变为“我要脱贫”。

人均受教育程度低,是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绊脚石。有的因受教育水平不高,缺乏必要的知识与劳动技能,主动脱贫的能力不足。贫困地区要想早脱贫、不返贫,需从根上把教育抓好,扭住穷根“富脑袋”,增强可持续发展的造血功能,彻底阻断贫困代际传递。

如今,在新疆,贫困家庭的孩子已享受从学前三年教育到高中阶段的免费教育。2019年,新疆拨付8亿元支持22个深度贫困县义务教育学校建设校舍39.53万平方米。全区义务教育巩固率已达到94.2%,做到了贫困生有学上、上得起学、不辍学。

稳脱贫、不返贫,提高脱贫质量是关键。“脱贫攻坚在当前阶段重点是要把握好标准,要更加有针对性,既不能降低标准,也不能养懒汉,要保证扶贫政策可持续,更要确保脱贫质量。”汪三贵说。

建立防止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长效保障机制,是稳脱贫的重要制度供给。在云南省镇雄县,过去是“辛辛苦苦奔小康,得场大病全泡汤”,全县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率高达30.67%。如今,通过县里的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政府兜底“四重保障”政策,2017年,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住院实际报销比例达91.5%。

贫困是一个相对的、发展的概念。绝对贫困问题解决后,减贫将从扶贫向防贫转变。相对贫困将长期存在,脱贫攻坚战夺取全面胜利后,精准扶贫仍需继续努力,不可有丝毫松劲。

同心:携手奔小康

脱贫攻坚路上,没有旁观者,只有同行人。“决不让一个地区、一个民族掉队。”这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中的承诺,如今这一承诺正在变为现实。

宁夏永宁县,闽宁镇。站在自家宽敞的小院里,63岁的谢兴昌可以望见镇区一排排新房,宽阔的马路直直伸向远方的贺兰山。“当年那个‘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砂石跑’的荒滩,要是没有福建亲人的帮助,怎么能一步步变成如今的样子呢?”谢兴昌说。

这里因扶贫而生、因脱贫而兴,从“干沙滩”到“金沙滩”的蝶变,正是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的生动缩影。

2016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宁夏银川主持召开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是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协同发展、共同发展的大战略,是加强区域合作、优化产业布局、拓展对内对外开放新空间的大布局,是实现先富帮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目标的大举措。

闽宁协作、苏黔情深、粤桂来往……东西部扶贫协作向纵深推进,跨山越海心手相连。仅2018年一年,东部9省市投入的财政帮扶资金就达177亿元,双方互派挂职干部和专业技术人员2.85万名,帮助144万贫困人口实现转移就业。

彰显制度优势,扶贫勠力同心。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正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党的十八大以来,构建起专项扶贫、行业扶贫、社会扶贫“三位一体”的大扶贫格局,广泛有效地动员和凝聚起各方面力量。

在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杨多贵看来,在消除贫困、实现共同富裕的政策“工具箱”之中,最能体现全国一盘棋和国家强大调控能力的,是东部发达地区支援西部欠发达地区的扶贫协作。“这在世界上只有我们的党和国家能够做到,它充分彰显了我国的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

截至目前,中央和国家机关117个部门(单位)定点帮扶233个贫困县,选派挂职干部和驻村第一书记1727名,累计投入和引进帮扶资金713.7亿元;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在地方建立了2.6万个扶贫联系点,2018年累计帮助43.7万名贫困群众实现脱贫;7.64万家民营企业结对帮扶4.88万个贫困村,1100多万贫困人口受益……“携手奔小康”“军民一家亲”“万企帮万村”,令贫困地区的脱贫之路“不再孤单”。

初心:关键在人关键在责

脱贫攻坚,关键在人,关键在职责。2015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强调,推进脱贫攻坚,关键是责任落实到人。要加快形成中央统筹、省(自治区、直辖市)负总责、市(地)县抓落实的扶贫开发工作机制,做到分工明确、责任清晰、任务到人、考核到位,既各司其职、各尽其责,又协调运转、协同发力。

正是在这次会议上,中西部22个省区市的党政主要负责同志向党中央签署了脱贫攻坚责任书。在此基础上,省、市、县、乡、村层层签订脱贫攻坚责任书。

天下顺治在民富,天下和静在民乐。“五级书记抓扶贫”,这是中国的特色,更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

2016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脱贫攻坚责任制实施办法》,从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落实、合力攻坚、奖惩等方面对落实脱贫攻坚责任制作出安排部署。至此,我国脱贫攻坚责任体系基本建立。

脱贫攻坚的成果,必须经得起实践的检验、人民的检验、历史的检验。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建立年度脱贫攻坚报告和督查制度,加强督查问责,把导向立起来,让规矩严起来。

2016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脱贫攻坚督查巡查工作办法》,督查工作坚持目标导向,着力推动工作落实;巡查工作坚持问题导向,着力解决突出问题。分别对督查巡查的组织实施、重点内容、结果运用等作出具体安排。这标志着脱贫攻坚督查体系的建立。

考核评估体系也是脱贫攻坚制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2015年,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首次组织开展了对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工作成效的试考核,根据试考核情况对中西部20个省份开展了督查,对2个省份开展了巡查。

攻坚克难,最怕花拳绣腿,最忌光说不练。求真务实的导向立起来,真抓实干的规矩严起来,激励着党员干部把脱贫职责扛在肩上,把脱贫任务抓在手上。

千年梦想,浓缩于接下来的300多个日日夜夜;世纪担当,扛在我们这代共产党人的肩头。咬定目标、勠力攻坚,决战决胜的总攻时刻已经来临。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426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