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难群体的基本民生这样保

 

目前还很难准确预估疫情影响将持续多久,政府各部门应做好应急预案、数据估算,打有准备之仗

建议将本次应急政策中合理、成熟的措施及时纳入现行制度框架,并转化为长久的制度安排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徐欧露 陈燕

突如其来的疫情,给民生保障工作带来挑战。4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强调“六稳”的同时,首次提出“六保”。其中保基本民生,强调要切实做好民生保障工作,兜住民生底线。

困难群众是重中之重。疫情冲击下,这些经济基础、抗风险能力本就薄弱的群体,更易陷入困境。中央多次强调,要强化对困难群众的兜底保障。

疫情期间出现了哪些新困难群体?他们需要怎样的帮扶?疫情之后的帮扶政策,又应做出怎样的调整?

新困难群体在哪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困难群众群体、数量、程度都在发生变化。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副会长、西南财经大学教授林义告诉《瞭望》新闻周刊,疫情对城乡低保对象、特困人员、优抚对象、临时救助人员,领取失业金人员、城乡低收入群众、农民工等困难群体的基本生活、经济收入、可持续生计等方面都带来巨大影响。

疫情还导致新困难群体的出现。

一方面是家庭收入低且收入不稳定,本来处于低保边缘的群体。受访专家说,疫情对低收入家庭造成的影响甚于低保家庭,他们不符合低保条件,但处于贫困边缘。同样,未享受低保的农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家计较弱、抗风险能力不强。据统计,全国还有551万未脱贫人口,近200万已脱贫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存在返贫风险,近300万贫困边缘人口存在致贫风险,还有因疫情致贫返贫的困难群众,不少都需要通过兜底保障实现脱贫。

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朱铭来告诉记者,按低收入人群数量约为低保人群1.5倍计算,全国城市低收入人群约为1290.75万人、农村低收入人群约为5184.15万人。“这部分低收入人群抗风险能力弱、生活受疫情影响较大,应将低保边缘户纳入低保范围。”

另一方面是非低保边缘、但因疫情受到严重冲击的困难群体。

一是因病因疫成为临时困难群体。例如,因务工、探亲等在异地感染新冠肺炎的人群,以及疫情期间难以得到及时关照和救助的肿瘤患者、其他危重症患者,或因收入水平下降,医疗支出负担巨大的慢性病患者等。

二是有较大失业风险的群体。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4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6%,不少人受疫情影响减收、失业。受访专家说,尤其需要关注三部分人:

一部分是劳动技能较弱者,如农民工、“4050人员”等,他们因自身发展能力弱,更容易暴露在疫情风险中。

一部分是社会保障不足的群体,如灵活就业者、农民工等。“他们很多只有三险一金或医保,疫情一来冲击就很大。”朱铭来说,据估算城镇正式就业人口中至少有35%未在失业保险的保障范围内,可能面临“手停即口停”的困境。

一部分是遭遇失业、减收,且易被忽视的群体。朱铭来指出,已成为我国主要就业领域的第三产业的中小微企业,受疫情冲击明显,同时其“去单位化”特征导致他们并不容易从传统的统计渠道中被发现,且失业保险金往往落实不到位,易成为风险较大的“透明人”。

更大力度政策怎么帮

越是特殊时期,越要加大民生领域投入力度。4月底,民政部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各地已向低保对象、特困人员等困难群众发放价格临时补贴资金37.1亿元,惠及8168.9万人次。

疫情以来,民政部、人社部等部门,迅速响应打出一系列社会救助政策组合拳,做好困难群众的兜底保障,体现民生厚度、政策温度、文明高度。

应保尽保、应救尽救、应帮尽帮,不让任何一个困难群体掉队。上海市长宁区排查发现,困难儿童小佳的父亲去年过世,母亲收入少,该区及时将动态情况上报;四川成都对流浪乞讨等困难人员集中开展地毯式、拉网式排查,确保做到数据精准;贵州毕节包保干部徐坤厚探视时发现,肢体残疾的周明贵突发不适,立即驾车将他送至医院……困难群体在哪里,低保兜底、包保联络、稳定就业的民生保障政策就指向哪里。

精准排查、精准识别、精准帮扶,让各项政策聚焦靶向、精准惠及困难群体。甘肃通过电话、微信等多种形式,新纳入城乡低保对象1.91万人、特困人员651人,所有救助均实现当月审批当月发放;上海南码头路街道13位社区居民刚办理就业困难认定申请,居委会就接到多家物业公司的招工电话,数据一对接,好几位居民立即就近上岗……

一系列社会救助组合拳,既有力度也有温度。辽宁省阜新市阜新蒙古族自治县贫困户张敏丰,刚开始种南果梨就赶上了疫情。在当地团委帮扶下,滞销的5万斤南果梨迅速售罄,张敏丰悬着的心放下了。

长久制度安排

“目前还很难预估疫情影响将持续多久。”林义强调,“政府各部门应做好应急预案、数据估算,打有准备之仗,比如基本民生保障方面的资金准备,基本生活物资储备等。”

“有准备之仗”还在于政策。受访专家指出,目前相关部门已出台一系列应急性社会保障政策,在广度、力度等方面已相对完善,但需要政策的进一步协同、落实、制度化。

林义说,目前就业和社会救助政策等民生保障涉及民政部、人社部、残联等多部门,需通过完善协调机制或协调小组,实现政策协同发力,避免政策死角。

在政策执行方面,除加强有效评估外,可发挥大数据等信息技术的作用,实现精准识别、精准帮扶、精准落地。朱铭来认为,关键是要处理好由谁买单的问题。受疫情影响,一些地方政府财政紧张,存在地方无力配套,或勉为其难配套后很难达到实际要求的情况。“这就需要处理好中央与地方、地方之间、各部门之间的资金分配。”

朱铭来建议,将本次应急政策中合理、成熟的措施及时纳入现行制度框架,并转化为长久的制度安排。例如,对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的工伤认定与工亡抚恤,该规定较为成熟,建议纳入工伤保险制度,避免再遇到类似公共卫生事件时再度发布临时应急政策。再如,不管医疗救助还是失业津贴,目前的治理模式还是以传统单位为核心,“这次疫情表明,这样的统计方式可能不适应新情况,应当逐渐转移到以社区为主。”

朱铭来说,在将一些成熟的政策措施转化成长久制度安排的同时,还应建立专门的社会保障应急机制。包括应急启动程序、全国性的信息平台、非常态下的经办服务提供和政策操作指南,以及政府财政与社会保障制度的责任边界、社会保障相关部门与社会慈善的有机协同机制等,均应当纳入社会保障应急机制。

林义认为,在防控疫情的同时,需将统筹社会救助制度能力建设纳入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框架,扬长避短,切实发挥中国制度体系的优势,努力构建新型社会救助制度能力建设框架。疫情防控期间,社会救助的应急处置与长期制度建设的协同推进,社会救助制度与其他社会保障项目协同能力建设等都是其重要环节,需要综合考量,协同推进。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623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