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之光穿透基层治理

 

大数据及相关技术展示了有效解决“事多人少”这一基层治理关键难题的潜力

大数据将第一、第二、第三产业融合起来,将引发各个行业发展逻辑的深度变革

企业、行业、政府治理的大数据化,将融治理与发展为一体,构成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史湘洲 唐敏 邵琨

病死畜禽百分之百集中处理、用药规范、粪污处理得好、养殖水平高,就能获得无抵押信用贷款;一个普通乡镇兽医的日常监管行为就能创造数字财富;一个部门日常的工作信息,成为另一部门的宝贵资源。

在山东威海,畜牧主管部门、中华联合保险公司、无害化处理厂、养殖户共同建立起保处联动机制,以技术手段跟踪覆盖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全过程,共享大数据平台信息,同步完成养殖保险、畜牧监管两个任务,形成了“业户参与、部门监管、保险联动、专业处理”四位一体的保处联动新模式。这一平台还进一步将大数据应用于信用体系建设,支撑起银行养殖业信贷服务。在各方工作量不增加,成本不增加的情况下,各自的收益明显增加。

将日常工作转化为一套数据,多个部门共同维护,共同享用,各部门的不同目标都能达到,互为支撑,高效合作,最终实现产业、行业、监管共赢,发展与治理的潜力得到充分挖掘。

曾经“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

8月20日,在家吃完晚饭后,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宋村镇畜牧兽医站工作人员初元芳拿起手机,打开APP,进入畜禽无害化处理监管平台系统,点击病死猪图片,仔细查看是否有异常,然后处理单证,审核,提交。完成此次工作全程用时不到一分钟,和每次用时差不多。

而在2017年之前,这些工作需要她去养殖场现场查看监督,耗尽了她的精力和时间。

初元芳和其他三位兽医一起,负责宋村镇52个村畜牧养殖监管与服务。宋村镇的养殖业在山东排名中游,几乎每村都有养殖户,以往就畜禽无害化处理这一件事,“像个陀螺一样,一天到晚跑村,根本停不下来。”初元芳说。

威海市畜牧业发展中心副主任刘永建说:“一般而言,养殖场的猪死亡率在10%左右。养殖户越多、养殖量越大,畜禽死亡量也越大。”

养殖户的畜禽死亡后要无害化处理。因为死亡畜禽可能传播疾病、污染环境,甚至走上餐桌。2017年之前,无害化处理多采用挖坑深埋、焚烧或自然生物分解等方法。

初元芳当初的工作内容之一,是现场监督养殖户深埋,有时还要帮养殖户一起挖坑。养殖户对这事缺少积极性。文登区侯家镇畜牧兽医站站长王忠杰说:“小猪挖个小坑还好一些,遇到大猪死了,特别冬天的时候,天冷地硬,谁愿意花一个小时挖坑?往往埋的深度不够要求的1米。”埋得不深,死猪还会被狗刨出来。

此外,死猪大小外观要查看、长度要测量,养殖户还要和病死猪一起拍照证明,常常一上午只能处理两家。如果养殖户买了保险,埋猪前还要等保险公司的人来现场勘验,时间更不好说。

为提高效率,宋村镇的兽医们都买了摩托车。无论刮风下雨,初元芳他们都要在各个养殖户间奔行不停。雨天道路泥泞的时候,不知摔过多少跤。常常,这个养殖户的病死猪还没处理完,下一个养殖户的电话已在催促。初元芳每天马不停蹄地往村里跑,顾不上节假日和午饭。

“畜禽死亡可不按照你的节假日来。健康的猪跳槽跑到其他猪栏里、母猪翻身、通风不畅等等,畜禽死亡原因多种多样。”她说。

夏天气温高,病死猪不及时深埋就容易臭,养殖户不高兴,还会投诉她。

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是业内早有的要求。2013年长江大量漂浮死猪事件后,国家提高了标准,要求对“所有”病死畜禽进行无害化处理,“所有”成为压在兽医们头上的一座大山。宋村镇4位包片兽医光这一项工作,“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初元芳说。

宋村镇畜牧兽医站一间屋子满满堆着各种档案,涉及养殖场废弃物综合利用、质量安全监管、非洲猪瘟排查、畜牧投入品使用等畜牧兽医日常监管工作。初元芳说:“不是我们要搞形式主义,那时候光无害化处理这一件事都忙不完,其他的监管、防疫等工作只能填表应付,或者连填表也先放一放。”

