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疫情峰值正在逼近

 

举国“封城”,在意大利国家历史上绝无仅有,在欧洲乃至世界防疫史上也极其罕见

平常看似自由散漫的意大利人,疫情当前正变得认真。而“认真”两个字所蕴含的力量,才是防控疫情的制胜之本

文 |《瞭望》新闻周刊驻罗马记者 刘咏秋 陈占杰

3月9日深夜,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意大利总理孔特宣布将封锁区域从原来的北部地区扩展到全国。

举国“封城”,在意大利国家历史上绝无仅有,在欧洲乃至世界防疫史上也极其罕见。疫情不等人。人们希望,举国“封城”这一防疫“重锤”,能让意大利民众早日告别病疫阴霾,迎来希望的春天。

管控一步步升级

按照9日颁布的法令,餐饮业、酒吧等到下午六点必须关门。采访中记者注意到,街上车流和人流明显少于平时,戴口罩或手套的行人多了不少。小果蔬店店主苏博尼戴着口罩和手套,刚给一位顾客结完账。40岁的苏博尼来自印度,来意大利已有10年。当记者问他生意是否受到疫情影响时,他说:“影响太大了!我明天就要关门。”

果蔬店不远处,是美轮美奂的博尔盖塞公园。这座园林原是大主教希皮奥内·博尔盖塞的私人宅邸,由其故居改成的博尔盖塞博物馆,以丰富的藏品闻名遐迩。这个平时游客们蜂拥而至的打卡地,如今大门紧闭。500米外的罗马动物园也闭园了。

住处附近的欧尚超市有两道门。10日那天,记者刚进第一道门,一位超市女员工就从第二道门出来,让我们间隔五分钟再进去。法令规定,在超市及其他商业场所购物,人与人之间间隔必须不少于一米。

超市内并无抢购现象。货架上货源还算充足,只有极少货架变空。

限制人数后,款台不用排队。收银员一如既往地微笑,既没戴口罩也没戴手套。往外走的时候,见外面约五六个顾客,排起了间隔至少一米的队,很有秩序。

几天后再去欧尚超市,超市里人更少,在门口排队的时间更长。区区五个顾客,互隔一米半以上。超市员工都戴上了口罩、手套,专人到外面维持秩序并分发塑料手套。 

感觉意大利人开始以比较严肃认真的态度对待疫情了。人们在努力、自觉地进行隔离。只有公众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能做到基本防护,希望才能显现。

1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新冠肺炎疫情已具有大流行特征。当日晚间,意大利政府宣布了更严厉的管控措施:从12日开始,全国所有商店、咖啡馆、酒吧、餐厅、发廊、美容院都要关闭,只剩下超市、药店、公交、邮局、银行、农场和食品企业,以保证人们基本生活所需。私营部门应尽可能给员工放假或让他们在家里工作。

所有人应尽量呆在家里隔离,否则可能面临罚款甚至监禁。颁布如此严厉的居家隔离措施,怎样实施呢?因故必须出门的人,需到内政部网站上下载《自我申明》表格认真填写,表格大致分为“工作需要、紧急事件、健康原因”等几大类。

记者下载了《自我申明》,外出前填好带上。户外依旧阳光明媚,仿佛要为笼罩在疫情下的罗马传递更多温暖。公园里的人不到平时的1/20。沿路的餐馆、冰淇淋店、咖啡馆悉数关门。

大街上偶尔有一两辆车驶过,整个城市前所未有地空旷、安静。车里的司机,至少有一半人戴着口罩,并无一例外地把车窗打开。

“当胸一枪”

因疫情管控措施,原定于3月29日举行的罗马马拉松取消。马拉松组委会市场部经理形容这是给跑者“当胸一枪”。不过,根据组委会消息,所有今年报名的跑者自然成为2021年的参赛者。届时完赛者会得到两枚奖牌:一枚象征着韧性与坚持;另一枚象征着双重胜利。

去年报名的耶路撒冷马拉松因故未能成行,今年的罗马马拉松被取消,记者的个体体验似乎在一再印证一种久已有之的预感:世界已进入不确定阶段,我们或是未能觉察,或是觉察了却不愿相信。

意大利那位掀起疫情惊涛的一号超级感染者也是一位跑者。据报道他已度过危险期,由重症病房转入亚重症病房。经此一疫,不知他是否还能重新奔跑。

意大利人鲜有不喜欢运动的,跑步、骑行、瑜伽、溜冰……然而疫情之下,平常的跑团、骑行团之类杳无踪影,偶然闪过的运动爱好者,十有八九是独自一人。

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运动,可能是意大利人最钟爱的足球。意大利历史上曾分为很多个公国,成立现代国家后人们常说,只有足球才能让他们团结起来,体会家国之感。意大利队无缘2018年世界杯决赛阶段比赛,曾让整个国家失落许久,这次疫情的影响,可能比不能参加世界杯还要严重。

疫情之初,意甲联赛正如火如荼进行,随着群聚感染风险一天天增大,赛事时断时续,甚至不得不举行没有观众在现场、只有转播的球赛。

12日,尤文图斯俱乐部一线队替补球员丹尼尔·鲁加尼确诊感染,成了压垮意甲联赛的最后一根稻草。不仅意甲全部停赛,各俱乐部的训练也全部取消。

去年意甲期间,曾在博尔盖塞公园看到警察如临大敌,原来公园一角是一个球迷集结点,不少球迷已经喝高,随音乐奥莱奥莱奥莱地手舞足蹈。

而此时,季节相同,欢乐不再。疫情,也给了意甲“当胸一枪”。

这一“枪”,感受锥心之痛的,肯定不止意大利人。

有人说,意大利人此次应对疫情的招数很像意式足球中经典的“防守反击”打法,看似漏洞百出、险象环生,但最后终能化险为夷。

但愿如此。

认真的力量

罗马不是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但作为国家的政治、文化心脏,“封城”之后的罗马是何景象,对判断疫情的现状和趋势,依然具有指标性意义。

