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传递爱

 

发轫于慈善精神复苏之际,耕耘于慈善力量崛起之时,历练于慈善行业的跌宕起伏之中……中华慈善总会的发展历程为全国各地慈善组织的建立与发展起到示范作用

中华慈善总会开展的慈善项目几乎涉及所有需要救助的领域,为有效补充国家保障体系和救助目前社会保障体系一时无法解决的突发特困问题,发挥了巨大作用

中华慈善总会不断提升自身建设水平,努力打造规范化的现代慈善组织

文 | 王颖文 李希金 刘莹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乐善好施、扶贫济困的传统美德,各种形式的慈行善举从未间断。改革开放以来,慈善事业已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慈善事业是利国利民的伟大事业,是我国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社会救助制度和兜底保障制度的有益补充,是实现第三次分配的关键要素,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体现,在消除贫困、促进社会和谐方面具有特殊作用,是参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力量。”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华慈善总会会长宫蒲光说。

截至2019年11月底,全国登记认定慈善组织已超过7500个,为挖掘整合社会慈善资源、弘扬中华民族乐善好施、扶贫济困的传统美德产生了积极影响,为协调效率与公平、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推进社会文明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这其中,作为新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综合慈善组织,中华慈善总会不仅是中华民族传统慈善精神在改革开放中重新焕发的重要标志,为全国范围探索现代慈善事业发展路径树立了样板,也是中国现代慈善组织发展的缩影。

“中华慈善总会成立20多年来,在党和国家对慈善事业的高度重视下,在民政部的坚强领导下,在前四任会长的直接带领下,秉承宗旨,不忘使命,发扬人道主义精神,弘扬中华民族扶贫济困的传统美德,开展了多种形式的慈善救助活动,为推进我国慈善事业作出了积极贡献。”宫蒲光说。

坚持守正创新

改革开放是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的分水岭,80年代我国现代慈善事业复苏。1994年2月,《人民日报》发表了评论员文章——《为慈善正名》。文中写道:“社会主义需要自己的慈善事业,需要自己的慈善家。人们都心慈面善,都乐善好施,都乐于助人,那么社会中的假恶便会无容身之地,我们为之奋斗的文明祥和、丰衣足食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便会早日实现。”

同年,中华慈善总会正式注册成立,中共第十二、十三届中央委员,民政部原部长崔乃夫任首任会长。我国民间慈善事业进入新的发展时期。

成立之初的中华慈善总会,面临着社会慈善意识淡薄与慈善事业经验不足的双重挑战。

从探索慈善组织发展模式,到逐步完善慈善援助体系,再到积极打造科学的管理制度、覆盖全国的慈善网络……中华慈善总会走出了一条开创之路。

“不要一分财政拨款,不要一个行政事业编制,不要一个现职公务员”。从创立之日起,中华慈善总会就明确要走出一条慈善组织独立发展的道路。1995年11月,在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上,崔乃夫提出“中国的慈善事业必须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向正规化、组织化、社会化目标发展”,确立了中华慈善总会全国性民间慈善团体的地位。

为此,中华慈善总会突破传统财务科目体制,制定了符合慈善组织实际情况的财务系统,逐步制定《中华慈善总会章程》《财务管理制度》等重要章程和内部管理制度,为机构规范化运作提供了制度支撑,并确立通过开展慈善项目推动慈善事业发展的思想,搭建了慈善援助项目体系的雏形。

随着慈善工作开展,慈善事业的制度环境和社会环境明显改善。1999年,公益事业捐赠法颁布,填补了我国在规范捐赠行为专门法律方面的空白;2001年,“十五”计划提出发展慈善事业,首次将慈善上升到国家发展规划层面。

因在1998年张北地震救援和此后抗洪救灾中的出色表现,中华慈善总会社会影响力迅速增强。特别是1998抗洪赈灾紧急救援行动,确立了自身在全国性救灾捐赠活动中的主体地位。中华慈善总会和其代表的慈善事业,被推向高峰。

在此期间,做好紧急救灾的同时,中华慈善总会大力开拓、逐步完善慈善项目运作体系。1998年,中华慈善总会启动烛光工程,帮助欠发达地区的农村教师提高业务素质、缓解生活困难。1999年与美国微笑列车基金会合作,拉开了我国救助人数最多的慈善手术援助项目的序幕;2000年创立慈爱孤儿工程,引导全社会关爱孤儿。

2002年以来,我国慈善事业发展迅速。2004年9月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明确提出健全社会保险、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相衔接的社会保障体系。这是慈善事业第一次被写入党的文件。此后,慈善事业一直成为党的会议、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的重要内容。

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政府将慈善事业作为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补充,将其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加强社会建设、创新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出台了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在内的一系列鼓励慈善事业发展的政策法规,为我国慈善事业持续健康发展指引了正确方向。

这一时期,中华慈善总会顺势而为,以自身建设为主线,在快车道上稳步前行。一方面,调整、优化组织架构,提高员工业务素质,制定了涵盖筹募、项目、财务等更加科学、系统的管理制度。一方面,继续提高慈善救助实效、扩大救助范围。