在威海,有317人从事乡镇畜牧兽医工作,管理着3600多家养殖户,每年出栏生猪100万头上下。

畜牧部门人手相对还算充裕,每个乡镇兽医站平均4人左右。而威海市农口其他七站八所中的农技站、农机站、水利站、果树站、蔬菜站,现在都合并为农业综合服务站,每个乡镇也是4人左右,遇事捉襟见肘。

上面千根线,底下一根针。乡镇人少事多,治理要求不断提高,怎么破?

“人手增加六倍差不多”

同样忙不过来的还有保险公司。

自2004年以来,中央连续17年下发的一号文件都强调推进农业保险:从试点到推广,从扩大覆盖范围到丰富保险产品,从提高补贴标准到创新产品,保险涉及的范围越来越大。

从国家层面看,农业保险覆盖面上去了,可以熨平农产品周期,降低农民经营风险,是重要的农业政策工具。

在威海执行的畜牧业保险政策是,生猪养殖保险一头育肥猪保费48元、母猪保费90元,其中国家财政补贴40%,地方财政补贴40%。养殖户只要交20%,也就是每头猪9.6元到18元的保费。如果猪死亡,育肥猪按大小不同赔付在20~800元,母猪赔付1500元。很明显,这是个国家出钱,养殖户受益的事。

但是,养殖保险覆盖率多年来一直不高。

为了养殖安全,养殖企业一般不会让外人进入猪场,保险公司无法掌握养殖户真实的养殖数量。养殖户养了100头猪,给保险公司只说养了50头猪,交50头的保费,保险公司该收的保费没有收到,一旦出现风险,赔付的金额就会加倍。

有的养殖场自己没投保,让有投保的养殖场报案,谎称猪死亡,共同骗保。“一头死猪最多时曾赔付4次”,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威海中心支公司总经理助理姜大勇说。

一面是养殖户不愿出钱,缺少保障,产生死畜禽乱抛乱扔等种种隐患;另一面是农业保险覆盖面小,养殖保险业务收入低,甚至赔钱。

在威海,畜牧业保险方面做得最好的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2017年之前年度保费收入最高217万元,赔付率最高曾达到171%。干得越多,赔得越多,这样的生意没法做。

尤其是,现场理赔工作量大,投入人力物力多。和畜牧部门一样,过去畜禽死亡,保险公司也要出现场,量尺寸,称重量,拍照片,一样也不能少。

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文登支公司目前有3人负责农业保险,如果按传统方法,“要6倍的人手才能满足承保理赔要求。”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文登支公司经理杜钢说。

此外,威海具备农业保险资格的保险公司有8家,此前龙多不治水,因政策不统一,无法取信于民,反而阻碍了保险推广。

这些难题涉及多个部门和广大养殖户,解决起来难度很大。从2004年起到2017年,威海的畜牧业保险覆盖率从未超过10%。

政策性保险是养殖业唯一的国家层面惠农政策,但一直不能很好地落地。不落地不惠农的政策好比空中楼阁,好看不中用。

这不是威海一地的事。

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到2016年全国的生猪出栏量6.85亿头,承保头数2.46亿头,生猪保险的规模覆盖率在35%左右,相比于当期三大粮食作物保险近70%的规模覆盖率有很大差距;与美国、加拿大等生猪保险较发达国家可达90%以上的保障水平相比较,差距更明显。

养殖保险长期落地困难,没有充分发挥出熨平产业周期、保障农民利益的应有作用。

集中处理吃不饱

养殖户不愿挖坑埋病死畜禽,畜牧监管部门难以完整地掌握畜禽死亡情况,怎么办?