记者选择了一条热门旅游线路:西班牙台阶—许愿池—万神殿—纳沃纳广场—斗兽场。平时这条路上的人流用摩肩接踵来形容,毫不为过。

因《罗马假日》闻名的西班牙台阶几乎没人,显得虚幻而不真实。之前,这个美丽的地标被来自世界各地的赫本粉丝占据,几乎24小时熙熙攘攘,高峰时连穿行都有点困难。

许愿池如今只剩下喷涌的泉水和华美的群雕,除了一旁的警车,完全没有人迹。

万神殿殿前广场空无一人,连鸽子们都无精打采。广场一侧的一家食品店仍在照常营业,食品琳琅满目,从天花板到四壁的货架,都满是意大利特产,只是没见到一个顾客。

万神殿边停着一辆出租车,司机斜靠在车边。记者问他这几天生意怎么样,他的回答简单明了:“零。”

因为封城,罗马有着从未有过的宁静,天也似乎从来没有这么蓝。如此安静的罗马,不知道历经沧桑的斗兽场是否见证过?

平常看似自由散漫的意大利人,疫情当前正变得认真。而“认真”两个字所蕴含的力量,才是防控疫情的制胜之本。

平常意大利的精细化管理也不鲜见。加油站的价格有两种:自助加油与人工加油。人工加油比自助加油贵不少。疫情期间,大多数加油站都没有人工加油一项,但在加油机旁边放上均码塑料手套,以隔离病毒;少数保留人工加油服务的加油站,工作人员戴上了口罩。

意大利政府洋洋数千言的封城令,涉及到方方面面。最有意思的细节是对披萨店的管理。为了民生,披萨店在封城期间允许营业,但只许外卖,不许堂聚。这还不算,封城令规定只许售卖红披萨和白披萨,不允许卖著名的玛格丽特披萨和蔬菜披萨,因为后者所需食材更为新鲜,封城期间质量难以保证。

疫情峰值正在逼近

这是忧伤的消息:截至当地时间19日18时,意大利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1035例,累计死亡3405例,治愈4440例。病亡人数世界第一。

以米兰为首府的伦巴第大区依然是全意大利重灾区,病亡人数约占全国的64%。

病亡者中,至少有13名是倒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有媒体报道说,距离米兰约40公里的贝加莫可能有20%以上的医护人员被感染。

这不仅是医护人员的至暗时刻,也是意大利整个国家的至暗时刻。就在这几天,周围很多社区的窗口和阳台上,都挂出了意大利国旗,这是过去记者从没见过的景象,即使国庆期间也没有。

这恐怕是二战以来意大利面临的最大危机。

意大利的病亡人数为什么这么高?因为意大利是一个高度老龄化的国家,也是一个长寿社会。意大利人的退休年龄是65岁,65岁以上的高龄人士占总人口的23%,韩国是14.9%。而老年人是这次新冠肺炎的主要受害者。据统计,意大利病亡平均年龄是81岁,而且病亡者大多患有两种以上基础疾病。

另一个令人咂舌的数据是其病亡率,高达8.3%,远超国际上4.1%的平均水平。对此,专家的解释是,意大利检测得太少,确诊基数不大。意大利迄今检测了超过18万人,排在中国和韩国之后,但专家认为感染人数远远不止这4万。甚至有专家估计,实际感染人数是目前确诊的5至10倍,只不过大部分是中轻症甚至无症状患者,因此并没有进行检测。

同时也应看到,意大利疫情的峰值正在逼近。正如记者在此前写到的,这个国家正以前所未有的认真态度对待疫情。从政府、媒体、医护人员到公众,都切实感受到疫情之凶猛,因此达成共识,形成合力,一致抗疫。

抗疫最吃紧的乃在于医疗第一线,意大利政府正设法征召更多医护人员应对疫情。在疫情最为严重的伦巴第大区,当地官员号召近期退休的医护人员重返工作岗位。意大利教育部则正在考虑让医科大学生提前毕业承担压力相对较小的医疗任务,以便让经验丰富的医生投入到抗疫一线。

令人高兴的是,威尼斯附近的沃镇,从13日以来没再出现新增确诊病例。沃镇是最早采取封城措施的11个意大利小镇之一。检测是地毯式的:该镇全部约3300居民,无论是否出现症状,均进行了新冠肺炎病毒检测。

意大利的状况,对所有发达国家都有警示和借鉴意义。因为意大利公共医疗资源在欧洲名列前茅,疫情严重的伦巴第大区更是稳霸意大利医疗资源配置顶端,排在世界前十,情况尚且惨烈如此,其他国家的状况,只要比照推演,不难预知情况并做出对策。

这也是当意大利北部封城不足以对抗来势汹汹的疫情,不得已将封城措施扩展到全国时,欧洲市场立即应声震荡,冲击波随即穿越大洋,登陆那边厢的美洲的原因。

意大利只是第一波,该国专家警告说,病毒首先扩散到意大利,我们只是发作得早而已。其他国家和地区,准备好了吗?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526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