发轫于慈善精神复苏之际,耕耘于慈善力量崛起之时,历练于慈善行业的跌宕起伏之中……中华慈善总会的发展历程为全国各地慈善组织的建立与发展起到示范作用。如今,中华慈善总会与全国其他慈善组织一道,已成为解决中国社会问题的重要力量之一。

完善慈善援助体系

开展慈善项目、为困难群体提供多种形式的慈善救助是慈善组织的中心工作。中华慈善总会创立伊始,就确立了通过开展慈善项目推动慈善事业发展的思想。

中国是世界上最贫水的国家之一。位于中国西北干旱区的甘肃省,自隋朝以来,先后发生640次较大旱灾。

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甘肃省大力兴修水利设施,人畜饮水问题得到较大程度解决,但仍有很多地区因种种条件限制面临水困。

1997年,中华慈善总会加入与旱害抗争的行列,雨水积蓄工程首先在甘肃开展,帮助贫困农民修水窖、配套集雨面。

彼时,甘肃榆中县中连川乡农民张建宗一家四口,妻子残疾,儿女尚小,他本人轻度智残,外出拉水没有人力。在中华慈善总会资助下,他家打了新水泥窖,建成100平方米的庭院集雨面。张建宗上小学五年级的儿子张军宝眼含热泪将这一喜讯写信告诉远方亲人……

这是中华慈善总会开展的第一个慈善援助项目。随着拓展救助领域,目前,中华慈善总会已拥有涵盖救灾、扶贫、安老、助孤、支教、助学、扶残、助医等8大方面的几十个慈善项目和专项基金,与团体会员共同搭建了遍布全国、规模巨大的慈善项目援助体系,数以千万计的困难群众得到不同形式救助——

慈善情暖万家活动,自2002年发起以来,每年联合全国各地慈善会在元旦、春节期间筹集款物,为困难群众送去社会各界的关爱,累计筹集款物超10亿元。

为帮助中国甲型血友病患者获得拜科奇治疗的Co–pay慈善援助项目,自2015年1月设立至2019年底,已累计援助患者5161人,发放援助资金1.21亿元……

中华慈善总会开展的慈善项目几乎涉及所有需要救助的领域,为有效补充国家保障体系和救助目前社会保障体系一时无法解决的突发特困问题,发挥了巨大作用。

不仅是慈善项目。近年来,中华慈善总会充分发挥民间慈善组织的独特作用,在多方面取得瞩目成绩。

采取多种募捐方式筹集款物,为救助困难群众、开展慈善活动奠定了坚实基础。仅2019年,中华慈善总会就共接收社会捐赠款物价值89.19亿元。

开展救灾捐赠活动,为受灾地区提供有力援助。自1998年中华慈善总会初步确立社会组织接收救灾捐赠主体地位以来,中华慈善总会历经张北地震、98抗洪赈灾、抗击非典、南方低温雨雪冰冻灾害、西南地区旱灾、汶川地震、舟曲泥石流、玉树地震、鲁甸地震以及印度洋海啸、台湾八八水灾、日本地震等十多次救灾捐赠活动,筹募的捐赠款物达50多亿元。建立了在政府统筹协调下独立运作的工作机制,发挥了社会组织在救灾领域的应有作用。

放开眼界,积极开展国际交流合作。中华慈善总会不断增进与境外慈善组织、机构及相关企业的沟通交流,积极拓展联络渠道、开发慈善项目。同时中华慈善总会坚持不与地方慈善会争抢社会慈善资源,积极引入外部资源。以2013年为例,中华慈善总会所筹集到的100多亿元慈善款物中,90%以上来自境外慈善机构、跨国公司的捐赠。

携手全国慈善会,形成密切的慈善合作网络。截至2019年6月,中华慈善总会共有会员单位403家,以及众多各行各业的合作伙伴,形成了一个统一的慈善品牌与遍及全国的慈善网络,同时,积极为各团体会员提供全方位、深层次的服务。

坚持服务大局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从基本经济制度、文化制度、民生保障制度和人民当家作主制度四个方面,对慈善事业和志愿服务提出明确要求。这是党中央对新时代慈善事业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重要作用的精准定位,也是对慈善事业赋予了新的光荣而伟大的使命,我们必须站在党和国家战略全局的高度,认清形势,抓住机遇,面对挑战,用我们的智慧和辛勤努力,推进慈善事业创新发展。”宫蒲光强调,要站在党和国家战略全局的高度谋划慈善工作。

坚持服务大局,发挥慈善组织在助力国家脱贫攻坚、“一带一路”等重点工作方面的作用,是包括中华慈善总会在内的慈善组织,一直以来的工作重点。

救急难、补短板,汇集社会力量积极参与脱贫攻坚。仅2019年,中华慈善总会在三区三州及11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定向定点投入慈善款物价值就超过16亿元。如万达丹寨包县扶贫等项目,涵盖了产业、健康、教育扶贫等多个领域。