2014年,山东按国家要求,开始改为通过无害化处理厂集中处理病死畜禽。

威海市文登区侯家镇有一座名为威海天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厂。工厂2016年5月开工建设,2017年5月竣工,取得各项手续。公司总经理朱友强说,病死畜禽处理采用高温高压化制处理工艺,灭菌效果好、处理周期短,无废水废气排放,公司日处理能力100吨,但在运行初期吃不饱。

在一些地方,养殖户为了减少损失,畜牧工作人员前脚刚走,养殖户后脚就可能把已深埋的死猪挖出来卖了;或者干脆不告诉畜牧部门,把病死猪丢弃到河沟里,对地下水、土壤、空气等造成二次污染,有了疫情也无人知晓。

随着媒体陆续对病死猪乱扔、处置不及时事件曝光,尤其是非洲猪瘟传播以后,畜禽死亡情况成为防治疫情最重要的信息。

畜牧监管部门要保证病死畜禽100%处理;保险公司要扩大覆盖面,保证理赔真实性;无害化处理企业要保证业务量;养殖户希望降低风险,减少损失。

如何把让养殖户得实惠的政策性保险覆盖面扩大?能不能让无害化处理成为保险理赔的前置环节?如何实现各方一次工作产生的数据实现多方共享,达到多方共赢?

保处联动:人搞不定的 用数据搞定

威海由畜牧部门牵头,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具体负责,设计了一个保处(保险和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联动平台,用数据穿透两个单位的业务需求,分步骤将上述问题一起解决了。

第一步,规范保险市场,避免无序竞争。2016年,在威海畜牧、财政、保险协会等部门的指导下,威海5家有农业保险资质的保险公司聚合在一起,建立了养殖业保险共保体,统一对外宣传、统一对外承保、统一对外理赔、统一承担相关费用、统一承担市场风险。

姜峰说:“如果每家保险公司都要建立一个数据平台,数据不好兼容对接,也无法与畜牧部门联动。”

共保体的核心是“共”,这个共是政策统一、利益共享、责任共担,更是以统一的数据标准,让技术手段发挥最大作用。

第二步,政策统一后,2017年,威海市及文登区畜牧部门、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海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中华保险)和武汉至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至为)在文登区试点保(险)处(理)联动平台,也就是设计出将畜禽无害化处理与畜牧业保险两个难点一次性数字化技术解决方案。

武汉至为此前开发过一个无害化处理软件,但威海在考察了全国各地的实践后,提出了更细致有针对性的要求:不能只考虑无害化处理,必须与保险联动,把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作为保险理赔的前期条件,使其紧密结合,达到“联动、精准、闭环、共享”。

这在全国首次实现了保险与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的真正意义上的联动,首次将保险因子纳入行业管理平台。

畜牧部门提出百分百无害化处理的四个关键环节:报告、收集、运输、处理。这四个环节必须保证实时精准监控,还要形成闭环,任何一个环节失守,死猪都可能跑到老百姓餐桌上去。

中华保险提出的要求是,精准赔付,不滥赔不惜赔,服务产业发展,助力社会治理。

双方都提出减少工作量,至少也是不增加工作量。能否实现数据一次采集,共同享用?

基础数据至关重要。在畜牧部门的指导下,中华保险组织开发落地,武汉至为根据各方需求搭建数据平台,静态数据采集由基层乡镇畜牧兽医站和中华保险负责,内容主要包括养殖场户姓名、身份证号码、养殖品种、存出栏数量、常用和备用手机号码等,还需要提供养殖场的地理定位数据。

初元芳说:“这些数据日常工作中都能做,许多信息平时就知道。”这些信息数据由基层畜牧兽医站每周核实一次,动态调整。

动态数据则由无害化处理厂收集车司机收集,做到随时更新。

按照四个关键环节封闭监控的要求,保处联动平台采用了一系列新技术:

——GIS地理信息系统。兽医在养殖场实地操作一下,这个养殖场详细经纬度就被记录下来。一个用处,是把各个养殖户地理精准定位,这个养殖户发生的事,不会出现在另一个养殖户的地址上,防止了养殖户造假骗保。另一个用处,是跟踪收集车,保证行车路线只出现在无害化处理厂和养殖户这里,以免运输中死猪“跑冒滴漏”。

——实时视频技术。无害化处理厂有全覆盖的视频监控,保证死亡畜禽只有化制罐一个去处。每辆收集车上也有视频监控,后门一开,自动启动录像,保证每一头猪“来得明白,去得清楚”。

