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做合格的百姓记者

文/石其智

1980年生人。辽宁丹东广播电视台《政风行风热线》节目部主任、记者、主持人。主持的栏目多次被评为辽宁省名版名栏、辽宁省广播电视优质栏目金奖,荣获全市学雷锋先进集体、丹东市优质服务窗口等称号。坚持以百姓诉求为核心,加强制度建设,促进热线督查督办。在督促百姓个性化诉求解决的基础上,发挥媒体优势,促进共性问题的解决,提高烧煤取暖户补助标准等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组织策划《市长市民对话》等专题节目百余期,户外直播《服务春耕惠民生》、党员记者进社区等活动,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荣获双拥先进个人、抗洪抢险先进个人、十佳文明市民等荣誉称号。

 

 

2003年夏天,当我的大学同学们怀揣211院校数学专业毕业证书,走进银行、学校和机关时,我却背起行囊回到了家乡,成为新闻“临时工”。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我却为此整整准备了四年。大学里,我利用业余时间,完成了新闻学专业本科段自学考试的学习;大四时,我选择广播电台作为实习单位,从零学起,跑新闻、写稿子、剪录音、做口播,只为实现“记者梦”。

一、我自豪,我是一名记者

有梦简单,追梦不易。在一线做时政记者,我用5年跑遍了民生、经济和党政等各个领域,也从一名新手变成了“老司机”。每个当记者的人要说起难忘的事儿和吃的苦,都会罗列一大堆,但总会有那么一两个瞬间,让你受益终身。

有一年除夕,我跟随市领导到深山里的国家重点水利工程慰问,车刚刚爬上大岭就因为雪天路滑而翻了车,采访车在山顶侧翻后、又旋转了好几圈直奔四五百米的悬崖而去,最后是被一块没有来得及运走的巨石挡住,全车人才得以生还。此后,我还是从车窗里爬出来,坚持完成了采访,因为我是记者。有一年夏季,鸭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水,我在采访途中被困在一处村庄整整12小时,我坚持用8次直播连线报道,记录了整个救援过程,那一刻,我的脑海中只有一个信念,我是记者。丹东地处中朝边境,特有的抗美援朝红色基因,让这里成为新闻富矿。千里寻找志愿军遗骸的亲人、鸭绿江断桥上激情唱响志愿军战歌的将军、和平年代军民鱼水情深的故事,都被我一一记录,见证城市发展的重要节点、与时代同行,我自豪,我是一名记者。

二、以实实在在的辛苦和努力建好百姓与政府连心桥

2009年,正当在时政新闻采访一线如鱼得水时,我却选择了加入民生记者的行列。丹东广播电视台全新改版的《政风行风热线》节目,是一档民生舆论监督节目,每天邀请政府职能部门做客直播间,为百姓解疑答惑、排忧解难。时政记者一线采访的积淀,让我有机会走到话筒前。直播间里,协调政府职能部门与市民对话,游刃有余;直播间外,运用新闻舆论监督功能,追踪民生问题办理,十年来从未离开。连续3600多个清晨,每天七点到岗是我交出的答卷。这份答卷中有直播间里与市长、局长和听众对话的从容不迫,有对问题穷追不舍的跟踪与反馈,这种坚守收获的是:10年听众拨打热线电话32万人次,受理解答和解决问题5万多件,办结率98%。这数字并不虚无缥缈,这5万多件记录都我卷柜中的笔记里,更装在每位市民的的心里。而我更收获了对政策的理解和把握、组织沟通和快速协调处理问题的能力。

作为民生记者,一面是亟需帮助的百姓,一面是政府的职能部门,建好连心桥,不光要靠责任意识,更要付出实实在在的辛苦和努力。每一件受理的问题,都需要一一跟踪回访,当一大批由点及面的问题得到有效解决,当百姓露出满意的笑脸,当城市一天天变美好,我们体会到了作为一名新闻人的荣光,因为我们是时代进步的参与者和推动者。

有一年临近供暖季,多位市民打来热线电话反映,烧煤取暖户取暖费补助每年只有20多块钱,这个标准执行了10多年,但煤价年年上涨,希望提高补助标准。接到电话后,我带上采访设备、骑上自行车就来到了居民家里。在我眼前的景象是:那些平房或棚户区住户,居住面积小、人口多、生活拮据,每年花在烧煤取暖的费用都达上千元。与楼房取暖户半额、甚至全额补贴相比,微额的补贴简直杯水车薪。报道在《热线特别策划——市长走进直播间》节目播出后,立即引起市政府高度重视。市长立即责成有关部门对全市烧煤取暖户进行调查,之后,通过市政府常务会议决定将提高烧煤户取暖费补助标准列为当年为市民办的15件实事之一,4万多户烧煤取暖户受益。

