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网课探索提个醒

 

网络教学还处于探索阶段,教师、学生还有个适应过程

网上授课是信息时代一种新的学习方式。对这种新事物不能一棍子打死,政府部门要进行研究,制定相应的政策来规范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任卫东 白丽萍

疫情仍在持续。各地中小学近期纷纷利用移动互联网平台在线组织教学、辅导功课,“停课不停学”。教育机构及平台也趁热打铁,在线教育一时间成为教育教学主阵地。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疫情与教学的矛盾。然而家长和学生欣喜之余,也碰到新问题。

吐槽:网课的N种崩溃

网课如何与线下教学有机结合,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话题。

首先是体验感待提升、学生容易走神,互动有限。“上了两天的网课,体验不是很好。”兰州市城关区小学生家长李女士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每天10点半开始直播,整个上课过程极度不稳定,不时闪退、黑屏、卡顿,还时不时地就没有声音。课堂出现的这些问题,严重影响了孩子听课的专注力。”

“第一次给学生在线上课,才知道当主播和粉丝互动这么难。”兰州一家培训机构的罗老师介绍,网络教学比较大的缺陷是跟学生互动非常有限,“作业是通过图片发给老师,批改起来比较繁琐,给学生的反馈也不能及时到达”,受限于软件质量和老师的经验,目前反馈还不太满意。

其次是家长成“助教”,各种拍照“打卡”。进大群建小群,整个网课过程要陪伴、要打卡、要签到,上课结束还要陪同做作业。家里的电脑、手机、电视全部开启……

采访中,不少家长吐槽:“线上学习模式让我变成了助教,已经分身乏术”;还有一些家长反映,早已回到工作岗位,实在没时间陪孩子上网课,“不知道接下来那么多天的网络学习要怎么安排。”

再次,学校网课除了“规定动作”,还有“自选动作”。本刊记者采访发现,尽管教育机构提供了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的课程资源,但不少学校和老师只是将它当作“规定动作”,一些学校还安排了很多“自选动作”。一方面,不少教师为了完成“自选动作”,要备课、制作课件、录制视频甚至还要在网上当主播,工作负担加重很多;另一方面,家长认为教学资源过多,导致孩子压力很大,而且长时间盯着屏幕影响视力。“教育局的课安排在上午,班上的课安排在下午,全天都对着电脑,视力肯定会受影响。”

此外,也有部分学校存在提前预习新学期课程的现象,这让家长非常担心学习效果,“网上没学好,正式开学了还能补回来吗?”

警惕:莫成电子产品依赖

为保障孩子居家正常学习,家长纷纷购买辅助学习的电子产品,带火了相关产品的销售,有些产品甚至卖到缺货。

兰州多年经营数码产品的包经理这两天不断接到类似的咨询:“我想给孩子买一个平板电脑,能推荐一下吗?”接受采访时包经理告诉记者,由于目前数码市场很多在歇业,难以补充库存,加上物流不稳定,实体店的货源很紧张,有些型号已经断供。

本刊记者走访兰州市电子商贸城、苏宁等部分电子产品专卖店了解到,从春节到现在,学习所需的电脑、平板、学习机、打印机等设备销量快速增长,价格涨幅在一二百元之间,部分电子产品型号缺货,还有部分型号需要预订。

也有部分家长第一时间选择网购。兰州市城关区小学生家长李岩说,在网上购买了一款价值3999元的笔记本,但到货日期却一推再推,他有些抓狂。

兰州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停课不停学’是一种广义的学习,只要有助于学生成长进步的内容和方式都是可以的。学习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开通网上教学只是方式之一,是利用信息化手段实施教学的一种探索。”

值得提醒的是,网课是特殊时期的教学尝试,要注意量和度的把握,避免中小学生养成电子产品依赖的习惯。北京八中兰州分校负责人李尚杰表示,学校通过电子端布置作业和资料发放,客观上增加了学生接触使用电子产品的机会和频率。对此家长和学校都要加强引导,进行有效约束管理。

盲点:亟待解决实策

在线实验怎么做?这是网络教学中的难点。采访中,涉及此类教学的教师普遍反映,“实验教学内容只能进行线上理论讲授,等学生返校后再进行线下实验操作。”李尚杰说,希望发挥虚拟仿真实验教学优势,挖掘相关教学资源,为学生提供更多的线上资源。

知识产权如何保护?对此很多学校还未及深虑。据记者了解,在线教学内容一部分由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教师共同打造,还有一部分是学校组织教师进行线上教学,只服务校内学生,不与其他学校学生共享。“我们要承认老师业余时间里付出的劳动,因为是公办教师,还牵涉到公有资产问题,如果没有相应政策配套,就无法保证老师更好更多地投入。”云南省昆明市一名中学教师表示。

线上课程如何监管?许多家长反映,每天在家长群里,都有不同的线上课程海报发进来,不堪其扰。各大培训机构为抢夺用户恶性竞争,低价圈粉欺诈的营销手段层出不穷。

比如免费抢课,以“免费”为噱头,消费者一旦扫码就加入了一个微信群,群主要求把宣传海报和指定的宣传语发到朋友圈和10人以上的群,才能获得免费资格;又如“1元解锁课程”,支付1元只能上第一节课,余下的课程如果想免费或低价获得,也需要消费者拉人头或限时团购、拼单。

兰州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在线辅导监管还属于空白地带。开网课的老师和参加网课的学生都是开放式的,可能来自全国各地,单一的地方监管难以覆盖。

网课是应急更需创新

对于第一次接触在线教学的老师而言,不熟练的操作既是同学们眼里的“槽点”也是“萌点”。兰州五十五中教务主任定南洲说,对于学生们来讲,居家学习比课堂学习更需要有自主性和自觉性。而对于家长们,监督孩子学习的担子更重了,望子成龙的焦虑也更容易被放大。

李尚杰表示,得益于中国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大部分学生对线上学习并不陌生。然而当网课真正成为疫情中学习的一项救急手段时,无论老师、学生还是家长都还需要经历一段适应期。

他认为,网上授课是信息时代的一种新的学习方式,很多名师公开课通过政府买单的方式向学生传播,效果很好。所以,对这种新事物不能一棍子打死,政府部门要进行研究,制定相应的政策来规范。

兰州市教育局局长南战军表示,做好这段时期的在线教育,对未来该领域的发展将产生重要影响。这一过程中,许多实际问题值得深入思考并探索解决。比如,在线教育中师生互动性有限的问题能否改进?网课如何更好地与正常课堂教学衔接?如何安排课程才能更好地适应学生的身心发展、兼顾到锻炼身体爱护眼睛?相信经此实践,未来网课会更上层楼,实现新的跨越。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506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