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最后的贫困县

 

九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土地上,贫困正被驱除到越来越小的角落。

今年5月,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鲁甸县等31个县市区退出贫困县行列。至此,我国832个贫困县中,780个已宣布脱贫摘帽,贫困县只剩今年最后的52个。

贫困县,即将成为历史。

行百里者半九十。52个贫困县集中在新疆、云南、贵州、广西、甘肃、四川、宁夏七地,同过去相比总量不大,但都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是千百年来“苦瘠甲天下”之地——

这里或缺水。季节性河流时断时续,地下水矿化度高,千百年来,不少新疆人尤其是南疆人民喝的都是涝坝水和苦咸水;在甘肃,灌溉缺水和供水水量不足长期制约着产业发展,过去,这里连天上的鸟和地上的牲口都识得送水车,喇叭一响,乌鸦、麻雀跟着飞……

这里或地瘠。广西是我国石漠化最严重的省区之一,贫瘠的石山缺水缺土,要在脱贫攻坚、生态保护两个“战场”打硬仗。

这里或山深。贵州省92.5%的国土面积为山地和丘陵,73%的国土面积为喀斯特地貌,大地的褶皱中,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

这里或人多资源少。宁夏最后一个未摘帽贫困县西吉县,是宁夏人口第一大县,2014年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占西海固地区9个贫困县区所有贫困人口的五分之一以上,贫困程度在“不适宜人类生存”的西海固中仍居首。

这里或落后。“直过民族”和人口较少民族聚居区是云南脱贫攻坚的“硬骨头”,群众自身发展能力弱、社会发育程度低。由于交通闭塞、经济落后,很多四川凉山彝族群众一辈子没走出过大山,不懂汉语,甚至还保有人畜同居的习惯……

经过70年来持续的反贫困斗争,特别是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的实施,九州大地最贫瘠地区的日子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今年1月25日,农历大年初一,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印发《关于开展挂牌督战工作的指导意见》,对未摘帽的52个贫困县、贫困人口超过1000人和贫困发生率超过10%的1113个村,明确督战内容和要求。没有硝烟的战场,冲锋号吹响。

从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和饮水安全保障情况,到贫困家庭劳动力新增转移就业情况,公益岗位新增就业情况,无劳动能力家庭兜底保障情况;从易地扶贫搬迁入住和后续帮扶措施落实情况,到不稳定脱贫户和边缘户的动态监测和帮扶情况,再到中央专项巡视“回头看”、2019年扶贫成效考核以及各地“大排查”等发现问题整改情况,都要较真碰硬“督”、凝心聚力“战”。

各地闻令而动、尽锐出战,誓要探索出一条条致富门道,奋斗出一家家美好生活。努力之下,泥泞的大山走出了路,干涸的大地冒出了芽,黢黑的老屋点亮了火,苍白的石间开出了花。

贫困正在被驱除,以信心、以决心、以恒心。

(文/徐欧露)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714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