深挖潜、创新路,打造以患者药品援助项目为主体的医疗慈善救助体系,缓解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难题。2019年,总会患者援助项目共发放援助药品价值94.47亿元,救助各类患者4.4万余人。

促民生、通民心,为“一带一路”建设增光添彩,发挥民间慈善外交积极作用。比如,成功举办“一带一路手拉手,我们永远做朋友”活动,组织来自我国和柬埔寨、哈萨克斯坦、老挝等国家的青少年开展深入沟通交流,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人民搭建一座民心相通的友谊桥梁。

强硬件、富内涵,深入推进儿童关爱项目,积极促进儿童,特别是留守、困境儿童关爱保护工作。2019年底在西安召开了“为了明天关爱儿童”项目经验交流会,推动关爱留守儿童项目深入发展。向全国各地中小学校无偿捐赠“中慈爱心图书室”1150个,捐赠中小学课外读物425.5万册,总价值约1.15亿元。

搭平台、促长效,建立健全长期照护服务体系,积极响应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部署。中华慈善总会长期照护专业委员会深入四川凉山州养老机构,传授服务理念、知识技能,有效提升当地敬老院的照护水平和管理能力。

创品牌、重实效,打造社会需要、群众满意的慈善项目,发挥慈善组织在社会建设中的积极作用。2019年,“一张纸献爱心行动”在30多个城市再次启动。中华慈善总会和平公益基金联合辽宁省慈善总会、辽宁省警察协会,帮扶49个生活困难的公安民警家庭。

科学化管理

“良好的自身管理机制,是慈善组织经受考验立于不败之地的关键。慈善组织的治理模式和运作效率,直接影响着社会公信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中华慈善总会原会长李本公说。

近年来,中华慈善总会不断提升自身建设水平,努力打造规范化的现代慈善组织。

一方面,调整、优化组织架构,制定规范的内部管理制度并严格遵守,做到各项工作有规可依。培养了一支德才兼备的专业队伍,形成了爱岗敬业、刻苦学习、改革创新、艰苦奋斗的良好风气。

另一方面,高度重视内部监督管理,自觉接受审计部门、社会各界及媒体等各方监督,在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年检、年度财务审计、法人离任审计、年度税务检查、年度专项审计等多项审查中,均得到监督检查单位肯定。

此外,以信息化进程促公开透明,全面提升组织公信力。“慈善工作战线长、热点多,社会关注度高、容忍度低,特别是大灾或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公众对慈善组织的要求往往更高。因此,做好慈善信息公开、自觉接受社会监督至关重要。”宫蒲光说。

以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为例,在制度建设上,中华慈善总会完善和制定了相应的内部管理制度,对项目管理、监事会制度、分支机构设置及有关工作流程作出修订,确保每一笔善款善物账目清晰、可追溯、可查询;在民政部指导下制定《捐赠物资计价指引》,补齐慈善组织在物资计价工作中的短板;总会制定的《社会组织接收捐赠物资工作流程及管理办法》被国家发改委作为样板予以采用。“中华慈善总会的制度建设和内部治理能力在疫情大考中有了进一步的提升。”宫蒲光说。

在项目执行上,中华慈善总会认真贯彻执行慈善法及相关制度规定,严格按照捐赠人意愿拨付善款,做到大额定向资金根据认捐意向及时拨付,网络平台定向捐赠随到随转,接到捐赠物资及时转交,快进快出、不延滞截留,确保急需物资第一时间送达抗疫一线。

在信息公开上,对所募集的专项款物全部实施专账管理,全部公示使用去向,随时接受捐赠人、审计机关和社会监督。同时,做好捐赠款物的收支统计,充分发挥监事会的自我监督作用,开展自我监督审查。

近年来,随着社会意识的增强、慈善理念的普及、国家法规制度的完善,人们对慈善组织的要求越来越高。

2019年4月召开的第十四次全国民政会议,传达了习近平总书记对民政工作作出的重要指示,要求“聚焦脱贫攻坚,聚焦特殊群体,聚焦群众关切,更好履行基本民生保障、基层社会治理、基本社会服务等职责”。在中华慈善总会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上,民政部对总会工作提出了提高政治站位、担当时代责任、完善内部治理、弘扬慈善文化的要求。

宫蒲光说,“未来5年,我们将紧紧围绕‘四个坚持’,开展卓有成效的工作。坚持政治引领,进一步加强党的建设;坚持稳中求进,在开拓创新中把总会工作推上新台阶;坚持服务大局,全面履行社会责任;坚持从严管理,进一步提升内部治理能力,不断推进总会整体工作。”

“在党和国家对慈善事业发展高度重视下,目前我国慈善事业方兴未艾,形成了多元化、组织化、规范化发展的良好态势。”宫蒲光说。

他还表示:“我们有决心有信心不辱使命,不负众望,将总会工作推向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778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