——照片视频上有实时经纬度水印,避免造假。

——呼叫中心。养殖户一个报告电话,自动显示地理位置,信息同步传递到畜牧部门、保险公司、无害化处理厂三家,做好处理准备。

——区块链。一套基础数据,根据不同的功能要求和权限,分别部署在保险公司、威海市县两级畜牧部门、无害化处理厂,工作人员按权限调阅。同时数据互相咬合,不可篡改。

在监管上,为规范处理厂收集、处理等行为,畜牧监管部门派兽医驻无害化处理厂现场监管,形成了养殖户确认、驻厂兽医审核、保险数据核对三位一体的监管模式。

平台还设置了三个预警点。高死亡率预警2个,低死亡率预警1个。以猪为例,日死亡率达到出栏量的1%或者累计死亡率超过饲养量的10%,就自动预警,有关部门就要调查是否没有应保尽保,或是否出现了动物疫情。若某养殖场年度死亡率低于饲养量的3%,就要调查是否无害化处理数量不够,是否自行掩埋或自行销售等等。

刘永建说,这个平台要把养殖户的各种非正常状态,在数据中自动体现出来。

2017年8月,全国第一个,将保险因子引入监管的威海市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与保险联动监管服务平台正式上线。

从这时起,威海市每年饲养出栏百万头生猪过程中,除极少数个人自养,只要发生非正常死亡,其整个处理过程都被记录、标定。

威海市养殖业的大数据源源不断地产生了。

步步留痕

8月20日,文登区宋村镇金北村养殖户丛培英巡栏的时候发现4头死猪。他拨打经过备案的手机报案,保处平台根据手机号自动识别出养殖场的经纬度,测算出手机位置在养殖场50米范围内。

分管这片的无害化处理厂专职司机初长生的手机APP上,第一时间出现了辖区内病死猪报案提示,他点了一下“接单”,APP“待收集”项目里就多了一单,APP里的地图自动为他规划了最优行驶路线。“就像滴滴司机接单一样。”初长生说。

从报案开始,初长生的每一个行动都源源不断产生各种数据,供行政执法、保险等部门决策。

穿着防护服,初长生开着畜禽无害化处理收集专车从威海天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出发,前往病死猪报案地点。

从收集专车开动的那一刻起,初长生的行车轨迹实时记录在平台上。几点几分行驶在什么位置一目了然。在天保公司,收集专车共有12辆,他们包片分工,保证每24小时巡视覆盖整个威海。

文登区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郐明玉说,轨迹记录是避免半路上有人把猪掉包,出现“小猪换大猪”“病死动物运输途中丢失”等现象。

20分钟后,初长生驾驶着专业收集车来到报案地点附近。停车、下车,从车上取下消毒设备,初长生把车身及周边环境消毒后,在养殖场外数十米的一处空地上等待。“经过非洲猪瘟疫情,养殖户都非常小心。他们给送出来,我们不进去。”初长生说。

几分钟后,养殖户将死猪送到收集车旁边。清点数量,测量每头猪的大小长度,打开手机APP并拍照上传平台,然后由养殖户签字确认,签字确认表拍照上传平台,把死猪装车拉走。整个过程持续不到10分钟。

平台显示,养殖户签名地坐标为经度121.948°纬度37.072°,初长生收集地坐标为经度121.972°纬度37.094°。

初长生说:“只有打开手机APP,才能拍照上传,拍摄的图片自动生成经纬度水印,造不了假。”

记者注意到,收集车的车门一打开,车厢内的摄像头自动开始录像,并实时上传平台,车门关闭时,录像自动停止。

录像会录下每次打开车门的收集行为全过程。直到初长生驾驶着收集车回到无害化处理厂,车门打开,平台上又开始实时监控录像。画面中,工作人员将车厢内的死猪卸下,送入无害化处理设施。

本次轮班常驻无害化处理厂的王忠杰现场监督,确保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完毕,然后签字确认,将畜禽数量和流向登记监督,同时上传平台。

武汉至为张臻说,“摄像头自动录像、自动上传是我们开发的光感应专利技术,保证使用最少流量上传最关键数据。”

整个收集环节,以往要出现场的镇街兽医站工作人员、保险查勘人员都不需要出现。但是,保险工作人员、畜牧监管部门、无害化处理厂工作人员的手机APP上,都有了这次收集死猪的照片、签名单据等信息。根据各部门的权限,工作人员可以在手机上操作审核。

