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的记录者

□  马骏

 

 

此刻,坐在电脑前,十分挂念在武汉一线的同行和医护人员们,不知他们是否安好,不知何时再见。

从未想过如此这般的跟武汉有了这样一段关系,这一天是2020年的1月22日,腊月二十八。上午11点19分,单位选题群里在讨论武汉的疫情,后方领导和同事一再认为该派记者到前方采访,群里讨论激烈,我来不及多想,直接向部门领导请示:“咱们要派人去武汉吗?我可以!”几乎是在发出消息的那一刻,领导回复:“好,做好准备!”紧接着,选题群里有了领导的指示:“马骏可去武汉,但要做好防护”,“没问题”:我用简短的回复表明了我的决心。

买机票、归整设备、收拾行李,这一次我把几乎不怎么用的大行李箱塞满了,我想接下来一定是一场持久战。到了机场,让送我的哥们儿在机场帮忙拍了一张照片,我发了条朋友圈动态:“这一路~注定不平凡”。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家人才知道我又出发了,目的地是疫情正在蔓延的武汉。我早早把手机开了飞行模式,怕接到家人电话,怕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怕他们强硬地把我留下。

此时机场的旅客们似乎意识到了武汉疫情的紧迫,大人、孩子、老人都戴上了口罩,候机楼里人虽不多,但大家的眼神当中充满了回家的渴望。我和他们当中的绝大部分人不同,我将离家越来越远,离新闻现场越来越近。飞机准时落地,缓缓滑向机位的时候我注意到,武汉天河机场的地勤已是全副武装,防护措施件件到位。我是一名主要做视频的记者,考虑到视频采制的需要,我拿出手机,拍摄下了此行的第一组镜头,镜头背后,我目送着每一个即将下机的旅客,心里默默向他们表示祝福。

到达武汉后,和之前所有突发事件的采访一样,我把行李放到酒店,马不停蹄地往现场赶。我把重点放在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因为这里刚刚宣布治愈一位危重的患者,他必然成为媒体集中报道的热点。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有自己的宣传部,这里的工作人员不但懂宣传,而且个个会用采编设备,这让我有点惊讶。简单沟通之后,我就被允许进入隔离病区拍摄采访,这距离我落地武汉还不到两个小时,如此大的采访进度让我有些意外。我把已在武汉的同事赶紧叫到医院,让他协助拍摄,就这样,我们两人成了那个阶段为数不多的穿着重型隔离服进入重点病区的记者。坦白讲,回过头来看还是有些后怕的,那个时候疫情刚刚开始爆发,许多情况不如现在明朗,进病区真是冒着极大风险的。

我们已经在各种视频当中看到了隔离服的样子,我想在这儿还是要给大家讲讲。我们穿的隔离服由六样防护品组成,有头套、口罩、护目面罩、手套、隔离衣、鞋套,这一套顺利穿下来要五分钟左右,虽然画面当中看似轻薄,但因防护密闭性强十分闷热,进入病区采访有一个画面就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一位护士的护目面罩上全是小水珠,不一会儿就会顺着镜片往下掉。这些护士大都穿着尿不湿,因为进入一次病区后很难再反复进出,面对我们的采访镜头,他们留下了“每天摘下口罩时感觉特别幸福,因为能呼吸到新鲜空气了”这样朴实而又经典的话语。

在隔离病区采访,一位即将治愈走出病房的大哥也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回忆,他告诉我们,他妻子和儿子不断给他树立战胜病魔的信心,儿子多次告诉他,一定要康复出院,看到自己娶妻生子的那一刻,也正是这些来自家人的鼓励,才让他一步步脱离危险逐步康复。幸运的是,我们离开医院后,很快就找到了大哥的儿子,当我们把还在隔离病区他父亲的视频给他看时,小伙子泪流不止,我和同事一边拍摄,一边在一旁默默地流泪。

除了已经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之外,武汉火神山、雷神山这两座疫情发生之后建设起来的医院也受到全国关注。为能够快速反映工程建设情况,我和部门后方同事决定用视频直播的方式来直观展现。在百余台机器轰鸣、上万人一起施工的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第一场直播开始了。项目经理详细介绍了工程进度,回应了关于网友们质疑施工有可能污染水质、土壤的热点问题,并且第一次通过镜头把多日里想向家人表达的话语一并说完。镜头前,他们都落泪了,一旁的我能够感受到,此时他们心中所有对家人的牵挂和工程所面临的困难一并涌上心头。我没有多劝,虽然还在进行着直播,我想让他们尽情释放吧,他们太需要一个机会来把这些压力抛出来了。在另一头的雷神山医院施工现场,我们用直播画面记录下了这么一段现场:因为刚好赶上午饭的空档,许多工人吃完饭在空地上休息,他们中很多人因为赶工忙碌,累得在工地边上的草坪上睡着了,这些画面感动了很多网友。我边走、边拍、边解说,尽可能地把这些一线真实的镜头带给大家,让大家看到抗击疫情的背后,是这么多人在默默付出着。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考虑到加强对疫情的有效遏制,1月23日凌晨,武汉关闭了离汉通道,有了“封城”的说法,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在这之前,有很多湖北籍同胞在国外工作、度假,他们一直是我们牵挂、关注的重点。1月31日晚上9点,首个载有湖北籍旅客的航班落地武汉天河机场,这是我此行第二次到机场,两次的心情和状态完全不同。这是一次接机采访,面对的对象是已离家多日,去和回面对的城市完全已不同的人们。在廊桥上,旅客们分批走出航班,他们当中有老人、有孩子、有年轻的夫妻、有结伴去玩的朋友,我们跟旅客们一起走、一起聊,谈起了他们回家的感受。有一位阿姨面对直播镜头笑着笑着就哭了,她说:“武汉欢迎我们,国家欢迎我们,亲人也欢迎我们,即将面临的这些,我们不惊慌、不惧怕”。望着阿姨回家远去的背影,我不禁感叹,正是这些普普通通的人,在疫情面前展现了伟大,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感慨,都能够汇集成强大的力量。

回顾这些天的采访经历,医院、社区、救援物资仓库、机场、火车站、火神山、雷神山这些跟这次疫情有关的标志性的地方都留下了我和同行们的身影。许多人说我们也是逆行者,我想,无论是什么样的新闻现场,我们都是记录者,我们有责任把他们记录下来,这是这份职业的使命与担当。已是春暖花开时了,我想很快我们就能摘下口罩,以我们原有的笑脸来面对每一个人,到那个时候,我想再去趟武汉,看看我采访过的这些人,我想看看他们露出笑脸的样子!

 

编  辑  张维燕

 

责任编辑: 刘志兴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616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