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化大变局

 

大疫之后,制度之争、国力之争和影响力之争引发的对立和冲突,极可能进一步升级变异

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在多边舞台的话语权不断提升,亚太国家区域合作进程持续发展,世界经济和战略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

中国深刻改变自己的同时也深刻影响世界,将成为大变局中的最大良性变量

把握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应充分发挥科技创新在大变局中的关键变量作用

文 | 于洪君

2020年是非同寻常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肆虐全球,国家间合作共赢的可能性与利益冲突的现实性,不同文明形态的互鉴性与差异性,以及人类未来发展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得到集中展示。百年大变局加速演变,世界大变革、大发展、大调整的广泛性、深刻性、复杂性和不稳定性空前突出。

当前人类社会面临的共同性问题远超想象。除大规模传染病蔓延流行、贫富加速分化、无法抗拒的自然灾害外,网络攻击、核武器扩散、环境恶化以及控制困难的智能制造、生殖技术革命等,都将对人类共同生存造成现实挑战和威胁。传统与非传统安全问题密切交织,使得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退回到自我封闭的孤岛,实现封闭式安全与发展。

应对这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构建以普遍规则为基础,以政策协调为手段,以多边机制为平台,以共同发展为目标的世界新格局新秩序,需要有大智慧、大交流与大合作。

制度之争、国力之争和

影响力之争进一步升级

新冠肺炎疫情不但使各国政府被迫按下了经济发展与社会运行的暂停键,从而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学习方式、工作方式和交往方式,甚至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社会的治理方式和国家管理方式,改变了国与国之间的联系方式与国际交流合作机制。

美国基于其选举政治需要和一己之私,将疫情问题政治化,大大加剧了国际社会的分裂与对立,同时也明显地削弱了国际组织的地位、作用和影响,严重地制约和扭曲了全球治理进程。

美国为维护地缘政治利益和世界霸主地位,将价值观体系和国际战略利益不同于西方的中俄两国作为竞争对手,并把中国确定为主要围堵目标和遏制对象。中美关系已成大变局的重大变量之一。

大疫之后,制度之争、国力之争和影响力之争引发的对立和冲突,极可能进一步升级变异。这不足为奇,也毫不足虑。我们不抱幻想,但会做好充分准备。世界各国也应保持高度警觉,要准备共同应对新霸权、新冷战带给人类社会的新威胁和新挑战。

在这样一个重要历史当口,如何调整以联合国为核心的现行国际组织体系,如何完善以《联合国宪章》为主体的国际关系准则,如何构建均衡稳定协调发展的大国关系框架,如何推动建立符合时代潮流的世界秩序和安全架构,需要国际社会相向而行,进行长期而艰苦的共同探索,在彼此配合与协调中进行持之以恒的不懈努力。

2021年将是美国白宫易主的第一年,美国的内外政策或有重大调整。虽然共和党和民主党都要代表和维护美国利益,但两党对内施政的理念与政策,处理对外关系的思路与方式,还是会有很大区别。拜登主导下的美国政府与特朗普主导的美国政府,一定会有不同表现。中国要抓住机遇,与国际社会加强沟通,密切协调,展示主动,推动美国在对外关系领域做出调整,切实履行其应有的大国责任和义务。

应对大变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中美双方不但要考虑各自的发展利益和安全关切,同时还要兼顾彼此共有的乃至整个世界的发展利益与安全关切;不但要考虑国家与国家之间、国家与国际组织之间的种种关系,还要考虑非政府组织、跨国公司等非国家行为体与国家和国际组织之间的关系;也要考虑地区性组织与全球性组织、传统型国际组织与不断涌现的新型国际组织之间的关系;不但要考虑当前和未来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和安全格局问题,还要考虑人类社会与自然界的关系及其未来走向问题,考虑科技革命突飞猛进的后果以及人类社会所要承受的政治法律伦理道德问题,包括生命科学、基因工程等涉及人类繁衍方式的大问题,考虑数字经济全球化与人类生活数字化等全球治理改革面临的新问题。

中国将成为百年大变局中的

最大良性变量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目前我们所见证和经历的这一切,只是百年大变局的开端而已。更艰巨更复杂更严峻的历史性考验,还在后头。但不管怎么样,世界经济格局东升西降的态势将持续发展,世界力量对比继续朝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人类进步发展的重心持续向我们所在的亚太地区转移。国际战略态势和地缘政治格局转换归根结底有利于我们的和平发展,中国需要世界与世界需要中国的历史大势没有改变。