“无害化处理厂有十几个摄像头,特别是涉及处理环节,数据自动上传平台,自己无法更改,实时接受畜牧部门监管。”朱友强说。

文登市畜牧业发展中心主任于春开说,“自从我区实行保处联动后,我们的监管更加到位,从猪死了到最后无害化处理,没有一刻不监控。”

下午2点多,中华保险办公室里,工作人员李洪涛、王红进入保处系统,审核由初长生拍摄的病死猪图片、由王忠杰拍摄的无害化处理确认单,确定后生成理赔单。快的话,下午3点,养殖户的银行卡里就有了这次死猪案例的理赔款。

姜峰测算,这个平台最少将工作效率提升了6倍。以往理赔人员不停地跑,每天每人最多能做20单。从养殖户报案到理算结案需要耗时2~3周左右;现在通过平台系统导入,理赔单自动生成,线上审核,足不出户每人每天能做100单左右,正常78小时就能结案钱到账。

保处数据连续产生记录下来以后,还挖掘出深度应用,所有病死畜禽情况都会自动生成统计报表,趋势图和分布图可以追溯到具体的运输车次、镇街、养殖户,有利于畜牧部门科学研判病情发生情况,稳定生产供应。

姜峰说:“平台自带的大数据综合分析功能,可以向公司定期提示无疫情出险率高的养殖企业,公司有针对性实地核查,解决保不全、保不足的情况,确保保险公司经营结果的真实性。”

所有人都得到利益

8月下旬,上级刚布置下来一个新任务,为排查牛羊布氏病,要畜牧站一周内给辖区所有的羊抽血清化验,“宋村镇有1000多头羊,一只抽5毫升,一只一只抽,时间太紧张了”,初元芳说,要不是新上的系统,这些事根本忙不过来。

保处联合系统中所有的参与者都体会到了高效、精准的利益:

保险公司:保险覆盖面大大提升,基本杜绝骗保,实现保费增长与盈利。2019年度中华保险仅在文登区的生猪承保数量就达47万头,投保率接近80%,赔付率降到60%以下,惠及养殖户是2007~2018年试办以来的总和。

养殖户:节约精力时间,不用再挖坑埋死畜禽,得到高效稳定赔偿,三天之内就能拿到保险理赔资金。

畜牧部门:辖区3600多家养殖场户的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实现全覆盖,保障了食品安全,杜绝了二次污染可能。畜牧部门同时节省大量人力物力,一线工作人员可以腾出精力做日常监管和基础工作。比如预防非洲猪瘟等。

无害化处理厂:收入来源稳定。据威海市畜牧兽医部门统计,2018年1月至2020年6月,威海市两家无害化处理厂处理生猪60余万头、各种禽类740余万只。今年,处置一头病死猪的财政补贴费用由80元下降到65元,依然能保证盈利。

对威海市来说,整个养殖业实现了稳产保供。数据显示,受非洲猪瘟疫情等影响,2019年全国生猪出栏量较上年下降了26%。而威海2018年生猪出栏量109万头,2019年出栏量104万头,基本保持稳定。

另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是消除了腐败风险。因为整个系统数据精准,互相印证,谁也不能作假,审计、纪检等监督部门对平台报送申请财政补贴的数据完全放心。

初元芳他们也不用每天骑摩托车奔走了,省下一笔油钱。

2019年,山东全省14个地市66个县区、全国15个省100多个县区推广了这个保处联动机制。使用这个系统的地方,均取得无害化处理全覆盖、保险覆盖面扩大的效果,大大消除了食品安全、环境污染方面的风险。

随着系统覆盖面进一步扩大,养殖业的精确大数据将成为未来指导生产的宝贵财富。而在威海,对大数据的深入挖掘,已经显示出更大的创富潜力。

第二次穿透:数据赋予信用

一方面,保处联动日复一日积累了越来越多的养殖数据;另一方面,生产中大量养殖场户因没有房产、土地等有效抵押,银行不给贷款。刘永建提出,能不能通过养殖场户的数据建立起银行认可的信用评价体系,实现无抵押贷款?