民生热线节目的生命力在解决问题,民生记者的职责是通过舆论监督促进工作落实。一位市民通过新闻热线反映:物业公司代开发公司向其违规收取了350元有线电视初装费。通过与相关部门确认,这笔收费确属违规,开发商承诺立即返还。当所有人觉得问题得到圆满解决时,我却连续采写5篇报道,对此项收费进行深入剖析。报道得到了相关部门的重视,他们举一反三,进行专项整治,检查规范市内6个开发单位,涉及2000多户居民,退还业主初装费达80多万元。

三、百姓的信任,是民生记者最珍贵的财富

民生连着民心,吃穿住行件件关乎民生,事事涉及群众切身利益。作为民生热线记者,真诚地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忠实反映人民群众的愿望、呼声和要求,才能始终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

有一年春节前,一位市民给我们热线打来电话,说自家楼道里住下了一名流浪人员。我和同事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并联系了公安机关。见了面,大家都为难了。因为这名男子既不会说普通话,又不会写字,身上更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证件,随身只有半袋大米和几双破旧的胶鞋。于是,我们把他送到了救助站。正常情况下,记者的工作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整个春节假期,我都在惦记着这位流浪者。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故事?他的家在哪里?他的亲人是不是在四处寻找他?

于是,我坚持每天到救助站看望他,坚持和他一边交流一边看电视节目,虽然只能听清一两个词,但经过反复耐心地与他交流,他越来越愿意和我们说话。每天吃完午饭,站长于凤华都会打开全国救助管理站站长微信交流群,让他在群里说上几句话。第十天后,云南昆明站传来消息:他很可能是拉祜族人。

于是,我辗转找到民族语言翻译,终于得知:他叫劳住,今年32岁,家住云南省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富岩镇,具体是哪个村子,翻译也没听懂。原来,这名叫老九的人离家七年,某城市传销被骗后,步行1年4个月走到另外的城市。在那里的砖窑场务工4年,分文未得,几经辗转来到丹东。当得知我听懂了他的信息,劳住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并用充满希望的眼神看着我,一次次说出那两个字——回家。我坚定地拍着这个32岁大男孩的肩膀说:我们一定会帮你回家。

没有直达的火车,没有确定的具体家庭住址、语言无法顺利交流,仅有的一点基本信息,让劳住的回家路多了相当的不确定性。而如果不做尝试,劳住只能在丹东落户并安置到福利机构。看着那充满希望的眼神,我向民政部门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千里试投——不惜一切代价送劳住回家。于是,民政部门制定了一份详实的方案,由救助站站长于凤华带队组成三人护送小组,踏上了4000多公里的护送之路,而我也是其中一员。

从丹东到北京,从北京到昆明,连续四十多个小时的火车仅仅是返乡之路的开始。从昆明市到普洱市,从普洱市到孟连县,从孟连县到富岩镇,又是连续三天的长途客车。在中缅边境的富岩镇,我们一路走一路问,但沿线的拉祜族老乡都听不懂他所描述的家庭住址。日夜兼程6天6夜,在富岩镇民政办,当我们再次失去了线索,正在陷入困境、不知所措时,一对来登记结婚的青年男女一下子认出了这个离家七年的劳住,他们竟然是一个村子的村民。原来,为了寻找劳住,父亲因病去世,家里只有弟弟和母亲相依为命,亲人们每天都在寻找和盼望劳住早日回家。得知七年没有回家的劳住有了音讯,全家人都急忙赶来接他,那种久别重逢的喜悦和对我们千里护送亲人回家的感激之情,让我们流下了激动的泪花。到了分别的时候,我从自己的包里掏出几百块钱,交到劳住的手里。这个铁打的汉子,此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失声痛哭,长跪不起,他已经把我们当做他的亲人了。

历时六天六夜,行程数千公里,劳住终于回到了离开七年的家,所有付出、所有辛苦、所有努力,都被我手中的摄像机一一记录。是的,那一刻,我是记录者,也是见证者,更是参与者。

作为一名基层民生记者,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很难有光鲜靓丽的重大事件的报道经历,但每一次沉下心、察实情、说实话、动真情的采访,让我在接地气中感受到了民生冷暖,更体会到了职业担当。心中有信仰,笔端有力量。作为一名民生记者,只有把人民真正装在心中,才能走下去、俯下身、沉下心,察实情、动真情、说真话,才能书写百姓的心声。

 

编  辑  张  垒  leizhangbox@163.com

 

责任编辑: 刘志兴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436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