以美欧日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在全球经济中的比重明显下降。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以中国为突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速度、科技创新能力和社会发展前景总体看好。

美欧联手操纵二战后形成的国际组织系统,利用西方主导下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左右全球事务的时代,将永不复返。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在多边舞台的话语权不断提升,亚太国家的区域合作进程和相关机制持续发展。世界经济和战略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东亚成为大国战略竞争和博弈的焦点。

从这一意义上说,中国和平崛起的战略机遇期依然存在。不同的只是机遇和风险的表现形式,只是我们捕捉机遇化解风险的思路和手段。

中国深刻改变自己的同时也深刻影响世界,将成为百年大变局中的最大良性变量。“中国之治”不仅会进一步改变中国社会的自身面貌,同时也将为全球治理提供可资借鉴的新思路新方案。

最近一系列重大利好消息无不彰显了中国以实际行动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的责任担当。如前不久中国如期高质量举办的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近期中国参与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还有中国郑重表示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这些都毋庸置疑地表明了中国为世界创造发展机遇的决心。

中国秉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积极开展国际抗疫合作。目前,全球合作抗疫格局已初步形成,虽然总体进展还不尽如人意,个别国家和某些势力甚至在背道而驰,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人类社会命运与共的意识已经被普遍接受。中国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论和实践,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

大疫之后,中国仍将坚定不移地继续高举人类命运共同体旗帜,灵活运用相关政策对待和处理涉外事务,并进一步发挥创造性的引领作用,与国际社会携手应对人类面临的共同风险和挑战,开创命运与共、和衷共济的美好未来。

把握大变局需紧跟科技创新步伐

人类社会的发展和人类文明的进步,从根本上说,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不断调整与变革的结果。在当今世界,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变革的最主要内容之一,就是传统产业的数字化和数字技术的产业化,以及与此相关的数字经济全球化与全球治理数字化。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与信息技术相关的各种新产业,就已经成为许多国家的第一大产业。面对全球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的蓬勃兴起,中国也在努力做大做强数字经济,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和智慧社会。同时,中国也高度重视并大力倡导全球数字经济的发展与合作。2016年9月,G20杭州峰会在中国推动下,首次将“数字经济”列入G20创新增长蓝图。今年11月20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七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召开时,习近平主席在视频讲话中提出,数字经济是全球未来的发展方向,创新是亚太经济腾飞的翅膀。他主张全面落实APEC互联网和数字经济路线图,促进新技术传播和运用,加强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消除数字鸿沟。

把握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应充分发挥科技创新在大变局中的关键变量作用。今年10月召开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对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做出了新的安排部署。会议强调坚持创新在中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把科技创新摆在各项规划任务首位,有利于于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拓展发展新空间,塑造发展新优势。

驾驭大变局要有更高水平

对外开放与合作

人类社会早已成为密不可分的发展共同体,经济全球化是人类生产生活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虽然疫情全球蔓延破坏了各国间的人流和物流,打乱了世界经济运行的整体节奏,导致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严重断裂,有的国家甚至借机鼓吹与中国脱钩,推动外国企业撤离中国,企图打造一个没有中国参与的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形成一个排斥中国的新的经济全球化格局。

但是,没有中国的参与,大疫后的世界经济发展进程是不可想象的。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拥有14亿多人口的巨大市场,是一个拥有完整工业体系的制造业大国,是在全球贸易格局中举足轻重的货物贸易第一大国,是对全球经济增长拉动作用最大的第二大经济体。面对今非昔比的世界经济走势,面对深刻调整中的国际贸易秩序,中国将以更加开放包容、更加积极进取、更易于合作的建设性立场,坚定维护全球化。

在防止经济全球化倒退、探索建立新的经贸秩序、推进新型国际合作的过程中,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具有不可替代的示范价值和作用。大疫之后世界格局将发生重大变化,“一带一路”作为中国和平发展的新选择,作为国际社会合作共赢的新范式,可带动世界各国摒弃社会制度差异,超越意识形态纷争,最大限度地实现发展理念对接、政策法规对接和机制体制对接。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标志着人类社会与外部环境的关系、人类社会自身生存方式与发展方式,正在发生并将持续发生深刻而复杂的变化。我们必须做好应对外部环境复杂化的长期准备,通过“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通过与世界各国的共同发展,加速成长为更加优秀更加先进的现代文明。(作者为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原副部长、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

 

责任编辑: 秦逗
0100900900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951913