另一头,希望将惠农贷款更广泛覆盖农户的威海市农业银行,也意识到大数据挖掘可能提供信用担保,而且有意识地寻找政府部门主导的权威信息。

今年6月,猪饲料价格处于相对低位,荣成市宁津建秀养殖场老板钱建秀打算购买一批猪饲料。他说:“当时急用贷款,但缺少银行认可的抵押物,只有历年来在平台上累积的一些日常数据。”

钱建秀遇到的融资难、发展难跟大多数养殖户一样。

在银行那里,有资金却放不出去。一是银行获取养殖户清单不容易,了解养殖户经营情况更难,不敢放心贷款。二是农户贷款规模小、散,而银行工作人员人手有限,涉农贷款成本最高要到30%,传统的抵押贷款模式不挣钱。

中国农业银行威海分行副行长赵玮说:“我们也有支持养殖户的生猪贷项目,但一直不好破题。银行对养殖户的经营、市场、管理等风险拿不准,不敢放款。”

一次偶然的机会,赵玮通过威海市财政局了解到威海畜牧、中华保险在原有保处联动平台基础上正在研究建立威海畜牧政保银企平台,以解决养殖场户贷款难问题。

赵玮说:“这个平台和我们的工作不谋而合,建立的行业信用评价数据,能分析出哪个养殖户经营管理经验多,技术好,我们就能判断出他的还款能力,银行就可以贷款。”

能否增加一个金融板块,让数据为银行所用?围绕养殖场户“有什么”,银行对“有什么”是否认可,畜牧、保险、武汉至为等各方又开始了讨论磋商。这次,参与讨论的增加了银行。

经过反复讨论,他们认为,可以由畜牧部门提供日常监管数据建立信用评价体系,而一旦出现大的畜禽死亡风险,可以由保险对养殖场户兜底,受益人是银行。这样,威海就设计出了由畜牧主管部门、保险、银行、养殖户四方都参与的联动机制——政保银企联动监管平台。

刘永建说:“信用体系的建立,总的原则是简单管用、银行认可,还要有生命力。”

能简单就不要复杂,不能事无巨细,更不能冗长烦琐。细致会增加工作量,养殖场户、基层兽医工作人员不愿意填也填不好。信用指标一定要符合银行对养殖场户贷款的要求、条件,不能缺项漏项。

基于这些原则,畜牧部门、银保监分局、保险、银行几方确定,信用评价要涉及日常管理、养殖、经营、投入品使用、无害化处理等多方面,涵盖了银行关心的遵纪守法、经营、管理等风险点。

最终信用评价体系由10个指标组成,每个指标10分,当养殖户的评分到80分以上时,经畜牧主管部门审核后就可申请贷款,并通过平台与银行贷款平台秒速连接,当银行审核通过后,贷款资金秒速到账。

信用指标的信息获得有三个途径:一是通过保处联动监管平台自动抓取。生猪存栏量、出栏量、保险情况、病死数量等只要是保处联动平台有的数据,新平台就不需要重新填写。

二是通过监管部门日常工作留痕。根据环保、防疫、饲料、用药这些管理行为记录,产生管理分值,为养殖企业精准画像。

三是养殖场户自行填报。主要包含法人姓名、家庭住址、财产情况、养殖场所在地、工商执照、动物防疫合格证号、常年存栏出栏量等基础信息。

威海银保监分局副局长王洪贤说:“银行可以不用像以前一样到现场,也不用担心养殖场提供的财务报表是否真实。畜牧、保险等部门提供的这些数据就能反映养殖场的饲养水平、合法经营、管理规范、经营稳定性等,通过这些来印证养殖场是否值得贷款。”

点击威海畜牧政保银企联动监管服务平台上的银行贷款推送信息,按照步骤申请,平台会按照信用评分核定授信额度。钱建秀就是其中一个受益者。他说:“两天就贷款20万元。真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不需要任何抵押物,利率也低。”

政保银企联动监管平台还建立了预警信息模块。畜牧、保险、银行都对畜禽异常死亡十分关心。一旦发生,平台自动预警,三家将同时收到,提醒各方根据各自职能到现场勘验。

贷款额度多少、是否逾期,银行也计划把这些信息放到这个平台上,一旦发生逾期,未来会自动提醒畜牧和保险部门。

“用最便捷的方式参与进来,不增加投入成本,却增加收益。你产生的数据为别人所用,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也从中受益。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各方共同得益,这就是数据的价值。”刘永建说。

政保银企联动监管平台还能促进养殖户规范养殖,提高养殖水平。当养殖者的评价分数未达到一定分数也想申请贷款时,就会被平台驳回,并告知哪些指标欠缺,主管部门或保险或银行也会到场指导说明分数不够的原因并帮助其整改提升,使其达到贷款要求。

于春开说:“这个平台不仅解决了养殖场户贷款难的问题,还能够对信用分数低的养殖场户进行指导服务,一举多得。”

大数据产生信用,正成为中国金融业变革的最底层逻辑。从抵押贷款到信用贷款,从硬件价值到经营价值,隐藏在社会深处的财富被大数据挖掘出来,加以评估、流通,更远看去,这是一场正在发生的财富革命。

数据之光将映照多远

任何一个严格定义过的数据,都可能产生价值。威海的政府和企业都在更深入地挖掘数据的价值,探索提高治理能力的各种潜在可能性。

一方面,威海畜牧部门已经在规划畜牧业全产业链数字化新前景。刘永建说:“保处联动解决的是畜牧、保险部门工作上的事,政保银企解决的是老百姓的事,下一步就是做好两面结合文章,建立包括饲料、兽药、养殖、加工环节的畜牧全产业链条上的每个企业的信用评价体系、互为支撑体系、监管联动服务体系,实现全产业链的数据互通,政府、企业、保险、银行相关方均受益。”

按照这个方向,大数据挖掘将成为重要的信用评价标尺和有力的行业管理工具,通过大数据,将养殖、生产加工、保险金融等一二三产业融合成一体,三个产业同步增值,加快全行业管理能力提升和技术扩散,提升行业治理能力。

另一方面,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也在深入探索大数据的扩展使用。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东分公司总经理李居然说:“要充分利用信息数字化手段,以打造保处联动和政保银企平台的经验,积极谋划保险协同发展新模式,实现由保险自主为主向多方联合转变,实现由主抓保险向谋划产业同保险融合发展转变。”

此外,有了这次数据转化信用、产生价值的成功探索,中华保险又开始搭建农业农村数据平台。

“探索大数据在农险领域的采集、挖掘和使用,我们只是刚起步。借助保处联动和政保银企平台的打造经验,学习运用好数字化手段,积极谋划‘保险+’的融合发展新模式,实现保险与产业服务的多主体联合,推动保险与产业的协同发展。”姜峰说。

在种植业保险方面,也面临和养殖业一样的问题。农民承包土地分散,一家可能有好几块地,这些土地的边界还没有实现数据统一。推进种植业保险时也存在少保、虚假理赔等骗保、以小博大等问题,阻碍着政策落地。现在,中华保险尝试着在日常承保理赔工作中对承保农户的土地流转情况、地块位置、分界、种植面积等基础数据进行采集,在基础数据达到一定量后,就可以复制运用“保处联动”的方式,实现辖区农业种植大数据透明化、农产品可追溯化、监督管理高效化、承保理赔便捷化的综合模式,精准推进种植业保险和产业协同发展。

在海上养殖方面,中华保险也在做数据收集的探索。目前关注的是气象部门的天气预报数据能精准到多大区域、什么程度。海上养殖最怕大风浪,风浪超过预期数值,就可启动保险。根据目前威海的养殖情况看,“气象数据要精确到十几平方公里,才真正对海上养殖保险的管理有意义。”姜峰说。

将保处联动平台运行模式复制运用到种植业、涉海养殖业等众多涉农领域,实现科技、创新赋能大农业、大发展,解决数据收集是关键。

“目前,我们基层可实用的数据仅局限于新农合数据、农业补贴发放数据,其他的很少。如何收集涉农领域的数据,更重要。”刘永建说。

威海市畜牧业发展中心主任张辉提出:“我们要全力推进畜牧数字化,打造互联互通、互促互进、智能管用、高质发展的数字畜牧。”

未来,在政府部门牵头推动大数据的深入挖掘和共同使用下,可以设想,在主要的种养殖业领域,都能产生精准的大数据,每块地的产出和价值,乃至每一品种养殖业的产出和价值,都能得到精确测算,并根据社会的需求加以调节。

“数据贯穿农业,贯穿一二三产,贯穿人们的吃穿住行、生老病死,贯穿所有业态,数据成为联系万物的纽带,数据发挥的作用将会越来越大,一定会成为未来照遍和引领社会发展的星光。”刘永建说。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837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